Facebook

占 2020 年营收 0.5%,扎克伯格为政客广告辩护

下一篇文章

Oliver Space:想要设计和装修你的下一套公寓

占 2020 年营收 0.5%,扎克伯格为政客广告辩护

在杰克·多西(Jack Dorsey)宣布 Twitter 将放弃所有政治广告后,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er Zuckerberg)则继续声明,他拒绝对政客投放的广告进行事实核查。“社会紧张时期往往会出现收回言论自由的冲动。从长远来看,抵制这种冲动,捍卫言论自由,对我们是最有利的。”

再一次,扎克伯格还是没能在言论自由和有偿炒作自由之间划清界限,后一种自由本质上有利于富人。

2019 年第三季度,Facebook 的月活跃用户数增长了 2%,达到 24.5 亿,超过预期。在随后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花了大量时间为 Facebook 宽松的政治广告政策辩护。可以在这里阅读他准备好的完整声明。

扎克伯格想要反驳 Facebook 是出于盈利目的而保留这些广告的观点。他解释说:“我们估计,这些来自政客的广告明年将不到我们收入的 0.5%。” 作为参考,Facebook 在截至 2019 年第三季度的 12 个月中利润为 660 亿美元,因此 Facebook 明年可能在政治广告上赚到 3.3 亿到 4 亿美元。(更新:此前我们不清楚,发布广告和 PAC 广告是否计入 Facebook 所说的 0.5%,但该公司现在表示,这一数字仅适用于政客直接运营的广告。)

扎克伯格还表示,为了平台健康,Facebook 每天从平台删除 5000 万小时的病毒式视频观看,但这样做影响了广告观看和公司股价。因此,Facebook 显然不只是为了追求利润。

扎克伯格还试图驳斥这样一种理论,即 Facebook 允许政治广告中的错误信息,是为了迎合保守派或避免他们关于平台偏见的指控。“有些人说这只是政治上的打算,我们并不真正相信自己的行为方式,我们只是试图安抚保守派。” 他说,“坦率地说,如果我们的目标是让双方都高兴,那么我们的工作就做得不是很好,因为我很确定每个人都会很失望。”

扎克伯格没有禁止政治广告,但表示将在广告展示、广告花费以及投放地点等方面提高透明度。“我认为,更好的办法是努力增加透明度。Facebook 上的广告已经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更透明。我们建立了政治广告存档,任何人都可以仔细审视每条广告。”

他提到,“谷歌、YouTube 和大多数互联网平台” 都运营政治广告。他似乎也想提到 Twitter,但突然打住。1 小时之前,Twitter 宣布将放弃所有政治广告。扎克伯格也没有提到,Pinterest 和 TikTok 都禁止政治广告。

Facebook 自己的数百名员工呼吁 CEO 调整政策,但于事无补。扎克伯格的结论是,无人可以指责,Facebook 没有深入思考这个问题及其对下游的影响。不过如果扎克伯格选择改变,那么确实也给自己留下了机会。“我曾思考过,我们是否应该销售政治广告,我将继续这样做。”

多西此前在 Twitter 上写道:“我们已经决定在全球范围内停止 Twitter 上的所有政治广告。我们认为,政治影响力应该是自己赢得的,而不是买来的。“。民主党众议员阿莱克桑德里亚·奥卡西奥-科尔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表示支持 Twitter 的举动,而特朗普竞选团队经理布拉德·帕斯卡尔(Brad Parscale)则认为,这是个 “非常愚蠢的决定”。

多西明确抨击了扎克伯格的观点,反驳了他关于允许政治广告中出现错误信息的常见论点。“有些人认为,我们今天的行动可能有利于在位者。但我们也看到,许多社会运动在没有任何政治广告的情况下规模就已经变得很大。我相信这只会越来越多。” 截至今年 3 月,特朗普在 Facebook 广告上的支出超过了所有民主党候选人。很明显,财大气粗的在位者可以从 Facebook 的政策中受益。

嘲讽 Facebook 的立场,多西在 Twitter 上写道:“这样说是不可信的:我们正在努力阻止人们用我们的系统传播误导信息,但如果有人付钱让我们瞄准,并强迫人们看到他们的政治广告,那么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Twitter 从政治广告中赚得不多,来自 2018 年中期选举的收入仅为 300 万美元,约占 2018 年总营收 30 亿美元的 0.1%。这意味着该公司不会因为投放政治广告而获得大笔收入。不过,现在所有的目光都将集中在 Facebook 和谷歌/YouTube。如果谷歌 CEO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和 YouTube CEO 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与多西保持一致,那么可能会让扎克伯格更容易受到批评。

对 Facebook 或扎克伯格来说,赚到 3.3 亿美元可能不是重要动机,但这笔钱仍然不算少。对于用户、组织或政客在自己的账户上发布的言论,Facebook 给予了宽松政策,这值得尊重。但是,依赖候选人、媒体和公众来约束这些言论是危险的理想主义思维。我们已经看到,候选人为了获胜不择手段,党派媒体忽略真相以支持各自的团队,公众没有受到足够的教育,无法理解哪些是错误信息。

扎克伯格最大的错误在于高估人性。不幸的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想让世界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如果缺少保障措施,Facebook 的工具将会撕裂世界。Facebook 和扎克伯格是时候认识到言论自由和付费宣传之间的区别了。

翻译:维金

Zuckerberg defends politician ads that will be 0.5% of 2020 reve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