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禁止政治广告后的 Twitter 将遭到无情攻击

下一篇文章

占 2020 年营收 0.5%,扎克伯格为政客广告辩护

Twitter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突然宣布——尽管他选择的时机肯定并非偶然——Twitter 平台很快将禁止所有政治广告。这是在做正确的事,但由于很多原因,这件事将异常艰难。跟往常一样,在科技和政治领域,任何善行义举都会受到惩罚。

恶意行为者——他们或是得到他国政府的支持,或是另有门道——曾通过在线手段(包括政治广告和网络水军)试图影响美国大选的结果,他们还会继续这样做。彻底禁止政治广告是一个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案,或者也可以说非常粗暴。不过,鉴于在线平台在应对更多定向推送手段方面进展甚微,一禁了之似乎是目前唯一具备实际操作性的解决方案。

“禁绝有偿的虚假信息,这是一家公司能够做出的合乎道德的最基本决策之一。” 美国纽约州民主党联邦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评论这则新闻的推文中写道,“如果一家公司无力或无意对付费政治广告进行基本的事实核查,那么他们根本不应该展示这些付费政治广告。”

Facebook 不对政治广告和内容进行限制,其原因之一在于:通过这样做,Facebook 成为了 “适当内容” 和 “不适当内容” 之间事实上的仲裁者,亦成为由数千种文化、语言和事件构成的复杂景观。不过,千万别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叫屈,这是他自己制造出来的怪物。要我说,他早该辞职了

不过,Twitter 决定舞动 “大锤” 而不是使用 “手术刀”,这并不能消除做这件事过程中固有的困难。该公司面临的是另一种不同的惩罚,因为 Twitter 虽然没有去做 “内容适不适当” 的仲裁者,但它却将成为 “内容政不政治” 的仲裁者。

这项任务要比 Facebook 的稍微轻松一些,但 Twitter 无法逃脱有关党派和偏见的指控——有些甚至可能是真的。

举例来说,禁止政治广告这个决策似乎简单直接,无关党派。然而,建制派更加依赖传统媒体,而反建制派往往更加年轻,对社交媒体更加精通,那么 Twitter 禁止政治广告是不是夺走了一件适合反建制派使用的工具?然而,建制派通常更加财大气粗,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花费一直在增加,那么 Twitter 禁止政治广告是不是可以被视为遏制了这一趋势?Twitter 的决策会影响到谁,如何影响,这在目前还不是一个明确的事实,但竞选团队和权威人士却会对此争论不休。

(更新:特朗普连任竞选团队已经将 Twitter 禁止政治广告称为“又一次让保守派噤声的尝试”。)

或者,我们再去想一想多尔西在声明中所说的 Twitter“仍然允许支持选民登记的广告”。选民登记是一个无关党派的好目标,对不对?事实上,很多保守派议员一直反对选民登记,因为未经登记的选民出于多种原因是偏向自由派的。因此,这同样会被视为一种牵涉党派的行为。

Twitter 提供了一些非正式的指导意见,而且计划在几周内发布正式的指导意见,但我们很难看出它们如何做到令人满意。行业团体是否能够宣传新工厂在政府拨款资助下蓬勃发展的推文?游说组织是否能够推广一则有关边境严峻局势的推文?新闻媒体能不能宣传有关选举的报道?独立候选人的个人资料?抑或是关于某个问题的评论文章?

我们可以说,在政治世界内部逡巡和在政治世界边缘逡巡,两者的区别或许看上去很明显,但其实不过是另一种不同的麻烦。Twitter 正在走进一个痛苦世界。

不过,至少 Twitter 是在向前走。这是一项正确的决策,即便它也是一项艰难的决策,并有可能对该公司的盈利状况造成非常不利的影响(Twitter 倒是从来不关心这个)。在 Facebook 通过一系列畏畏缩缩、自私自利的行动破坏自身信誉时,Twitter 禁止政治广告的决策可称明智之举。即便 Twitter 最后没有做成这件事,他们至少可以说自己尝试过。

最后,我们还应该说,这对用户和选民来说也是一项不错的决策,在大型科技和媒体公司做出的诸多对用户不利的决策中可谓鹤立鸡群。在迎来大选年之际,好消息永远不嫌多。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Twitter banning political ads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 so it will be attacked merciless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