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 CEO 诺依曼宣布辞职,公司或裁员三分之一

下一篇文章

每日创业投融资简报

WeWork 联合创始人及 CEO 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已经辞去 CEO 一职,并将转而担任非执行董事会主席。《华尔街日报》率先报道了这个消息,而 WeWork 周二在一份新闻稿中进行了证实。WeWork 董事会副主席塞巴斯蒂安·甘宁安(Sebastian Gunningham)和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阿尔迪·明森(Artie Minson)将担任联席 CEO。

《华尔街日报》此前报道称,诺依曼存在吸毒等古怪行为,并且有意愿成为以色列总理,因此他担任 WeWork CEO 正在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诺依曼在声明中表示:“作为 WeWork 的联合创始人,我为这个团队和我们过去 10 年中建立起的公司感到非常自豪。我们的全球平台目前覆盖 20 个国家和地区的 111 座城市,每天为超过 52.7 万会员服务。尽管我们的业务比以往更强大,但最近几周,对我本人的审视正在成为公司的困扰。我决定辞去公司 CEO 一职,这符合公司的最佳利益。感谢我们的同事、我们的会员、我们的业主合作伙伴和我们的投资者继续信任这项伟大的业务。”

据悉,诺依曼的妻子、WeWork 联合创始人丽贝卡·诺依曼(Rebekah Keumann)也辞去了自己的职务。过去多年中,她曾获得过 WeWork 的多个头衔,包括首席影响力官、首席品牌馆,以及最近担任的 WeGrow 的联合创始人及 CEO。WeGrow 是 WeWork 的 “创业者学校”。

日本投资方软银此前向 WeWork 投资了数十亿美元。有报道称,在 WeWork 备受期待的 IPO(首次公开招股)之前,软银鼓励,但没有强制 WeWork 进行 CEO 过渡。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转而担任董事长将 “使诺依曼可以留在他建立起的这家美国最具价值的创业公司之一,同时为 IPO 注入新的领导力,给 WeWork 带来快速发展所需的资金”。

WeWork 上月披露了不同寻常的 IPO 招股书。此前,该公司完成了超过 80 亿美元的股权和债权融资。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公司估值高达 470 亿美元,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软银的多次投资。不过财务数据显示,在截至 6 月 30 日的前 6 个月中,WeWork 亏损接近 10 亿美元。

华尔街投资者对于 WeWork 极高的估值持怀疑态度。有报道称,WeWork 在 IPO 中寻求的估值低至 150 亿美元。这对这家创业公司来说是巨大的失败。最终,WeWork 推迟了上市,并表示计划 “在年底之前” 完成上市。

为了安抚投资者,WeWork 修改了 S-1 招股书,包括任命一名独立首席董事和第一位女性董事会成员弗朗西斯·弗雷(Frances Frei)。与此同时,WeWork 调低了 B 类和 C 类股的投票权,使得诺依曼不会相对于其他股东掌握 20 倍的投票权,同时还将诺依曼的妻子从公司继任者规划中移除。

根据最新消息,诺依曼所持股份的投票权将从每股 10 票降低至每股 3 票。

与此同时,WeWork 正在与银行合作,减少业务经营的亏损。根据《The Information》的报道,该公司可能裁员达到 5000 人,占员工总数的 1/3。

WeWork 的 IPO 故事与 Uber 在 IPO 前的困境有诸多相似之处。多年来,这两家公司的领导者诺依曼和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风格相似。从本质上来说,这两人都是被沮丧的董事会成员赶下台的。他们对规模数十亿美元 IPO 的结果感到担忧。

考虑到 WeWork 在 IPO 中的艰难,以及 Uber 在公开市场的表现令人失望,或许非公开市场的投资者会意识到,硅谷的吹嘘在华尔街无法起到效果。

翻译:维金

WeWork CEO Adam Neumann steps d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