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只推出一款产品的 Essential 大势已去?

下一篇文章

2019 的 WWDC 发布会,什么值得期待?

周四上午联想发布 Moto Z4 的新闻给我们提供了充分的理由,让我们回过头去重新评估模块化手机的发展状态。在模块化手机问世 3 年后,这个产品概念并没有引爆市场——事实上,只有少数厂商推出了这种产品。在这些厂商中,Essential 可以说是最突出的,其首款模块化手机 PH-1 配备了设计巧妙的双触点连接器。

巧合的是,周四正是 Essential 手机首次亮相的两周年纪念日。在 2017 年的 Code 大会上,Essential 创始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登上舞台,为观众带来了一些宏伟的想法以及两款产品。第一个就是 PH-1,这款手机来了又去,在数月之后的 2017 年 8 月正式发售,又于去年年底停产。另一款产品,即 Essential Home 家庭助理,从未上市销售。

在发布产品的那一天,Essential 首席运营官尼科洛·德玛斯(Niccolo de Masi,在那之后,他跳槽到了从 Honeywell 分拆出的独立公司 Resideo)向听众谈起了公司的 10 年计划。他承认,该公司面前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因为他们把苹果和三星这样的巨头公司当成了对手。不过,Essential 显然不缺钱,在 Code 大会发布产品之后不久,这家初创公司便完成了一轮 3 亿美元的融资,并跻身 “独角兽” 之列。

不过,在这两年间,Essential 一直坏消息不断。尽管 PH-1 获得的评价都很积极,但有报道称,这款手机在 2017 年仅仅卖出了 8800 台。之后,Essential 大幅下调了 PH-1 的价格,而其首款模块化配件——一款 360 度相机——价格从 250 美元暴跌至 19 美元。

去年 5 月,有传言称,Essential 已经准备卖身给其他公司,并且取消了后续机型的研发。到了 11 月时,该公司裁掉了将近三分之一的员工。与此同时,安迪·鲁宾一直行事低调。同月,《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爆炸性报道,其中称安迪·鲁宾因性骚扰指控从谷歌离职,而谷歌向他支付了 9000 美元的离职金。此事导致他从 Essential 离职。

然而,一直以来,Essential 坚决否认自己已经走上穷途末路。笔者曾采访该公司的一位代表,后者表示他们有事在做,但没有透露具体细节。该公司提出了很多专利申请,似乎指向他们会在以后推出的手机产品。他们在去年 6 月为 PH-1 推出了一款新模块,甚至在 12 月收购了一家公司。在本月早些时候,该公司发布了一个新的安全补丁,履行了每月发布更新的承诺——在这一点上,Essential 要比很多更加成功的智能手机厂商强很多。

这也是 Essential 的故事让人感到如此沮丧的原因之一。PH-1 是一款新奇的设备,它率先采用了为相机留位置的开孔屏。这款手机的价格为 699 美元(后来降至 499 美元),早于三星/苹果/谷歌进军廉价旗舰领域的时间。不过,即使已经跻身 “独角兽” 之列,硬件对 Essential 来说仍然是一件难做的事。而且,该公司可能是在最糟糕的时候进入了手机市场,当时智能手机的销售有史以来第一次开始走低

在亮相两年后,我们很难不产生 Essential 大势已去的感觉。然而,就目前而言,该公司似乎是在公布新动作之前选择了韬光养晦。

图片来源:Darrell Etherington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Two years after Essential’s launch, still no Home hub or second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