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女皇” 玛丽·米克尔旗下新基金融资 12.5 亿美元

下一篇文章

Twitter CEO 多西面会特朗普,探讨平台健康话题

随着 Kleiner Perkins 帝国大厦将倾,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创建了自己的投资帝国。

《互联网趋势报告》的作者已经给她的首支增长基金 Bond Capital 赢得了 12.5 亿美元的资金承诺——Axios 最先报道了融资事宜,而与 Bond Capital 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也向 TechCrunch 证实了这一消息。

Bond Capital 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2018 年 9 月,米克尔从 KPCB 增长投资业务部门离职,成立 Bond。此前,她与 2017 年从 Social Capital 加盟 KPCB 的马蒙恩·哈米德(Mamoon Hamid)之间爆发了权力斗争,义无反顾地离开了这家公司。《财富》杂志最近刊登了一篇关于这家曾经备受尊崇的风险投资公司的特写文章。文章称,KPCB 本来聘请哈米德是为了重新给公司早期投资努力注入活力,但他却计划扩大早期基金的投资规模,由于介入米克尔的势力范围,二人最终爆发了矛盾。

《财富》杂志写道,“KPCB 内部人士透露,哈米德自认为是在帮忙,但米克尔团队却认为哈米德是在捣乱。”

在 KPCB 任职期间,米克尔牵头实施了该公司最具价值的几笔投资,包括 Airbnb、Uber、Houzz、Slack、Peloton,以及对金融科技平台 Plaid 和订阅生活方式品牌 FabFitFun 的投资。据一位消息人士透露,通过 KPCB 的基金而非 Bond,米克尔持有上述这些高增长公司的股份,Bond 迄今尚未部署其资金。

Meeker 继续用 KPCB 的第三期数字增长基金(Digital Growth Fund III)进行投资,这个规模达 10 亿美元的基金已于 2016 年关闭。既然 Bond 也有资金进行投资,米克尔将忙于用这两个投资基金的资金来支持创业公司发展。

在她的最新努力中,KPCB 整个增长业务团队也加入了她的行列:穆德·罗哈尼(Mood Rowghani)、诺亚·诺夫(Noah Knauf)和朱丽叶·德鲍比尼(Juliet de Baubigny),他们三人都是 Bond 的普通合伙人。

得益于 Bond,米克尔也一举创造了历史,创建了首支由女性创建、女性主导、规模超 10 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基金。不过,她也是给自己的基金进行融资的多位 KPCB 前普通合伙人之一。例如,2012 年,艾琳·李(Aileen Lee)离职创办了 Cowboy Ventures;特雷·瓦萨罗(Trae Vassallo)在 2016 年创办了 Defy Partners;去年 9 月,贝丝·塞登伯格(Beth Seidenberg)为 Westlake Village BioPartners 筹集资金 3.2 亿美元。

米克尔曾在摩根士丹利担任董事总经理长达 20 年,她于 2010 年加入 KPCB。作为华尔街知名的科技分析师,米克尔在硅谷迅速崛起,成为极少数获得 KPCB 普通合伙人头衔的女性之一。在风险投资行业,女性传统上根本没有机会登上权力之巅。

几十年来,KPCB 一直受到创业者们的追捧,但米克尔的离开却进一步损害了 KPCB 这个品牌。实际上,由于众多知名高管或合伙人的离职,以及投资重点转向可再生能源领域,KPCB 的品牌影响力已经受到冲击,而且至今仍未从这些冲击中完全恢复过来。

不过,在伊利亚·弗什曼(Ilya Fushman,Index Ventures 前投资人)和哈米德的领导下,KPCB 仍在继续努力押注早期投资领域。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完成了 6 亿美元的融资,用于专注于种子轮、A 轮和 B 轮投资的基金。

“风险投资环境已经发生转变,种子轮和 A 轮融资更受青睐,合伙人在创建公司时也需要更多的支持,要想在这种变化中脱颖而出,就需要高度的专业化和极端专注,”KPCB 发言人在提供给 TechCrunch 网站的一份声明中说,“这两个领域的变化减少了风险投资与增长投资之间的重叠,因此,创建两家拥有不同员工和运营业务的独立公司,在现阶段也行得通了。”

题图来源:Bloomberg/Contributor/Getty Images

翻译:皓岳

Mary Meeker raises $1.25B for Bond, her debut growth f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