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的社会角色将是下个重要议题

下一篇文章

共享单车先驱摩拜裁减国际业务,专注中国市场

技术的社会角色将是下个重要议题

编者按本文作者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是智库全球变化研究所(Institute for Global Change)执行主席。在此之前,他曾任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首相。

工业革命极大地改变了政治的社会学秩序。在美国,平民党(Populist Party)作为一股反对资本资本主义的力量而成立,并对现代化发展持谨慎态度。在英国,深刻的经济变化重塑了政策:从“工厂和工人法案”到大卫·劳埃德·乔治(David Lloyd George)的自由主义改革,最终为福利国家奠定基础,惠及了随后的一整个世纪。

今天,另一场影响深远的革命也正在进行中,带来了类似的连锁反应。左派和右派民粹主义者正在崛起,他们比 19 世纪初的美国前辈更加成功,但同样拒绝现代化。在寻找替罪羊以维持这种成功的过程中,很明显科技公司成为了他们的目标。

风险在于,在一个尚未真正改变公共政策的领域,这阻碍了积极进展。至少在英国,政府机器看起来与 1909 年劳埃德·乔治公布“人民预算”时没有什么不同。

把握这场科技革命,并且出于公众善意推动这场革命的首批政治家将决定下个世纪会是什么样。基因编辑和人工智能等技术迅速发展,核裂变和量子计算等领域也很可能取得突破性飞跃,这将促使我们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发生重大改变。

然而今天,很少有人提出正确的问题,更不要说拿出答案。这正是我专注于技术的原因,这也是政策制定者需要参与的最重要话题。通过我的研究所,我希望协助推动对这些关键问题的最佳思考,并制定出在政治上可行的政策和战略来处理这些问题。这将有助于把技术、创新,以及对研究和发展的投资放在发展计划的最前沿。我们这样做也基于一种信念,即科技已经并将继续对社会起到普遍的积极作用。

我们也不会忽视因这些变化而出现的问题,因为在隐私和公众利益方面确实存在问题。

由于自动化的发展,劳动力市场已经,并且将继续发生变化,而政府在其中的角色需要得到更多思考,因为那些可能首当其冲的人正是那些已经感觉到落后的人。光靠再培训并不够,对技能的终身投资可能是必要的。普遍的基本收入制度可能也不够,这是最终手段,而不是积极的、目标明确的政策解决办法。

然而,悲观主义无法引导我们探索好的未来。它只会以某种形式的保守主义告终,无论是简单的国家主义、保护主义,还是民族主义。我们相信可以利用机会,同时缓解其风险。对我们来说,挑战在于如何找到一种与人们生活相连接的方式来实现目标。这应该是类似“罗斯福新政”或“人民预算”的时刻,在我们迎接未来的同时,公共政策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最高层面上,这关于国家在 21 世纪中扮演的角色。它需要摆脱关于规模和开支的意识形态辩论,转向如何重建秩序,满足当今人们的需求。在美国,奥巴马总统设立了首席技术官的职位,取得了重大进展。然而,这需要对政府运作方式进行全面的重新思考,以便跟上大环境变化的步伐。

在所有关键政策领域,我们都应该提出这样的问题:如何才能利用科技,让人们随心所欲的生活,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并提供更多繁荣和成功的机会?

例如在教育方面,这将包括研究新的教学模式。在线课程提高了改变教学业务的可能性,而人工智能可能会改变教学的本质,提供更具个性化的平台,同时让教师们更高效地使用自己的时间。这还可以包括新的筹资模式,例如 Lambda School。未来,这带来了令人兴奋的可能性。

同样,在健康领域,技术在医疗诊断方面也得到了充分的利用。然而,这也可以改变我们配置资源的方式,无论是解放更多一线工作人员,让他们有更多时间与病人在一起,还是改变当前的整体模式。目前,人们在生命的最后几天以及老年人身上要花费大量费用。然而,更多精力应该放在预防和监测方面。这可以帮助人们获得更长的寿命,减少对健康状况不佳的焦虑,降低疾病恶化的风险。技术通常给人的感觉是无形的,但在这方面往往能带来革命性效果。

在基础设施和交通方面,技术也能带来潜在的帮助,无论是效率更高的新交通方式,还是我们如何设计公共空间使其更好地为人们服务。这需要开展一些大型项目,从而更好地连接社区,同时也要关注小型、简单的解决方案,以解决人们对日常生活的关切,例如使用传感器收集数据,优化服务,提高日常生活的水平。The Boston Major 办公室走在这种思维方式的前沿,我们必须更多地思考如何使用数据来改善税收、福利、能源和公共利益。

实现这个目标将使政府更好地适应社会变革的步伐。就目前而言,两者并不同步。除非政府迎头赶上,否则对于为人民服务的机构,公众的信心和信任会持续下降。民粹主义在这个领域快速崛起,然而责任并不仅仅属于政客。对科技界人士来说,光会说自己不明白是远远不够的。

在这个行业内工作的人必须帮助政治界理解政策,支持政策的制定,而不是让误解和不信任加剧。在 20 多年的时间里,数字革命极大地改变了我们社会中的经济形态。这种积极状况可以持续下去,但前提是企业必须与政府合作,真正实现许多口号所提出的变革。

翻译:维金

The next great debate will be about the role of tech in society and govern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