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寒冬真的来了:风险投资人告诫创业公司节俭度日

下一篇文章

用户数据这一年:告别用户,拥抱数据

如今,警报信号闪烁得更快、更强烈,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正提醒他们投资的创业公司留意这些危险信号。

由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 创下历史上最糟糕的圣诞前夜交易记录 ,再加上其他指数也进入熊市,预言已久的最新牛市将终结的噩耗开始向科技行业袭来。

虽然美国科技公司 成功避开了 2008 年金融危机中最严重的风暴 侵袭,但美国监管机构的审查越来越严格,再加上一系列经济风险因素(比如与中国的贸易战、国内工业支出萎缩以及 9 万亿美元巨额企业债 ——这可能是最令人担忧的事情),可能会抵消企业在信息技术支出的预期增长。在千禧年出生的人正值青春年少,他们将进入新世纪的二十年代,科技行业此前看到了其中的商机并做了相应准备。

在这种背景下,风险资本投资者再次搬出了红杉资本的“好日子到头了(RIP Good Times)”警示牌,提醒他们投资的公司留意即将到来的寒冬。

“在制定 2019 年计划的过程中,我们投资的大多数成熟公司在内部都提到了资本寒冬的风险,但我认为很难真正预测这场风暴的影响,”Founder Collective 执行合伙人大卫·弗兰科尔(David Frankel)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你可以想象一下由于利率上升导致的资本市场寒冬,这可能会伤害一些过度依赖风险投资的公司,但也会让成熟的公司基本上毫发未损。我们还很容易想象出一种更为系统的市场调整的场景,这种调整会重创那些作用相当于‘维生素’而不是‘止痛药’的垂直行业。”

对于一些创业公司而言,这意味着 要做到未雨绸缪并募集更多资金 。合成生物学创业公司 Zymergen 首席执行官乔舒亚·霍夫曼(Joshua Hoffman)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谈到了该公司最近完成的由软银愿景基金领投的一轮 4 亿美元融资:“我们想要确保我们的骨头上还有一些脂肪…你要在别人愿意给你钱的时候进行融资。”(即使这笔融资与近来因肢解记者而饱受抨击的沙特政府有关。)

对于一些人而言,当前情况与 21 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破裂时期极为相似。2000 年,风险投资者向获 VC 支持的创业公司投了大约 990 亿美元。18 年以后,这个数字大约是 960 亿美元。

在新千年的第一年,一家名为软银的日本公司创建了一个全球性基金网络,向将要彻底颠覆科技行业的创业公司注入数亿美元。如今,软银再次向科技行业投入数亿美元重金,希望将来能获得数十亿美元的回报。

风险投资公司今年的融资总额预计将达到 450 亿美元左右,而根据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教授米尔福德·格林(Milford Green)在 2005 年实施的 一项研究 ,2000 年的融资总额约为 800 亿美元。

本世纪初期与当前科技与风险资本市场具有重大差异。科技公司的商业模式远比那时成熟——苹果、亚马逊、Alphabet、Facebook 和微软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作为经济增长和价值的引擎,以广告收入取代“眼球”的作用不能被过分夸大。

与此同时,整整一代企业家都没有经历过经济衰退,这也是让一些投资者担忧的事情。

“有一大批创始人都没有经历过经济衰退,这对整个科技生态系统带来了风险,”弗兰克尔写道。“许多创始人认为,在经济疲软的情况下,他们必须接受估值较低的融资,但也有些人仍挣扎于资本市场不会疲软的现实,为了获取资本几乎不惜一切代价。”

因此,包括 Lux Capital 合伙人比拉尔·祖贝里(Bilal Zuberi)在内的一些投资人,建议其投资的公司为他们前所未见的时期做好准备。寒冬真的来了…

祖贝里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是的,出于一切显而易见的原因,我们认为创业公司应该对他们在 2019 年及以后的资本需要以及如何不会卷入这场风暴进行认真思考。(a)流向 SV 创业公司的资金量意味着,创业团队和投资者都不习惯于节俭度日。考虑到这一点,风险投资公司中很多资历尚浅的合伙人从未见过经济衰退——他们投资的可是大把烧钱的创业公司;(b)融资的时间越早越好,但对于有机会获得更多资金的公司来说,谨慎的做法仍然是不要再无节制地花钱;(c)一旦经济衰退袭来,在一些特殊情况下也可以投资颇具潜力的公司,但估值一定要低。所有风险投资公司都知道这一点,但我不希望我投的任何一家公司遭遇“特殊情况”。所以,现在奋力达到“逃逸速度”也是谨慎的做法;(d)你正看到风险投资公司也在大量增加自己的资金,筹集债务资金等等… 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从上游流出的资金应该是一个令人开始担心的信号。睿智的创始人应该把这当作一个危险信号,并做好相应的准备。”

对于祖贝里来说,准备工作意味着要做一些事情。创始人应该考虑未来 12 到 18 个月的融资计划,只有在资本成本偏低的情况下进行融资。准备工作还意味着,要密切关注烧钱率和整体财务状况,并开始盘算着如何在竞争对手遭遇投资者可能希望脱手的“特殊情况”时采取更激进的行动。

当然,目前仍然存在所有这些担忧都是杞人忧天的可能性。知名风险投资人比尔·格利(Bill Gurley)就曾在 2015 年 对“独角兽”扎堆出现的现象提出过警告 ,而自从英国脱欧投票通过以来,有关创业公司将陷入崩溃的声音更是甚嚣尘上。

尽管如此,将当前情况与互联网泡沫破裂时相提并论,不仅让人觉得很奇怪,而且创始人很有可能把这种警告看作是投资者喊“狼来了”的另一个事例——如果仅仅是因为狼真的在家门口徘徊。

翻译:皓岳

Amid plummeting stocks and political uncertainty, VCs urge their portfolios to prepare for wi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