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起诉虎嗅,起因是一篇专栏翻译

下一篇文章

2018 年十大企业并购交易盘点:总额近 880 亿美元

近日,有着 750 亿美元估值,同时也是知名视频应用抖音(海外品牌名称为 TikTok)母公司的网络媒体平台字节跳动将一家媒体网站告上法庭,称后者在一篇描述字节跳动在印度遭遇假新闻问题的英文文章的中文翻译中涉嫌诽谤。

美国的科技公司会依赖媒体的帮助来发现问题,但有阿里巴巴投资背景的科技媒体虎嗅却成为字节跳动的最新诉讼对象。在获得一笔 30 亿美元的融资后,字节跳动的估值已经超过了 Uber。早前,字节跳动曾起过诉腾讯百度,指责这两者涉嫌违反商业竞争行为。

本次,拥有软银、KKR、泛大西洋资本集团(General Atlantic)等资方背景的字节跳动对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一篇专栏文章提出了质疑,认为虎嗅对字节跳动印度语新闻应用 Helo 上的假新闻问题进行了恶意夸大的处理。

Helo 应用于今年 7 月份在印度启动运营,是字节跳动在印度市场的进军举措。在当地,Helo 的竞争对手包括有小米背景的 Sharechat、Dailyhunt 等媒体初创公司。当然 Facebook 也在其中之列。数据服务商 QuestMobile 的数据显示,字节跳动旗下的新闻应用软件「今日头条」在中国境内拥有超过 2 亿 5 千万的月活用户。而抖音(包括 TikTok)的全球月活则远远超过了其兄长「今日头条」,达到了 5 亿左右(这其中包括从 Musical.ly 的收购中获得的 1 亿用户)。

今年 12 月 4 号,虎嗅发布了一篇评论文章谴责 Helo 和 ShareChat 纵容假消息扩散。如 Helo 上有一篇发布内容声称一位印度议员曾表示印度应该帮助其邻国和竞争对手巴基斯坦清理其债务,而不是花费巨资修建国家统一纪念碑。但该内容被证为不实消息。

作为回应,字节跳动对虎嗅提起了诉讼,称后者在对虎嗅合作撰稿人艾略特·扎格曼(Elliott Zaagman)的文章翻译中夹带私货。TechCrunch 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动点科技(TechNode)发布的另一份(扎格曼的)英文版内容则并没有被一同起诉。

张一鸣,字节跳动创始人,拍摄于该公司的北京总部。图片来源:March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动点科技在发表时删掉了其中的一些内容,而虎嗅则和我们之前的多数合作方式一样,忠实翻译了我的原文。」扎格曼在微信朋友圈中写到。

据动点科技英文版主编表示,编辑处理仅保留了文中的「事实」部分,带有「个人色彩」的部分则被删掉了。

而正是被动点科技删掉的这部分引发了字节跳动的激烈反应。一位字节跳动的发言人告诉 TechCrunch,扎格曼在虎嗅上的原文表述「中国公司影响了印度选举」构成了「对字节跳动的诽谤中伤」。

该发言人补充说:「虎嗅上的内容明显是谣言和诋毁,这是恶意造谣。无论是中国媒体还是外国媒体,无论是中国作者还是外国作者,他们都必须尊重事实,尊重法律,尊重记者的行为守则。」

未经删减的原文版英文文章被发布在扎格曼的个人领英账号上。以下是被动点科技英文版删减的部分(引用自虎嗅的中文翻译):

又或者,张一鸣也许会成为自己 “作品” 的受害者?他的 “作品” 如今已成长为一只价值 750 亿美元的巨型独角兽。某种意义上说,这样的庞然大物,其影响力本就是难以控制也无法估量的。在 “通俄门” 的大背景下,假新闻之于参选对手的恐怖打击力已经为世人所领略。但这只是浅层次的,更进一步,假消息的威力不仅在于打击政敌,还在于对该国内政秩序的干扰。而对于中国来说,当他们面临着愈发严峻的国际局势,当他们发现,其在亚洲的影响力开始受到挑战;甚至当他们还在和印度存在某些争端的情形下,北京最不愿意收到的指控之一,恐怕就是来自某个机会主义印度政客以警惕中国为名,大肆指责中国的科技企业散播假新闻,干涉印度大选……

以及这一处(中文翻译同样引用自虎嗅):

更令人玩味的是,这些产品的设计者,张一鸣本人几乎从来不用这些产品。乍一看,他的做法确实让人费解,但细想想,这似乎也完全说得通——毕竟 “专业” 的毒贩可是绝不会让自己沉浸在自己销售的 “产品” 之中的。

虎嗅在一份声明中驳斥了字节跳动的指控,称其「严重失实」,并且对虎嗅名誉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虎嗅的发言人告诉 TechCrunch,由于案件仍在被法院受理,虎嗅目前并没有收到任何传票。

TikTok parent ByteDance sues Chinese news site that exposed fake news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