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党专注政治偏见指控 谷歌 CEO 轻松完成国会听证

下一篇文章

Verizon 因裁员和 Oath 资产减记录得 67 亿美元亏损

谷歌或许躲过了前几轮对科技行业高管的拷问,然而该公司 CEO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最终还是来到了美国国会。皮查伊周二出席了美国国会众议院长达 3 个半小时的听证会,而这次是他独自一人。

值得称赞的是,皮查伊的表现很好。他不像 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一样表现出过分的排练,给出机器人一样的回答。他给外界的印象是很有能力也很有同理心。

即使是在一场正常的听证会上,皮查伊都面临着艰巨的任务,况且这还是一场不同寻常的听证会。关于谷歌在俄罗斯传播虚假信息中扮演的角色,重新进入中国市场的计划,以及近期有关 Google+泄露个人数据的问题,皮查伊没有被要求到国会山作证。他被叫到了华盛顿,参加由共和党人主导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由于认为谷歌对保守派存在政治偏见,该委员会决定履行自己的职责。

这场听证会题为 “透明度与问责:对谷歌及其数据收集、使用和过滤行为的检查”,其重要任务是调查谷歌是否存在 “潜在的偏见”。保守派认为,谷歌存在这样的偏见,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在 3 个多小时的听证中,没有证据表明,谷歌的左派观点污染了搜索算法,这并不令人意外。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实质证据可以证明保守派遭到谷歌的不公平对待,尽管委员会中的许多共和党人都有这样先入为主的看法。

对他们来说,不幸的是,这一切都没有让谷歌 CEO 皮查伊感到慌张。皮查伊耐心解释称,谷歌知道许多来自右翼的指控,但该公司自己的调查没有发现任何实质内容。他温和地反驳了那些想要证明谷歌存在偏见的研究方法。

皮查伊说:“我领导的这家公司没有政治偏见,并且努力确保我们的产品继续以这种方式运作。不这样做就违背了我们的核心原则和商业利益。”

这种由党派推动的提问造成了很奇怪的局面:委员会中的民主党人主动回击共和党人的谈话要点,反过来为谷歌辩护,而不是在一些实质问题上去追问谷歌。对一个表面上致力于让权力负责,并行使监督权的政治机构来说,这有点令人失望。皮查伊几乎就是从他们手里溜走的。

委员会的部分成员已经开始关注更实质性的问题:反垄断行为,以及谷歌对中国业务的立场。然而,听证会随后又跳回到共和党人主导的路线。尽管如此,仍然有一些时刻问题是清晰的。

罗德岛州众议员大卫·希西林恩(David Cicilline)直截了当地询问皮查伊,在担任 CEO 期间是否 “不会在中国推出监控或审查工具”。皮查伊巧妙地回避了这个问题。华盛顿州众议员普莱米拉·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逼迫皮查伊做出承诺,结束在性骚扰问题上强制要求仲裁的做法。在《纽约时报》近期曝光问题之后,该委员会的一些成员就谷歌的 Android 位置共享策略向皮查伊施压。我们很高兴看到国会已经表现出对此问题的不安,不过委员会的一些成员仍然缺乏关于技术是如何运转的基本知识。

尽管有这些亮点,但皮查伊还是轻松脱险。他成功完成了 3 个多小时的听证,而国会议员并没有提到谷歌和军方的合作问题。此外,也没有任何人盯着皮查伊,要求他在位置共享策略和隐私保护策略方面做出承诺。委员会表示,在民主党领导的下届委员会成立之后将再次尝试。

众议员佐伊·洛夫格伦(Zoe Lofgren)表示:“我期待明年与你合作,解决我们面临的一些非常严重的问题。很明显,是否对保守派存在偏见并不是其中之一。”

科技公司高管们在规模庞大、层级复杂的公司中被隔绝,身陷财富之中。在个人层面上,他们很少对其他人负责。记者几乎从来都没有机会向他们现场直接提问。不幸的是,尤其是在现在,许多重要之事都需要谷歌为之负责,而这并不是此次听证会的前提。

更令人失望的是,皮查伊在证人席上的大部分时间都被浪费掉。

翻译:维金

With Congress focused on political bias, Google’s CEO gets off ea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