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中国人,我支持谷歌的蜻蜓计划

下一篇文章

一部分谷歌员工支持公司审查版搜索引擎计划

编者按 :作者管策曾任 TechCrunch 中国联合主编。文章有改动。你还可以 点击这里 查看本文的英文版。

最近硅谷有一件和中国有关的事情引发了巨大争议,争议双方分别是谷歌以及谷歌员工,首个报道斯诺登事件的记者创办的独立网媒 The Intercept 报道了 谷歌正在开发一款支持中国审查的搜索工具 ,代号为「蜻蜓」。公司随后证实该项目的存在,然后引起了轩然大波。谷歌员工代表上周发布了一封公开信《We are Google employees, Google must drop DragonFly》(我们是谷歌员工,谷歌必须放弃蜻蜓计划),内部据说有员工辞职以示抗议。但就我所知,来自事件主体中国的声音却几乎没有。我无法代表中国,但作为一位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中国人,我热切盼望谷歌能重回中国,不管是以任何方式。

首先,我们都无法否认我们现在处于信息时代,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信息在我们这个时代所扮演的至关重要的角色。信息是如此重要,而在海量信息中找到有价值的信息对于人们来说同样重要,谷歌如今的市值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 2010 年谷歌退出中国之后,谷歌彻底被防火墙拒之门外,而百度占据了中国搜索市场的绝大部分市场份额。此后,精通技术又会使用 VPN 的人依然会使用谷歌,对技术熟悉但无法使用 VPN 的人会用必应和其他搜索引擎,剩下的绝大部分人只知道用百度,也就成为了无法选择的一群人。

这样的人有多少呢?理论上约 5 亿 5161 万 5600 人(截至今年 6 月 30 日,中国网民达到 8.02 亿;根据 statcounter 的数据,2018 年 6 月百度的市场份额为 68.78%)。

中国搜索引擎市场份额 201001 至 201810

这 551615600 人都是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他们不知道如何发声,也不知道还有人在为关乎他们利益的事情进行争论。对技术的不了解不应该成为他们无法选择的理由。他们理应有另一个选项,像世界上其他普通人一样。

百度的商业模式:竞价排名广告,可以说是臭名昭著。这些年来,因为这些广告,很多人受骗上当、损失金钱,一小部分人健康受损,还有极小部分人死亡。

如果谷歌在中国,或许那个名叫魏则西的年轻人不会因为通过 百度搜索到的虚假医学广告 而死亡;如果谷歌在中国,其他许多人也不会因为通过 百度搜索到的虚假医学广告 而健康受损,长期承受痛苦;如果谷歌在中国,很大一批人也不会因为通过 百度搜索到的虚假广告 被骗而 痛苦不堪 ,这些钱也许是他们孩子一年的上学费用,也许是他们亲人的救命钱,也许是他们辛苦几个月才赚到的血汗钱。

在哈佛大学的公开课《公正:该如何做是好?》里,迈克·桑德尔(Michael J. Sandel)教授在第一节课开始时就提了一个问题,假设你是一位电车司机,车子在高速行驶中,这时你突然发现前面有五个工人在干活,你想刹车,却发现刹车失灵了,车离那些工人越来越近,他们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这时你发现有一条岔道,岔道上只有一名工人在做事,这时方向盘依然可以工作,请问你是选择转动方向盘还是不转?

我们是谷歌员工,谷歌必须放弃蜻蜓计划》认为,边缘人群会因为谷歌蜻蜓计划重返中国而受损,但事实上,他们的选择比这 551615600 人多得多,他们对技术对社交媒体更精通,还有这么多硅谷高科技人士帮助他们。在蜻蜓计划推出后,如果他们觉得使用谷歌不安全,他们总是有其他更多选择,比如 DuckDuckGo。

但这 551615600 人没有。

所以,你的选择呢?该如何做是好?

IMAGE BY Alexander Tessmer / EyeEm UNDER Getty Image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