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分谷歌员工支持公司审查版搜索引擎计划

下一篇文章

肯尼亚创业公司 SimbaPay 推出基于微信的中国支付服务

退华 8 年之后,谷歌希望用一个 有审查的搜索产品新闻应用 宣告他们重回中国市场。这个代号为「蜻蜓」的计划自今年八月 被 Intercept 曝光 之后就饱受 政客言论自由倡导团体前员工 和其他自由派的抨击,上周谷歌在职员工也 发起公开信 ,要求谷歌放弃该计划。不过,谷歌公司内部并不是一边倒,同时也存在着支持这项计划的员工。谷歌内部流传的一份支持蜻蜓计划的公开信已经获得 500 位员工的联署签名。

TechCrunch 通过谷歌员工得到了这份信。支持者的主要诉求是,谷歌的使命是「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都能访问并从中受益」,中国也应是其中一部分。

这个观点很理想化,信中同时也承认蜻蜓是一个「棘手的产品」,可能「最终弊大于利」。但是,如果简单地一弃了之,就可能错过一次尝试「 可能适合中国的变通方法」的机会。

这封信和 Medium 上面那篇反对蜻蜓计划的联署不同,前者并没有落款。鉴于 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将于本周面对国会 ,有人猜测这封信可能是来自管理层的授意 但是,据 TechCrunch 了解,这份信是谷歌员工使用内部系统匿名提交的。

谷歌公司里存在支持进入中国的员工并不奇怪,毕竟谷歌拥有 8 万 5000 名员工,每个人有有自己的 意见和观点 ,但就蜻蜓计划而言,除了金钱驱动之外很难想到谷歌会开发这样的工具。继续之前说的, 谷歌是一家规模庞大 的公司。 在小公司,500 人可能是具有统计意义的数字,但在谷歌,500 人只占总员工的千分之五多一点。 在这么大的公司,任何一种观点都可能收集到数量相当的签名和支持,最重要的就是记住这并不一定有普遍性。

搜索仍是谷歌最主要的业务,而中国是 全球智能手机用户应用消费 等领域的最大市场。在 2010 年退出中国之后,搜索巨人和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的黄金时期几乎没有经济上的交集。

与硅谷其他的争议不同,美国朝野政党对谷歌蜻蜓项目的态度基本一致。除此之外,你很难找到 美国副总统彭斯左翼自由言论倡导团体 能达成一致的议题了。

这份信有可能是出自怀有良好意愿和原则的谷歌中国工程师,但真正的问题是发起蜻蜓计划的人是怎么想的,他们的意图是什么。 而且,在这个问题上,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一些前谷歌亚洲员工告诉 TechCrunch,他们不相信谷歌管理层理解重返中国的重要性。 这是一个艰难的问题,这份获得 500 人联署的内部信也没有提供令人信服的不同答案。 然而,它确实表明谷歌中的一些人仍然相信公司专注于做善事。这也是谷歌的硅谷 同行(是的,就是你, Facebook),以及 谷歌自己 需要 面对道德考验

下面是支持蜻蜓计划联署全文:

蜻蜓计划也是谷歌的使命

各位谷歌同仁:

蜻蜓计划旨在将谷歌的搜索服务带回中国,自从被媒体披露以来一直受到争议。 有人支持它,因为蜻蜓计划能为中国用户带来好处; 一些人反对它,因为担心谷歌会屈服于 中国政府的审查和监管要求。 有些人将它与谷歌与五角大楼的 AI 项目 Maven 划上等号,甚至已经辞职以示抗议。

我们深知谷歌员工的多元:我们拥有不同的背景和价值观,因此可能会关注 蜻蜓计划 的不同方面,并有不同的期望。 尽管如此,我们认为 蜻蜓计划 需要进行下去,它会对所有谷歌员工有所帮助。

蜻蜓计划 与谷歌的使命完全一致。 中国是世界上互联网用户最多的国家,然而,谷歌的大多数服务在中国都无法使用。 这种情况与我们的使命「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都能访问并从中受益」相矛盾。 此前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但我们应该继续努力将谷歌更多的产品和服务(包括搜索)带给中国用户。

蜻蜓计划仍面临许多困难和不确定因素,这只能通过持续努力来解决。 中国政府制定的监管要求(如审查制度)使蜻蜓计划成为一个棘手的项目。如果我们不够谨慎,那么项目最终可能会弊大于利。 无论如何,只有继续蜻蜓计划,我们才能知道有哪些可能适合中国的变通方法,并找出对中国用户和谷歌都有利的一种。 即使我们失败了,整个尝试的过程也会成为未来产品进入中国的参考。

蜻蜓计划具有良好的动机和挑战性,我们认为谷歌不应该停下脚步,这对谷歌和广大中国用户都有好处。

我们特此希望您签署并支持蜻蜓计划继续进行。

签名

It turns out some Google staff do believe in controversial plan to re-enter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