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后,再度登顶的「TalkBox」会何去何从?

下一篇文章

书评:《后谷歌时代》

成王败寇的商业市场中,结局似乎远比一切重要。正如我们看到「按住讲话」几乎已经成为了所有社交通讯应用的必备,却很少有人注意到首创这一功能的 TalkBox 正在逐渐从大众和媒体的视野中淡去。

TalkBox 创始成员 黄何 以及团队成员盛以宣同我聊了许多为什么 TalkBox 没能成为另一个「国民级应用」的原因:技术、资源、团队、市场、经验···他们犯下了所有可能犯下的错误。也告诉了我 为什么他们会研发出 这个此前市场上从未出现、但却在此之后被当作「国民级需求」的功能。如今,我们不难发现前一个「国民级」的定义是 由腾讯所成就 ,后一个「国民级」的定义则是来自大众的选择。所以从现在看去,TalkBox 的命运仿佛在诞生之初就已写好:尽管它选对了开始,但开始并不会意味着是这里的全部,每家公司、每个团队都有书写结局的权利。而黄何也表示,如果让他们绕过所有之前犯过的错误重来一次,TalkBox 依然会输掉语音聊天大战的战争。然而,对 7 年前的 TalkBox 来说,对任何想要在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的商业市场中展露头脚的团队或者公司来说,没有谁的出现是注定为了被人遗忘。这时,它们要怎样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哪怕结局中并不包含它们的身影?

左三为黄何,右一为盛以宣

这个问题对创业公司/初创团队而言会显得格外沉重:他们每天首先要去面对的问题是怎么活下去,而不是去思考怎样才能活的更有意义。多数情况下,它甚至都不值得被列入考虑范畴——并不是每一个产品都是为了改变市场格局,每年都会有不计其数的新公司/项目成立,它们最常见的结果往往是什么都没有发生。2011 年 1 月 18 日 TalkBox 上线发布开始,黄何所在的 6 人创始团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在为 TalkBox 进行重构和修补,而不是为一次又一次地颠覆业界做筹备。当他们看到每天十多万的新增下载用户时,没有人会不知道这些「天文数字」(在当时已经算得上是非常大的数目)可以带来怎样的可能。我相信同样的事情并不会只发生在 TalkBox 身上,但当无数「惊喜」出现在它们面前时,也许只有当时的自己才知道有哪些可能真正能够属于自己。

从现在看待过往的成功或是失败,我们可以很轻易地发现其中那些理所当然的因素。但从 TalkBox 问世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近 8 个年头,这期间的创业环境已经发生了足够大的变化,创业不再简单地等同于几个人凑在车库里就能做出来的事情,而创业者所要去进行的探索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模糊。在更加细分成熟、竞争更加激烈的市场中,这些「白手起家」的梦想家们所要去应对的挑战和机遇也早已随之颠覆。「(如果从 11 年来看)一家初创公司能在经历百万级新增用户而不会出现服务器宕机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在提到当下炙手可热的另一款通讯应用「子弹短信」时,黄何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但「在现在这样成熟的环境中——几乎一切都更交给更加专业有效的外包,创业是否变得更加简单了呢?」黄何并没有继续回答这个自己提出的问题。

如今每当我们再度说起那些失败案例时,总会以现在的成功标准来对它们进行衡量,好像它们本应要成为另一个「谷歌」、另一个「苹果」、或者另一个「Facebook」那样。诚然,这些成功者为我们树立了难以逾越的鸿沟,它们市值千亿,它们遍布全球的每一个角落,它们汇集了最前沿的人才与技术,它们代表着无所不能…… 它们就是成功和敬仰的化身,象征着这里的最好结局与成就。但正如之前所述,如果有些公司的出现注定意味着失败,这是不是就表明它们就没有必要再出现了呢?还是说「成功」并不会限制「想象的可能」?

黄何告诉我的答案是「越是不成熟的条件越有可能做出意想不到的可能。」

我想,也许可以用「创新」来概括这种「意想不到的可能」。但在巨头公司和初创团队面前,它所代表的含义绝对会是两种不同的产物,并且会在前者身上被附加更多的期望和重量。当然,无论是去做出怎样的抉择还是要承担怎样的后果这些都是都不会影响到它们的最初念头。能够定义它们的,是那些「失败者」的另一种可能。

不久前,以 TalkBox 创业历程为蓝本的电视剧 《创业时代》 正式开播,黄何表示这是 TalkBox 的最好结局。然而这却并不代表着 TalkBox 的最后结局。在 TalkBox 之后,他带领团队继续创业,带着 「让发邮件像发短信一样简单」MailTime 再度来到了人们的面前。随着剧集的热播,MailTime 的化身「魔晶」在应用商店的排行榜中到达了此前 TalkBox 所被期望的位置。如果把现在「尚在进行的结局」发给 7 年前的 TalkBox 团队,他们还会认为 TalkBox 注定会是一种失败么?或者对 TalkBox 而言,「失败」永远不会是一种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