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饼是用什么馅料做成的?

下一篇文章

从家里到车里,从挂钟到微波炉,亚马逊想让你的生活充满语音助手

中秋假期回家,父亲激动地跟我说现在很多东西都可以在网上买,第二天就能送来。作为一个科技网站工作者,我听到后并没有觉得有多惊喜,却又在同时深感意外。

方便,便宜,送货快是他之所以这么得意的理由。然而在我看来,这些所谓的优点只不过是掩饰了一层又一层的幌子,它们是由个人隐私、山寨、追踪投放、提价折扣以及各种量级单位的补贴获客手段所混杂成的美颜镜头。在它们的后面,我会始终想要搞清楚这些问题:在体验这些服务的过程中,我付出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它们之间的行为到底是否可以用等号(或者约等号)进行连接?或许我不应该这么斤斤计较——从一再被简化的流程,到越来越准确的个性化推送,至少这里几乎所有的声音都在试图表明这个连接了虚拟与现实的枢纽应当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回答。

在挂断了不知第多少个「熟知」我的身家、推荐我使用小额借贷的陌生号码,一次又一次地删掉那些「贴心」通知我优惠活动即将过期的垃圾短信后,我意识到,在「用户服务条款」的衬托下,我的等号和我心中的设想出现了偏差。随着这种崩溃的继续,一块伫立在两个边界之间的警示牌在这里重新出现:请抛弃你在另一边的认知习惯,否则你将会面对一大堆无力且苍白的烦恼。

用更少的钱买到更值的商品,或者用更少的付出获得更便捷的服务,这种体验是网络社会传达给我们的美好愿景。它所代表着的并不仅仅只是生产效率的进步,同时,在这其中也有着我们对更高层次生活的向往——这种向往隐含的是一种认知层面的更迭。过去,我们对周边事物的理解会是传统现实社会运行规则的产物。随着互联网疆域的扩张,这些定义似乎却在经历改变。那些在线下实体店中既贵且难买的物品(或者服务)在网上统统都能用更低的价格获得,甚至足不出户,只需按下「确认支付」(在开通免密支付的前提下甚至不用确认密码验证手段),它们就会「自动」来到家门口。这种在我父辈的认知中从未出现过的概念正在被他逐渐接受,尽管在我这里早已习以为常。

如今,以「效率」为准则的行为正在成为这一类群体生活在这个信息化社会中所需要掌握的一种模式。我想拼多多的出现及爆发式增长显然为这种现象提供了一个清晰的解答:在互联网 洞穴 中成长的一代和这种新型生产关系齐头并进,而那些出生在此之前的人们同样也会希望获得由新旧转变所带来的改变。当然,目前来说,这种模式还没有达到非掌握不可的地步。但在这些发生之前,我们所能看到的是,选择加入会比选择拒绝更符合活在当下的选择,并且前者也正在成为一种默认选项。

也许再过不久,有人会对我们现在的某些理念感到震惊:买东西时竟然不用提供身份证号、住址、手机号、银行卡号、设备 SSID、指纹、甚至是面部录入等「个人缩影」,原来有人不知道这些「被数据化的缩影」也能成为消费中的一部分。

然而,回过头来看,不难发现我们正在经历的正是这种交替着的境况。科技在向前发展,一种来自虚拟世界的无形力量正试图融入到现实社会当中并改变这里的一切。我们三者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而把我们区分开的界定概念却在日益凸显。传统生活显得更加传统,数字社会变得更加数字,在其中穿梭的我们也更加想要达成一种归属——我们可能不知道它们是什么,不知道我们最终会变得怎样,但我们确实在成为这三者中某一方或者某几方所能定义的定义。

这种局面会存在多久?是否会出现一种通用的准则支撑起这里的重建?也许身处其中的我们并不能看到一个完整的回答。我很难知悉在点击某些按钮后会发生哪些事情,也无法了解这些后果会为我带来怎样的影响。然而当它们发生时,我总会感到意外,因为从我固有的认知——在没有网络的生活中获得并长成的认知体系里,并没有什么能和这种未曾出现过的问题划上对等。除了便捷,那些随之而来的「附赠品」是我们必须所要承担的么?在它还没有成为一个普遍的疑惑之前,它可能仅仅只存在于某些群体的眼中。

所以,最终我并没有劝说他在网购后可能会遇到一系列无法想象的问题。哪种方式更好可能意味着的是价格上的优劣,也有可能会代表麻烦总量的统筹。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不再是墨守的陈规,它自身也有了更多不确定的含义——这两个世界的背后或许是一种没有较量的冲突,另一方面,它也有可能会是一种全新认知的重建。至于我们自己,则会如前文所述一样,在这场波澜中收获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封面题图:by Drew Graham on Unsplash(略经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