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O、CFO、CPO、HR 相继出走,Evernote 或降估值进行融资

下一篇文章

Chrome 浏览器 10 周岁换新装

Evernote 是一款拥有 2.25 亿用户的生产力应用,用户可以使用该应用去记录及整理工作和生活中的各类文件。几年前,Evernote 失去了应用商店中最受欢迎应用之一的地位,随后一直在试图重新定位自己的形象,帮助那些希望让自己变得更高效的人士。然而,在这个过程中,Evernote 仍然面临自身的挑战。

TechCrunch 了解到且已经证实,Evernote 上月失去了多名资深高管,包括首席技术官阿内尔班·昆都(Anirban Kundu)、首席财务官文森特·图兰(Vincent Toolan)、首席产品官埃里克·维罗贝尔(Erik Wrobel)和人力资源负责人米歇尔·瓦格纳(Michelle Wagner)。这还不包括正常的工程师和设计师流失。

这些高管的离职正值关键时刻。我们还听说,Evernote 正在进行融资,但该公司在此轮融资中的估值可能会低于几年前的 12 亿美元

Evernote 没有就融资做出回应,但证实了员工离职的消息。该公司也没有透露,这些高管因何离职。值得注意的是,Evernote 没有从外部寻找人才去填补这些空缺职位,而是安排其他在职员工,包括一些新入职不久的员工来接替这些岗位。

2018 年 5 月加入 Evernote 担任工程高级副总裁的兰吉特·普拉布(Ranjit Prabhu)将与安德鲁·马尔科姆(Andrew Malcolm)配合,探索如何进行技术和产品的合理结合。马尔科姆加入 Evernote 时担任首席营销官,但 8 月份转任产品高级副总裁。(普拉布未来也不会担任正式的首席技术官。)2018 年 6 月加入 Evernote 担任总法律顾问的苏珊·斯迪克(Susan Stick)的角色将会扩大,同时负责人力资源运营。在斯迪克加入之前,Evernote 总法律顾问一职已经空缺了两年。最后,曾担任企业传播副总裁的弗朗西·斯特朗(Francie Strong)的职责也被扩大,他将担任品牌与传播高级副总裁。

这是两年多一点的时间里,Evernote 领导团队的第二次大规模重组。2016 年 3 月,在员工离职潮和其他重大调整中,Evernote 的 创始首席技术官离职 ,该公司还任命了其他一些高管。

在公司长期以来的领导者菲尔·利宾(Phil Libin)离职后,克里斯·奥尼尔(Chris O’Neill)加入 Evernote 担任 CEO。他随后关闭了 Evernote 为继续扩张而启动的无利可图的业务,包括外设业务以及几款应用,例如 Skitch 的某些版本和 Food 应用。目前,Evernote 还提供 3 款应用,包括旗舰应用 Evernote、用于名片和票据等文件数字化的 Skitch and Scannable,以及面向平板电脑的手写识别应用 Penultimate。

在那之后的几年时间里,Evernote 一直比较沉默,但也进行了其他一些重大调整和撤资。今年 6 月,Evernote 宣布将 分拆中国业务 ,转为少数股东。这款名为“印象笔记”的中文应用此前占 Evernote 营收的 10%。然而该公司的一些举措也存在问题:该公司对隐私政策进行了有争议的调整,让公司员工可以读取用户在应用内的笔记。由于遭到了外界的猛烈攻击,Evernote 随后迅速重新评估并调整了这个做法。

多年来,Evernote 的业务发生了很大变化。

Evernote 于 2004 年由工程师斯泰潘·帕奇科夫(Stepan Pachikov)创立,当时是 Windows 的一款软件。Evernote 在很早的时候就转向了智能手机应用,并且也是第一批尝试利用云存储技术,在多个设备之间管理和组织笔记,并吸引了大批用户的服务。利宾实际上并不是公司创始人,但在公司发展初期就担任了 CEO 的角色。他之所以被称作创始人,是因为参与了这款应用的大规模扩张,同时设想了 Evernote 对用户的价值。这两点帮助 Evernote 取得了成功。

在鼎盛时期,Evernote 一直是应用商店中最受欢迎的应用之一,也是排名领先的生产力应用。然而,该公司的领先地位并没有能持续很长时间。

自行开发操作系统的公司目前都提供各自的笔记应用,例如苹果的 Notes 和谷歌的 Keep。在某些情况下,它们还开发工具,帮助用户切换至自己的产品。如果你认为,这些操作系统自带的应用功能不强,那么还有一些创业公司在开发替代产品。

Evernote 的旗舰应用曾经在应用商店中排名第一,但应用追踪服务 App Annie 的数据显示,目前这款应用在生产力应用类别中仅排名 55。此外,下载量也无法让其在应用总排名中取得领先位置。

目前,Evernote 的服务有 3 种定价:免费服务、高级服务每用户每月 7.99 美元,以及商业服务每用户每月 14.99 美元。商业服务面向团队提供了额外工具。2017 年,该公司表示,已经实现了正的现金流。然而目前并不清楚,在提供免费服务的情况下,付费用户能带来多少的收入。

应用分析公司 Apptopia 的发言人表示:“过去 3 个月时间里(6、7、8 月),Evernote 的全球下载量为 250 万次。扣除应用商店费用后,应用内购给这款应用带来了 290 万美元的收入。”(这些估计数字不包括中国和其他地区的第三方 Android 应用商店。)

TechCrunch 接触的消息人士直言:“Evernote 正处于死亡漩涡之中。过去 6 年,付费用户和活跃用户一直保持持平,而企业版产品也没能吸引客户的兴趣。”

如果这个情况属实,那么 Evernote 正面临严峻挑战。而该公司还在期待新一轮的融资。

到目前为止,Evernote 的融资额接近 3 亿美元,其投资方名单包括红杉资本、NEA、Harbor Capital、T. Rowe Price,以及多名个人投资者。

前 CEO 利宾随后转向了投资领域,并成立了创业工作室 All Turtles。他此前成功吸引了大量粉丝,而这些粉丝很乐意给该公司提供资金。另一名消息人士说:“关于利宾,重要的是他能从全球各地筹到钱。”

与此不同,奥尼尔的使命是让公司自给自足,并保持专注。这似乎就是他到目前为止所做的工作。但这也意味着,在“后利宾时代”,奥尼尔及其团队已经不再试水融资。(Pitchbook 的数据显示,自 2013 年以来,Evernote 仅完成了 600 万美元的融资。)

如果 Evernote 未来想要参与重大项目,无论是为了促进当前产品的发展,还是开发并推广新功能,那么获得更多资金将至关重要。

例如,有强烈迹象表明,Evernote 希望对应用进行调整,从一款帮助记忆的笔记应用转变为让你工作时更聪明、更高效的应用,具体做法包括缩短会议时间等等。尽管思科和其他多家创业公司已经在试图满足这样的应用场景,但快速发展的技术意味着还有更多事情可以去做。

翻译:维金

Evernote lost its CTO, CFO, CPO and HR head in the last month as it eyes another fundra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