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2 万美元的充气床垫出租网到 300 亿美元的酒店业巨头,Airbnb 十周岁快乐

下一篇文章

GeekPwn 首次亮相 DEF CON,世界超脑黑客揭秘 AI 安全最尖端议题

祝 Airbnb 十岁生日快乐!

10 年前,当我们最早报道 Airbnb 的时候,它还只是一个结构松散的网站,由几位创始人花了 2 万美元创建。

在此后的几年里,Airbnb 创造的短租模式彻底改变了城市房屋租赁市场,缔造了一个全新的旅游住宿市场,其估值也随之飙升至约 310 亿美元。

由于 Airbnb 准备在 2019 年实施 IPO(首次公开募股),所以现在值得回顾一下该公司的发展历程,以及其创始人以全新方式为节俭的旅游者提供闲置公寓空间的愿景,如何成为推动现代生活新旅行方式和新实验的引擎。

当我们在 2008 年首次撰写关于该公司的文章时,Airbnb 的服务模式其实就已确定。

AirBed and Breakfast 绝对会吸引到年轻的旅游者以及无法找到酒店标准房间的参会者。在酒店预订火爆的丹佛,由于有 2 万人将参加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那里的酒店已经被预订一空。逾 600 人通过 AirBed and Breakfast 找到了替代的住宿地点,而且每天还有 50 到 100 个新房源出现。价格从每张床每晚 20 美元到整栋房子每晚 3000 美元不等。

事实上,如果没有 2008 年的总统大选,可能就没有现在的 Airbnb。那次选举创造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独特历史时刻,即用一种新的供应方式满足了不断高涨的市场需求,Airbnb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和乔·杰比亚(Joe Gebbia)则充分抓住了这次机会。

值得注意的一件事是,在 2008 年,Airbnb 的两位创始人都声称他们几乎不能租到房子。为了养活一家刚成立不久的企业,他们当时肯定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而 2008 年的总统大选再次为他们带来了机会。

“全世界都以为我们疯了,”杰比亚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说。

但是,这两位罗德岛设计学院(RISD)的毕业生有 2 万美元的种子资金,同时销售一种以政治为主题的谷物食品,以推动公司业务的发展。他们以 40 美元卖一盒名为“Obama O’s and Captain McCains”的谷物食品,这其实是一种营销噱头,但正是这种尝试让他们最终赢得了 Y Combinator 联合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的青睐,并获得了这家知名创业加速器的邀请。

三年后,Airbnb 就成了一艘“火箭船”:该公司完成了一轮 1.12 亿美元的融资,投资方包括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DST Global 和 General Catalyst,并且正用走遍全球每个角落的共同愿景试图颠覆传统酒店住宿模式。

“凭借其强大的管理团队和参与度很高的全球社区,Airbnb 正在转型成为一家重要公司,”DST Global 创始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事实上,正是由于这种行业颠覆性,该公司在 B 轮过亿美元融资的基础上,还打算继续筹集资金数十亿美元。

不过,这种成功注定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无论 Airbnb 声称以哪种方式释放当地经济的活力,它都无法避免一种批评的声音,即它给当地租房者戴上了枷锁,出台了有利于金融投机者的政策,而这些人大量买进公寓,然后租给旅行者,而不是帮助居住当地的真正居民维持一个切实可行且充满活力的社区。

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与纽约酒店工会组织(Hotel Trades Council)曾出资实施过 一项研究 ,这项在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研究显示,Airbnb 对纽约房租价格产生了重大影响。

该研究估计,对于纽约市普通租房者而言,Airbnb 已将长期房租价格提升了 1.4%,即每年租房成本增加了 384 美元。这项研究还表明,长期租赁市场的可用性受限以及短期租赁市场的财务激励增多是房租价格上升的两大原因。

正是这些数据导致当地房地产的支持者作出了某些相当激烈的回应。事实上,大概在三年前,“无家可归者联盟”(Coalition on Homelessness)的旧金山抗议者就曾接管 Airbnb 总部,原因是他们认为旧金山无家可归者被赶走的现象之所以激增,Airbnb 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时任 Airbnb 公共政策负责人的大卫·汉特曼(David Hantman)2015 年在写给纽约议员的一封信中称:“大多数房东都用他们赚来的钱来支付水电费并留在家中。”

在当时的另一篇博文中,汉特曼进一步阐述了 Airbnb 的论点。“实际上,Airbnb 让城市的生活成本下降了,”汉特曼写道,“纽约 62%的 Airbnb 房东表示,Airbnb 让他们留在家中,而纽约 Airbnb 房东平均每年收入达到 7530 美元——这是一个适度的、但可以给家庭带来巨变的重要数字。”

Airbnb 与监管部门之间的斗争并未影响投资者对切斯基和杰比亚二人创建的短租市场模式的估值方式——共享汽车服务 Uber 及其美国竞争对手 Lyft 当前所面临的困境,其实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这种斗争。

正如我们在今年早些时候所报道的那样,作为一家私营公司,迄今为止 Airbnb 的融资总额已经接近 44 亿美元,而且有报道称凭借这项连接旅行者和私人住宅的业务以及其他一系列相关服务,它今年有望实现 35 亿至 40 亿美元的收入。

翻译:皓岳

How Airbnb went from renting air beds for $10 to a $30 billion hospitality behem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