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C 终于承认该机构并未遭到黑客攻击

下一篇文章

LemonBox 将美国的维生素和健康产品带给中国消费者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已澄清,去年曝出的所谓对其评论系统的黑客攻击实际上从未发生过。近期,FCC 的调查部门发布报告称,没有证据支持这样的说法。FCC 主席艾吉特·帕伊(Ajit Pai)指责 FCC 前首席信息官和奥巴马政府“向我、我的办公室、国会和美国人民提供了不准确的信息”。

这种半道歉、半推诿的说辞给这起曾被热炒的事件带来了令人失望的结局。自从关于所谓黑客攻击的 第一篇报道出现 以来,外界就对其性质、规模和反应提出了质疑。但即使是在面对国会质询时,FCC 也在刻意回避。

所有人都希望知道事情的真相,以至于 美国总审计局(GAO)也被正式要求对此展开调查 。当时,这封向 GAO 求援的邮件中称,FCC“没有公布任何记录或文件,以确认确实发生了攻击,攻击得到了有效处理,以及 FCC 已采取措施阻止未来的攻击并确保系统安全。”调查仍在进行中,但 FCC 下属调查员办公室(OIG)进行的调查得出了被帕伊引用的报告。

FCC 前首席信息官大卫·布雷(David Bray)是种说法的源头,但“American Oversight”组织 今年 6 月获得的电子邮件 显示,支持这种说法以及自 2014 年以来类似指控的 证据少之又少 。尽管如此,FCC 一直坚持认为,该机构遭到了攻击,且从未退缩。

帕伊的声明是在 OIG 的报告公开之前发布的 。这份报告实际上是讲,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往好了说 FCC 是无知,往坏了说 FCC 可能存在故意的不诚实。需要说明,这份报告仍未公开发表,但帕伊的声明已经明确了其中更广泛的结论。在声明中,帕伊指责布雷将党派之争卷入这起事件,而这份报告可以为自己的办公室开脱:

FCC 前任首席信息官就这起事件向我、我的办公室、国会和美国人民提供了不准确的信息,我对此感到深深地失望。他是由 FCC 前任主席聘请的,目前已经不在委员会任职。这样的事情完全不可接受。同样令人失望的是,前任首席信息官下属的某些工作人员也不赞同他给出的信息,对这些信息提出质疑。然而,前任首席信息官也没有将他们的关切告诉我或我的办公室。

另一方面,令我感到高兴的是,这份报告揭穿了阴谋论,即我的办公室或我自己此前知道,前任首席信息官提供的信息是不准确的,并且允许不准确的信息为了政治目的而传播。

尽管对帕伊“阴谋论”观点的评估必须等到报告公开之后,但很难将 FCC 主席的这种喜悦之情与实际情况对等起来。在过去一年中,尤其是布雷离职后,发现这样的错误原本不是件难事。

人们必然会假定,FCC 应该评估了所有数据。布雷的离职已经有很久,为什么他的下属后来没能揭示问题?如果 FCC 确实有疑问,那么为什么要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一直回避这个问题?

FCC 不愿公开表态的态度或许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调查员办公室也不愿讨论这起调查。公开相关信息并不难,但至少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听到相关讨论。这无法解释,FCC 的其他人为何保持沉默,或是发表误导性的声明。

FCC 委员杰西卡·罗森沃斯(Jessica Rosenworce)敦促所有人快速行动:

调查员报告明确了一件众所周知的事:FCC 声称,在网络中立性程序中,委员会遭到了 DDoS(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攻击的说法是不真实的。结果很明确:数百万美国人涌入我们的网络系统,因为他们想告诉我们,互联网的开放性对他们有多么重要,FCC 撤销他们的权利会带来多大的问题。不幸的是,委员会必须要花精力和时间来驳斥不合情理的指控。

尽管抛开争议继续前进是正确的做法,但问责,以及对去年的神秘事件给出解释也将受到欢迎。

因为这并不是黑客攻击,因此 FCC 的评论文件系统必须得到优化,才能处理类似网络中立性流程时出现的庞大流量。这个系统近期已经有过一次更新。帕伊表示,这方面的计划正在推进中。GAO 针对评论系统欺诈的另一项单独调查 毫无疑问将会影响这些计划。

我已经联系 FCC 及其调查员办公室,以获取更多信息,包括报告本身。在得到回复之后我将更新本文。

翻译:维金

FCC admits it was never actually hack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