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人士抗议 Facebook 错删抗议活动

下一篇文章

三星 Galaxy Tab S4 评测:跨越笔电和平板的界限

活动人士抗议 Facebook 错删抗议活动

华盛顿特区的一些活动人士和组织者对 Facebook 的一项决定表达了质疑,因为该公司 删除了他们一场针对杰森·凯斯勒(Jason Kessler)所组织集会的抗议活动 —— 凯斯勒 是一位白人民族主义者,他曾在去年导演了酿成惨剧的夏洛茨维尔骚乱事件。

这场活动名为“No Unite the Right 2-DC”(反对右翼联合),Facebook 删除活动的理由是,他们发现一个跟活动存在关联的账户参与了“有组织的虚假行为”。该公司将此类活动定义为“个人或组织创建大量账户,以误导别人对他们是谁以及正在做什么的看法。”

处在争议中心的 Facebook 页面被称为“Resisters”(反抗者)。TechCrunch 获悉,Resisters 页面的创建者是 Facebook 所定义的“恶意行为者”,即操纵假账户欺骗其他用户的人。基于 Resisters 跟“No Unite the Right 2-DC”活动存在互动和关联,Facebook 最终删除了这场活动,并称 Resisters 从一开始就是非法页面。

Facebook 在其官方博客文章中解释道:

“Resisters”页面还创建了一场在 8 月 10 日至 12 日举行的 Facebook 抗议活动,并在现实世界中获得了人们的支持……“Resisters”页面的虚假管理员跟 5 个合法页面的管理员进行了联系,以共同主持这场活动。

Facebook 还观察到,一个 已知的 IRA(互联网研究机构)账户 曾以管理员的身份参与这场抗议活动,尽管 7 分钟后就退出了(IRA 已 被美国情报机构认定 为一家“内容农场”,其资金来源可能是普京一个跟俄罗斯情报机构存在关联的亲密盟友)。除此之外,Facebook 还注意到,一个已知的 IRA 账户曾分享过 Resisters 在 2017 年发起的一场 Facebook 活动。

让事情变得更加吊诡的是,Facebook 取消的那场活动被 几个真正的特区活动团体 所接管。这些团体包括 Smash Racism DC、Black Lives Matter DC、Black Lives Matter Charlottesville 和 其他一些地方团体 ,他们组成了一个名叫“Shut It Down DC”的联盟,而且他们的行动和计划并非受到“No Unite the Right 2”的启发,只不过碰巧而已(此后,该联盟又发起了一场名为“Hate Not Welcome: No Unite The Right 2”的 Facebook 活动)。

我们之后创建了一场新的 Facebook 活动,但我们知道真正的活动源于跟同道中人的交流,这是发生在华盛顿特区的真实抗议活动,组织者不是乔治·索罗斯,不是俄罗斯,只有我们。

TechCrunch 采访了华盛顿特区的一些活动组织者,其中包括 Shut It Down DC 的成员安德鲁·巴彻(Andrew Batcher),以期搞清楚特区本地的活动团体联盟是如何跟被 Facebook 认定为非法的活动以及账户扯上关系的。

“这是由很多不同团体组织的一场草根活动,他们都对此感兴趣。”巴彻说,“很多团体在去年夏天去了夏洛茨维尔,那里距离华盛顿特区只有两小时车程。”

他解释说,Shut It Down DC 组织活动的初衷是针对凯斯勒发起的集会,并非组织者偶然发现 Facebook 上有这么一个活动。

“当我们开始组织活动时,我们谈到要创建一个 Facebook 页面,却看到页面早已存在了。”巴彻说,“这种事在华盛顿特区经常发生,你要知道有很多重大事件在这里发生。”

“我们要求成为这场活动的共同组织者,然后基本上我们就把自己的活动信息放了上去。”巴彻说道。那包括视频、照片和其他内容,包括对活动的说明,“被删除的所有东西都是属于我们的。”

巴彻表示,除了创建一开始的活动页面之外,Resisters“绝对没有参与”他们的活动。“对我们来说,这真是太离谱了。”巴彻说,“这让我们看上去像是俄罗斯方面的棋子,我们知道自己不是,我们也知道这场活动一直是由我们在组织。”

巴彻和其他左翼活动人士表示,他们担心 Facebook 的这种描述可能损及他们在主流社会中所做的努力,甚至可能带来“披萨门”那种引发现实世界暴力事件的阴谋论。

Facebook 表示,他们曾用以下信息跟“No Unite The Right 2-DC”活动的合法组织者进行过联系:

我们未能打通电话,但我想确保您知道,在今天早些时候,我们删除了您作为共同组织者发布在 Facebook 上的一场活动,即“No Unite the Right 2 – DC”。我们这样做的理由是,作为创建这场活动的页面之一,“Resisters”已被 Facebook 删除,因为其创建者是由某人设置的虚假账户,并且该账户跟某些有组织的虚假行为存在关联。

我知道这可能令人感到意外或沮丧。我们进行联系的目的就是确保您能够掌握相关信息,并知晓这件事跟您或您的页面无关。今天晚些时候,我们将开始向大约 2600 名对活动有兴趣的用户以及另外 600 多名表示会参加活动的用户告知删除活动的信息。如果您有兴趣发起另一场活动,我们很乐于知道关于它的详情。

据巴彻说,Shut It Down DC 的大多数活动组织者都没有收到任何信件,而另一些人只收到了一封写着“两行字”的电邮,他也向我们进行了展示。

让该团体感到沮丧的是,在跟更多组织者进行联系之前,Facebook 就自顾自地删除了这场活动。在接受 TechCrunch 采访时,巴彻和其他组织者表达了对 Facebook 的极度不信任,并希望看到该公司提供更多支持其近期行动的证据。一位跟这些特区团体存在关联的组织者担忧,Facebook 可能把使用 VPN 进行合作的活动人士标记为从事可疑的有组织活动。在被问到这个问题时,Facebook 表示,依据他们的标准,使用 VPN 或采取常见的隐私保护措施不足以导致账户或页面被删除。

“如果有一个账户做了不好的事情,那就对账户进行处理。在我看来,实在没必要殃及这场合法的活动。”巴彻说,“我们想要的是公开道歉,并且 Facebook 要澄清,我们是组织真实活动的真实活动人士。”他补充说,Facebook 没有考虑到这可能对在现实世界中组织活动的人造成的伤害。

不管是右翼还是左翼,均有人们不信任 Facebook 的表现。在右翼这一边,有人担忧 Facebook 正在对右翼人士的内容进行审查,这种担忧在国会听证会上被 大肆宣扬 ,让很多右翼用户人心惶惶,尽管几乎没有证据对最近的这些说法提供佐证。在左翼这一边,Facebook 历来有一种传统,即对某些事件进行无心的审查,继而对包括 Black Lives Matter 运动 支持者和 LGBTQ 社群 成员在内的所有人造成影响。在某些案例中,Facebook 用户会 滥用平台的举报工具 进行有针对性的骚扰,但该公司面对人们的担忧却行动缓慢,不肯改变自己的政策。

此外,在对抗自己平台上那些 公开宣扬的种族主义内容 时,Facebook 同样步履迟缓。该公司近期因 内部政策 招致批评,因为其政策在为白人民族主义开绿灯的同时却禁止了白人至上主义,这被广泛认为是在两者之间做人为的区分。这些连环事件不仅影响到了 Facebook,而且对恶意行为者来说,这个平台的确非常方便他们搞风搞雨。

虽然 Shut It Down DC 的组织者已经发起了一场新的 Facebook 活动,并打算继续他们的努力,但这种情况构成了一种相当令人不安的警示,即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交平台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幕后操纵行为。最近曝光的事件以及 2017 年时的案例表明,一种新型“混合式”社交媒体活动,即利用虚假账户操纵影响真实的普通人,被证明特别阴险有害。

所谓的“恶意行为者”正在向合法的事业进行渗透,制造混乱,让一切都置于疑问之中。即使这些企图被曝光出来,对那些致力于在美国政治格局中制造是非和怀疑的人来说,这也是非常行之有效的招式。而对其他人来说,情况看起来实在不妙。

图片来源:Bryce Durbin / TechCrunch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Activists push back on Facebook’s decision to remove a DC protest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