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音箱的两条发展路径

下一篇文章

苹果前华裔员工因窃取无人驾驶技术机密被捕

风投公司 BoltVC 的创始合伙人本·艾因斯坦(Ben Einstein)对 两款智能音箱产品 做了一番非常有趣的探讨,它们分别是 Sonos One 和 Amazon Echo。艾因斯坦发现了两家公司——一家是传统的音箱公司,一家是在基础服务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的公司——看待各自旗舰设备方式的一些有趣差异。

艾因斯坦的文章值得 全文 品读,但其中的要点是这样的:Sonos 是一家非常传统的音箱公司,他们生产了非常优秀的音箱产品,并对当前的硬件进行了改造,以支持 Alexa 和 Google Assistant 这样的智能家居功能。艾因斯坦指出,Sonos One 是一款“音箱为先,智能硬件为次”的产品。

“再多深入挖掘一点,我们会看到 Sonos 音箱的几乎所有方面都采用的是传统的设计和制造工艺。例如,音箱的格栅是一块经过冲压的钢板,然后被卷成圆角矩形柱状体,再经过焊接,无缝磨光,最后喷涂成黑色。虽然这个部件看起来很不错,但其中并没有什么创新。”他写道。

另一方面,Amazon Echo 看起来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被制造出来的产品:一位工程师被授予不受限的预算资金,并被告知要打造出一种让人们可以与之交谈的设备。Amazon Echo 的设计决策是奇怪而有趣的,归根结底,与其说它是一款音箱产品,倒不如说它是一款家用会话机器。而且,它的制造成本很高。

拆下 Amazon Echo 音箱的漂亮格栅,我们能够发现一个令人震惊的秘密:经过二次旋转钻孔的挤压塑料管。在我多年拆解消费电子产品的经验中,我从见过如此多采用这种工艺的塑料部件。在对生产时间表进行了一些快速计算之后,我的猜想是,他们使用了一个多头转头和一个转轴来钻出所有这些孔。单独对每个孔进行数控钻孔会耗费非常长的时间。如果有人更熟悉这样的部件是如何制造出来的,请告诉我!结论是:这是另一个贵得惊人的部件。

Sonos 制造一种形式的智能音箱已经有 15 年的时间,这是一家颇有声望的消费电子公司。另一方面,亚马逊将自己的设备视为进入消费者客厅的一种方式,以及促进销售的输送系统,该公司在自己制造硬件设备之前很乐意把这项技术授权给其他厂商使用。因此,把两者放在一起比较是有点误导性。艾因斯坦的论点是,Sonos 的发展路径受到了这样一个事实的困扰:他们依赖于线性的和封闭的制造技术。与此同时,亚马逊不惜代价地把自己的产品变成现实。但是,Sonos 的音箱可以非常出色地协同工作,他们已经有了 15 年的经验。如果你把他们的产品跟竞争对手的智能音箱以及非发烧级的“普通”音箱放在一起比较——我就做过这样的比较——那么你会发现,Sonos 的用户界面、用户体验和音质要超过大多数竞品。

亚马逊致力于让设备跟自己的服务进行交流,这是一处很大的不同。

然而,艾因斯坦的正确之处在于,他认为 Sonos 处于明显的劣势。在 Sonos 追逐的智能技术领域,亚马逊和谷歌(如果把 HomePod 算上的话,还有苹果)是领导者。话虽如此,较之必须打造一整套能够承担家庭影院功能的音箱产品生态系统,为一套能够联网的音箱添加智能功能,这是有价值的。

另一方面,在亚马逊、 苹果 和谷歌追逐的音质领域,Sonos 是领导者。虽然我们可以说,未来的人们不会介意在自己家中听到各个角落里的小音箱播放 Spotify 的音乐,但对于一套优质的低音扬声器,我们还是有话可说的。这种对于好音质的怀旧之情是否能够撑过这一代人观看和收听低比特率媒体内容的倾向,这是谁也说不准的事情,但亚马逊押注的是撑不过。

说到底,Sonos 是一家强大而优秀的公司。在由 Kickstarter 和亚马逊联手造成的消费电子大毁灭中,Sonos 活了下来,并成为业内新贵,我用过的一些最好中档音箱便是出自该公司之手。亚马逊打造了一款很不错——几乎可以说是性质迥异——的产品,但考虑到它的技术可以被轻易复制,并塞进 冰球大小 的硬件当中(其成本可能比 Amazon Echo 全部材料的成本还要低),显而易见的是,亚马逊的目标并非制造音箱。

Sonos 即将进行的 首次公开募股(IPO)能否取得成功,这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亚马逊、谷歌跟该公司的你来我往,其余的则取决于产品质量以及 Sonos 用户的奉献。Sonos 的良好意愿并不如跟主要基础服务提供商签的合同来得有价值,但这种良好意愿远远超过了亚马逊和谷歌广受欢迎但却具有潜在侵入性的产品线。Sonos 的主场是消费者的家,这是谷歌和亚马逊希望侵入的地方,同时也是 Sonos 的制胜之地。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Digging deeper into smart speakers reveals two clear pat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