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尤:社交媒体在新兴市场快速发展

下一篇文章

有了增强现实,桌上看球终成现实

来自皮尤研究中心的最新报告表明,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 5 年时间里 拓展新兴市场互联网接入服务 的计划很有商业意义。这份 报告 显示,在发达市场,社交媒体的使用量增长正趋于平稳,但在新兴市场仍在上升。

根据皮尤的调查,2015 年到 2016 年,新兴市场国家约 40%的成年人使用社交网站。而到 2017 年,这个比例上升至 53%。与此同时,在许多发达经济体,社交媒体的使用情况基本保持不变。

此外,发达市场的互联网使用量和智能手机保有量也基本保持同一水平,而新兴经济体出现上升。

为这项研究,皮尤在去年 2 月到 5 月之间调查了 37 个国家的 4 万多名受访者。

研究结果表明,发展中市场对社交巨头 Facebook 的重要性显而易见,能帮助这个已有 15 年的平台继续增长,同时也能为 Facebook 获得的更广泛社交产品提供支持。(皮尤在研究中向受访者了解了多个社交媒体网站, 针对不同国家给出了不同案例 ,但 Facebook 和 Twitter 仍是重点。)

皮尤还发现,在使用互联网的人群中,发展中国家用户往往比发达经济体用户更可能通过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平台进行社交。

这反过来表明,如果社交平台能尽早进入新兴经济体,成为当地热门的网络服务,那么将可以获得巨大收益。

此前有评论认为,Facebook 的社交产品加速了某些发展中国家,例如 缅甸印度 错误信息的传播和消费,而 Facebook 做出了 强有力的回应 。皮尤的调查给出了 Facebook 这样做的原因。

如果放弃新兴市场的社交产品,那么就意味着放弃业务的增长。

不过根据 The Outline 的分析 ,面对自主业务不断加大的政治风险,以及不同产品带来的越来越大的争议,Facebook 近几个月已开始收缩在多个国家提供的“免费基础服务”Internet.org。

例如今年 3 月,联合国警告称,Facebook 平台在缅甸助长了仇恨言论,造成了种族暴力。

美国和欧盟议员也对 Facebook 在缅甸的活动提出了具体问题。今年春季,在爆发了隐私丑闻之后,对 Facebook 的调查已经多达 11 起。

近几个月,Facebook 的政策团队不得不花费大量工时,撰写长达几页的资料,解释公司业务的各个方面,安抚愤怒的政客。因此我们可以很有把握地得出这样的结论:Facebook 能将 Internet.org 包装成为“人道主义使命”,推动业务扩张的时代已经结束。

(Facebook 新的“人道主义项目”是新的匹配功能,看起来像是想要重启在成熟市场的增长。)

考虑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社交媒体使用方面的差距正在缩小,Facebook 还能依靠新兴市场来拉动业务增长多长时间,这还要打个问号。

皮尤的调查指出了包括发达市场在内社交媒体使用量的重大差异,例如社交媒体在北美和中东地区非常受欢迎,但在欧洲还远远称不上“无所不在”。例如在德国,有 87%的人使用互联网,但只有不到一半的人会说他们使用社交媒体。

对一家跨国巨头来说,社交媒体成瘾的文化障碍可能要比基础设施挑战或经济发展障碍更难应对(不过 Facebook 似乎也没有放弃在这些方面的努力)。

皮尤的数据显示,在欧洲以外,社交媒体仍有巨大增长潜力的国家包括印度、印尼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在许多这些市场,互联网接入服务仍然是社交媒体发展的主要障碍。

报告写道:“在被调查的 39 个国家中,平均有 75%的人表示,他们要么偶尔使用互联网,要么拥有智能手机,符合我们对互联网使用的定义。在许多发达经济体,90%或更多人使用互联网,其中韩国最高(96%)。在被调查的发达经济体中,希腊(68%)是唯一一个报告互联网使用量不到 70%的国家。相反,在被调查的 22 个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中,有 13 个国家的互联网使用量不到 70%。在这些国家中,印度和坦桑尼亚最低,在成年人中的比例只有 1/4。从地区来看,撒哈拉以南非洲最低,6 个国家平均只有 41%的人使用互联网。在这个地区,南非(59%)是唯一一个有超过一半人口使用互联网的国家。”

在印度、印尼和撒哈拉以南非洲这些地区,Facebook 此前大力推广备受争议的 Internet.org 服务。不过,印度于 2016 年以网络中立性为由禁止零费率的移动服务。而 Facebook 也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收缩了在其他市场的业务。

与此同时,Facebook 还在开发更具科幻感的太阳能驱动高空无人机,希望给缺乏可靠互联网接入服务的偏远地区提供互联网接入(以及访问社交媒体的能力)。不过,这个项目仍然处于试验阶段,还没能提供任何商业服务。

皮尤的研究还发现,被调查国家内部也存在数字鸿沟。这样的鸿沟与年龄、教育程度、收入,以及某些情况下的性别有关。这些因素会决定谁使用互联网,谁在社交媒体上活跃。

例如这项研究发现,在全球范围内,年轻人比年龄大的人更有可能使用社交媒体。

在一些新兴的发展中国家,男性比女性更有可能使用社交媒体。例如在突尼斯,49%的男性使用社交网站,而在女性中这个比例只有 28%。然而在发达国家,女性通常更喜欢使用社交媒体。

皮尤还发现,在其他人群中,社交媒体的使用也存在显著差异:受教育程度高和收入较高的人群更有可能使用社交网站。

翻译:维金

Pew: Social media still growing in emerging markets but stalled elsew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