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 上发布的游戏,角色越来越多元了

下一篇文章

Atoms:互联网思维卖鞋的正确思路

游戏界向女性和其他少数群体伸出的橄榄枝多少会有些捉襟见肘。但我们也在看到,为了让游戏变得更加包容,开发商们正在逐渐抛弃那些陈规烂矩,或者所谓的“众望所归”等无稽之谈。

当然,我们早已对这些话题司空见惯。然而从今年的表现来看,这里却是少了一丝自负,多了一些自励。

早在 E3 前我们就目睹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以二战为取材背景的《战地 V》的战线显然“战”过了头。这些“战线”沿着历史的轨迹“如实的”来到了我们的面前,虽然这类游戏大多都会有悖历史常识并且槽值满满。从战火如何升起到硝烟因何弥漫再到炮火如何纷飞,这场历史上最为残酷的战争中的一切都被如实的揉进了这个充满欢乐的多人游戏中。

但 EA 的首席创意官帕特里克·索兰德(Patrick Soderlund)在接受 Gamasutra 的采访时却对此作出了强势回应 。他还引用了一些有女性和有色人种参战的历史记录来斥责那些错误批评。

《战地 5》里最脑洞的地方…还不是她。

他表示:“他们知识水平太低,不明白这只是一个合理假设的布景。而且,听好了:这只是一款游戏。”

而这是一款旨在揭示迄今都不为人知的往事和团体的游戏,他继续如是补充。

“开发者们把这些尘封的历史推到人们面前,我们并没有任何夸大其词。这件事我要表个态,我认为那些人并不理解这款游戏,不过他们还是拥有两个选择:接受或者不买——我都没有意见,都可以。”

接下来,E3 开始了。作为开场大礼,《战争机器 5》让你可以在其中 选择一位在军队中有着至关重要作用的女性角色 ,而你的同伙则是一名黑人。当然,你还可以选择新的《古墓丽影》,扮演那个更加矫健并且更赋领袖光环的劳拉。

在《刺客信条:奥德赛》中,育碧大改往作单性别主角的惯例以迎合玩家的选择:玩家可以在 “阿莱克斯奥斯”(Alexios,列奥尼达斯的儿子)和“卡珊德拉”(Kassandra,列奥尼达斯的女儿) 中做出选择,尽管这二者之间没有什么真正的区别(如果选择儿子,那么女儿会被踹下山,反之同理。总之,被踹下山的那个会成为反派)——后续内容都会同样展开。

《最后生还者 II》中的主角变成了一位坏女孩,用粗鄙和无礼在这座残酷的末日之城中守护自己(当然,那个同性之吻将会为她引来更大的争议)。

即将登陆 Switch 的《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特别版》中也有了许多定制化的角色,包含皮卡丘或者茶杯头在内, 所有人物 都可以选择性别。

类似的事情在本届 E3 上更是遍地开花,从“海盗船长”到“未来军指挥官”再到“中世纪骑士”(《荣耀战魂》预告片中的圣女贞德风格)以及“超现实飞行员”(顺便提一下,我最喜欢的是 《Control》 中的装备)等等,我们都能看到两性角色的出现。

然而,这些表现在我看来,它们并不意味着是这些公司们为了政治正确而政治正确的产物——通常会被批评者过分批评——它们只是简单地反映出了这样的事实:游戏世界应该是玩家世界的写照(而玩家是由所有人一起组成)。

回过头来看看我们周围,毫无疑问,大多数游戏仍然是白人男主的天下。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对。在电影中,在电视中,在其它的种种影视中,我们都有着相同的困境,不是么?在全球各地的媒体(译者注:这里指广义上的媒体,比如我们文中的游戏也是其中的一种形式,它们都能用来承载信息)中,这种陈腐的人种观念可能会逐渐剥落,却不一定会同时发生。

但至少在本届 E3 上,我们看到了开发商和发行商朝着正确方向前进的迹象。

对游戏玩家而言,或许这可能又会是另一个故事。无论他们在这些 3A 大作中得到了怎样的自由选择,女性和有色人种玩家群体仍存在着遭受骚扰或者其它针对的可能。游戏开发商们可能无法改变这类害群之马的妄念,但却可以选择封禁他们不再出现——笔者希望这一面同样能够得到关注。

Gaming leans into diversity at E3, but not h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