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2.0 的泥沼

下一篇文章

Synack 宣布向美国各州提供免费信息安全服务,保障中期选举安全

你也许不敢相信,万维网在诞生之初并未想建设信息的高速公路。相反,他的缔造者们希望它成为另一种形式的报纸,这种报纸每天只有我们喜欢看的新闻,这是那个时间点最理想最好的互联网。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网络先驱们热情地猜想互联网的未来。顺着报纸革命的思路,比尔·盖茨(Bill Gates)为我们描绘了一幅风景靓丽的未来图像,但天文学家克利夫·斯托尔(Clifford Stoll)却只看到了满纸荒唐。那时的思想者们各抒己见,努力构建一个所需即所得的互联网。直到后来出现了 UGC(用户生产内容),这个新概念改革了一切,也冲垮了一切。

UGC 就是 Web2.0 式微的转折点:去中心化、点对点的 Usenet 和 IRC 被“平台”取代。一个创作者面对的可以是平台精心挑选的粉丝、支持者,或者喷子。于是,今天的网络图景展示的世界就是如此非黑即白支离破碎。可以让每个人有可能成为明星的 UGC,一落千丈变成了一个靠自己赚不到钱只能做广告商狗腿子的营生。而且,在 UGC 的网站里,你可以看到宝洁洗衣液香喷喷的广告后面,紧跟着的是某个匿名人士的极端仇穆言论。

但硅谷依然不离不弃,并且以此发展出了自己的商业帝国。Facebook,Instagram,YouTube、Twitter 是这种眼球文化的最大受益者,它们用你的”停不下来“让自己的发展“停不下来”。这些网站都是 Web2.0 时代的黑暗缩影,也是射向我们内心最深处的利箭,它们与我们真诚和远见兵戎相见。

相比眼球效应的直接利益,广告商显然更青睐用户的隐私。在 Facebook 上,广告商能够从“深度“且”细分“的角度不断地向我们投放同一双鞋子的广告,他们跟踪我们从这个网站到那个网站,围追堵截,直到我们掏钱投降。为了进一步节省我们的脑力,他们用伎俩诱惑我们把“永不消逝”的麦克风请进家里,监听我们的一言一行,让它出卖我们。更遗憾的是,我们还会自掏腰包把 DNA 拱手送给诸如 Ancestry 或者 23andMe 这样的基因公司。有一种幻想,说总有一天网络可以让人一跃成为 Homo Deus──比人更先进的超人,在这种幻想的驱使下,我们为所有人分享自己的一切。

然而,这个幻想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并且,一切似乎都在朝着相反的方向行进。GDPR 让你知道了哪些垃圾公司曾经向你发送过垃圾邮件或者跟踪过你的网络行踪。而下一代 Safari 浏览器内置的 cookie 控制工具会让这些无处不在的广告从此销声匿迹。广告商只能把广告卖给特征不明的群体,而不是某个确定的个人。在这个互联网即知识(无论是否正确)的时代,在这个技术反咬用户一口的时代,这些进步显然给我们带来了一丝安慰。这也仅仅是开始。

如今的我们正处于科技交替的间隙之中,这个时代是一块蛋糕,一块混合着共产主义热情、叛逆朋克精神、同时混合着实用主义和工匠精神的夹心蛋糕。当我们走出 UGC 和 Web2.0 时代的时候,陈旧理念将被抛弃,陈旧模式会被打破,控制隐私的主动权会回到我们手里。我不知道区块链会不会成为我们的救世主。全面加密和隐私控制可以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积极的变化。我们的见解,想法甚至 DNA 都可以售卖,但我们只会卖给出价最高的人。当这些 Web2.0 时代的财阀们落荒而逃时,我们会发现自己置身的是一个充满乐趣的新世界。

作为一名科技乌托邦主义者,我很确信我们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在电视时代和传真机时代从没设想过的世界,而其中还会有更多的曲折等待着我们。幸运的是,我们正从最后的泥沼中脱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