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发行 CDR、软银高层变动以及中国启动对三星的调查

下一篇文章

风投纷纷青睐播客,原因为何?

这个周末没有给新闻记者留下闲暇, 小米 、软银和中国政府在过去几天先后传出将继续改变全球科技行业格局的大新闻。

小米发行 CDR

CDR(中国存托凭证)的发展动态是 2018 年媒体曝光度不足的最重要新闻故事之一。几周之前,我曾写过一篇关于这种投资机制的 综合报道 ,概括来说就是,CDR 将让中国投资者有机会投资那些设立了正确托管账户的海外上市股票。由于中国国内实施资本管制以及中国股市交易规则相对不够完善,很多中国科技巨头都选择在纽约和香港这些大陆以外的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小米的总部位于北京,产品包括手机和移动软件服务。该公司正在进行今年 最受期待之一的 IPO,估值预计达到 1000 亿美元。官方文件显示,小米计划筹资 100 亿美元。虽然小米是中国企业家获得潜在成功的典型例子,但中国大陆的投资者却可能无法购买该公司的股票,因为小米将在香港上市。

路透社的菲奥娜·刘(Fiona Lau)和茱莉·朱(Julie Zhu)现在报道称, 小米可能率先对新的 CDR 机制加以利用 ,该公司可能为 CDR 买家预留 30%的新发行股票。如果小米的筹资计划获得成功,这些股票的价值就将在 30 亿美元左右。

如果 CDR 机制按照预期的那样发挥作用,那么中国公司和潜在的其他很多公司将能在突然之间打通一个庞大的新资本池——要么是在 IPO 当中,要么是在更一般的融资过程中。这可能推高这些股票的估值,因为中国大陆投资者受制于资本管制,投资海外股票的能力有限。到底有多高呢?能够把一位纽约基金经理吓走的估值或许仍会让中国投资者觉得可以接受。

虽然中国科技巨头可能会很快发行 CDR 以利用本土品牌优势以及推高自己的股价,但在我心目中,更大的问题在于,海外公司需要多长时间来提供类似的措施以及打通这个资本市场。尽管 Facebook 和 Google 等公司在中国遭到封杀或部分封杀,但还有一些海外公司在中国拥有很强的品牌影响力,就比如说市值逼近 1 万亿美元的苹果,该公司理论上也可以发行 CDR。当然,这里面需要克服巨大的法律和政策障碍,但这样的发行将成为中国金融发展中的重要里程碑。

软银高层变动

日本 软银集团 旗下拥有一系列重要的科技和金融公司,该集团在上周五宣布了一组高层人事变动。在软银内部,高层管理者中间正在进行某种竞赛,以成为集团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的继任者。

孙正义在几年前表示,曾在 Google 工作了 10 年时间并最终升任公司首席业务官的尼科什·阿罗拉(Nikesh Arora)将接替自己。 阿罗拉跳槽到软银担任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但 只干了不到两年 便离职了。作为这个故事的结局,我们在上周晚些时候了解到, 阿罗拉已经加入派拓网络(Palo Alto Networks)担任首席执行官

如今,软银宣布有 3 个人将在公司担任领导职务 ,而且他们都将加入公司董事会。负责管理 1000 亿美元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的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将升任集团执行副总裁(EVP),同时继续管理该基金。

左五克法(Katsunori Sago)不久前还是日本邮政(Japan Post)的首席投资官,这是日本规模最大的储蓄银行,投资组合总额高达 1.9 万亿美元。现在,他将加入软银担任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战略官。几周前一直有传闻说,左五克法 正在考虑从日本邮政离职 。最后,前 Sprint 首席执行官马赛洛·克劳雷(Marcelo Claure)被提拔为软银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上个月, 克劳雷被任命为 Sprint 的执行董事长 ,同时卸下了首席执行官一职。

这 3 人都位居软银高层的核心位置。该集团的核心业务仍然是电信,想来这将是克劳雷的重点所在。软银的金融业务(包括对堡垒投资集团的 100%持股)很有可能是左五克法负责打理的领域。凭借大举投资全球独角兽初创公司而 频频登上新闻头条 的软银愿景基金显然是该集团未来的关键支柱,这将让米斯拉在软银担纲重要角色。

孙正义如今已经 60 岁了,尽管对这位充满活力的企业家来说,目前还不大可能退休,但他显然正在开始比以往更认真地考虑继任计划。这次高层变动应该能够向软银投资者提供更多可供咂摸的内容,而且这还将在软银内部形成一种竞争氛围,有望在未来数年推动集团业绩增长。

中国启动对三星和其他芯片公司的调查

中国与世界其他地区之间的芯片战争继续升温。根据《华尔街日报》记者久保田阳子(Yoko Kubota)的 报道 ,作为 全球规模最大的芯片制造商 ,三星已经成为中国当局瞄准的靶子。而在三星之外,美光科技和 SK 海力士同样成为了中国调查的对象。

中国已经把建设强大的本土芯片产业作为其经济发展战略的核心支柱。除了一套被称为“中国制造 2025”的 全面计划 之外,中国还一直在试图组建 全球最大的半导体风险投资基金 ,届时可供调配的资金总额将达数百亿美元。

在启动对三星和另外两家芯片制造商调查的同时,中国还 再一次推迟 批准高通收购恩智浦半导体业务的交易。数月以来, 高通 一直在等待中国当局批准这笔交易。如果交易完成,高通将获得新的收入来源,并且可以在汽车等战略领域推出新的产品组合。

利用经济调查来帮助本土企业以及打击竞争对手,这正开始成为通行做法。美国在针对中兴的调查中得出了负面的结论,并藉此 撤销其出口许可证 ,从而在事实上扼杀这家中国电信公司。虽然美国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有所和缓, 代之以巨额罚款 ,但显而易见的是,这种针锋相对的调查会继续进行下去。

图片来源: Zhe Ji / Contributor / Getty Images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Xiaomi CDRs, SoftBank’s successors and China’s Samsung invest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