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双手奉上前置摄像头来换取真正的全面屏

下一篇文章

一个时代的终结:佳能卖出最后一部胶片相机

每隔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会想起自己的手机还有一个前置摄像头,一般都是拍照时候不小心碰到切换按钮,然后看到自己的那张呆脸。

老实说,我不记得自己上一次使用前置摄像头是在什么时候——当然,误触的不算。我试着翻找相册,想要找到自己觉得有必要自拍的那个时刻。但最后,我厌倦了这个举动,在翻到去年 5 月的照片时便放弃了。

我根本用不着前置摄像头,我不知道,也许我在这方面算是少数派,但我确信自己并非孤身一人。每次我看到又一款 屏幕上沿有豁口的手机 ,或是听说某些公司在火急火燎地搞变通方案,我都会在暗地里想,要是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存在这种问题的世界里——也就是摄像头不再来占用珍贵的屏幕地盘——那会怎样。

我意识到,对大多数主流制造商来说,这可能只是一个白日梦。太多公司向前置摄像头投入了太多,以至于它不得不存在。近年来,前置摄像头的重要性已经超越了自拍,最值得注意的便是,苹果、三星和无数安卓手机制造商开始为手机添加面部解锁功能。

市面上有 FaceTime 和 Animoji 这样的专有应用,也有由第三方社交媒体公司组成的强大游说团体,它们的运行都依赖于设备安装尽可能多的摄像头。我想我已经脱离了那部分目标人群,我不用 Snapchat 或 FaceTime,当 Google 把 Hangouts 变成了视讯为主的 Meet 时,我猛地发现屏幕中的自己正盯着我看,吓死人了。

也许打造真正全面屏的重任应该交给一些小型制造商,他们或许希望跟其他主流安卓制造商有所不同。真正的全面屏,没有 Vivo 那种从手机背后 弹出摄像头 的愚蠢噱头,也不是 Essential 在过去几年搞出来的 800 万种专利 。真正的全面屏,没有前置摄像头的全面屏。

我不是说,一家公司造出这样的全面屏就足以让我换手机,但现在已经 2018 年了,而 90%的智能手机都长得差不多。为什么不让消费者能够选择不要前置摄像头呢,至少在手机制造商解决那个缺口问题之前?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I would happily ditch the selfie camera for a full-screen 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