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投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太夸张了

下一篇文章

这家人的私人谈话被亚马逊 Echo 随机发给了联系人

美国政府正提出新的改革计划,试图避免国外投资者(目前被解读为主要是中国投资者)获得美国的创新。 本周早些时候 ,美国国会委员会通过一项措施,以加强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权力。此前我们已对 CFIUS 有过报道 。这项法案将扩大该委员会的权力,在更大的范围内对交易进行审查。目前,CFIUS 只关注控股权发生变化的交易。

美国政府正在把这场辩论演变为一场关于美国创新性未来的斗争。这场辩论的核心是 CFIUS,一个在上世纪朝鲜战争期间设立的一个几乎不为人所知的政府机构。在这个过程中,美国政府威胁,阻止来自中国的大笔风险投资流向硅谷创业公司。

然而,限制这些资金流入美国公司是个巨大的错误。硅谷是全球最强有力的创新地区。在很大程度上,有力的风险投资为高风险创业公司提供了资金支持。虽然我们应该制定规则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但硅谷应该采用市场手段,独力处理这些问题。

不幸的是,美国政府的装模作样正在将这个改革方案推得太远。我们可以来看看 Politico 网站本周的这篇 深度文章 ,这篇文章已在国会山迅速流传。这篇文章的标题是“How China acquires ‘the crown jewels’ of US technology”(中国如何获得美国科技行业‘皇冠上的宝石’)。文章得出了结论,但最令我惊讶的是关于风险投资的部分。来看看这段话:

类似威尔的专家担心的主要问题之一在于,北京官员可以利用中国对下一代技术的早期投资了解美国联邦政府,甚至国防部未来某天可能会使用的软件。或许,这还可能会给中国提供一个窗口,了解到美国的敏感信息。

……

威尔表示:“这里有很大的情报价值。所有国家政府都想知道其他国家政府在做什么。我认为,了解技术,以及技术的工作方式是其中重要一部分。”

实际情况是这样的:美国政府通过采购流程公开采购大量商品。这发出了积极信号,表明美国政府想要在贸易展上采购什么,同时也通过公开讲话鼓励行业开发相关产品,解决它的问题。有一批美国政府顾问会告诉你,政府想要购买什么,包括 5 年或 10 年后想要什么。这些并不是秘密,也不应该是秘密。

不过,这并不是说采购过程中不会与国防部等敏感部门发生机密信息的交换。很显然,将软件集成至现有系统可以明确反映出美国国家安全的计算架构,而政府也有动机防止这些信息被广泛传播。

在我看来,解决方案并不是阻止上亿美元的中国风险投资流入硅谷,而是让国家安全机构只与股权结构明确的供应商合作。例如,如果中国投资方收购了一家创业公司的 5%股份,那么这家创业公司就不能再获得敏感的政府合同。在这里,我们应该制定明确的规则,让创业者自己选择是否接受某些投资,同时承担失去政府合同造成的潜在损失。换句话说,这是个明确的市场行为,允许市场参与者去权衡接受投资带来的收益,以及知识产权流失造成的风险。

美国政府的另一方面担忧在于,中国的风险投资人在投资的同时要求获得技术信息。根据 Politico 的报道:

与司法、国防和情报部门合作,帮助它们保护技术安全的 Haystax CEO 布莱恩·威尔(Bryan Ware)怀疑,科技创业公司的所有者并不会很自然地拒绝与投资人分享技术。“假设创业公司有一家中国投资方,这些投资方的资金是公司命脉,能帮助开发出产品,或是招募到下一个开发者。如果你对该公司说,你们不能这样做,或者你们不应该这样做,同时又无法给他们提供其他融资选择,那么就会导致两难的处境。”

威尔对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是阻止风险投资,从而确保技术完全不会被开发出来。你当然不可能偷走还没有发明出来的技术!

作为在风险投资领域有多年经验的人,我只能说,我从来没有见过风险投资人会要求持续获得一定程度的技术信息,用来开发一款竞品。如果说风险投资公司对这些业务的技术方面会有些许关心,那么也是在尽职调查过程中,需要检查代码库的版权情况时。某些风投公司还会对代码库做进一步的技术尽职调查,以确认团队的技术能力。

这样的尽职调查可以通过可信的第三方中介来完成,而大部分风投公司已经在使用这样的流程(很少有投资人恰巧也曾是程序员)。此外,律师已经充分说明,投资人可以通过投资获得什么样的信息。在涉及中国投资方的情况下,这样的规定还会更严格。

我们应该让市场来处理这类问题,而不是由联邦政府来给投资设置障碍。坦白地说,任何一家创业公司 CEO,如果将自己的技术信息交给投资人或客户,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其他人,在商业机密保护方面都将不再有竞争力。我无法想象他们的业务能长期生存下去。每家创业公司都必须决定,何时去分享技术细节(例如,你是否应当与一家外国企业分享技术栈?这家外国企业想要购买你的产品,但需要验证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的合规性。)在硅谷竞争激烈的市场上,是否分享这些信息也是企业生存的关键。

我在这方面的讨论关注的是硅谷企业的少数股权融资。显然,如果是直接收购或破产,那么情况应该完全不同。对于破产的企业,收购方可以获得企业完整的技术细节。对于这些问题,我的看法与许多分析师是一样的,即美国的知识产权可以很容易地被获得。我也相信,中国人会拿出有力的计划,利用美国经济的开放性。

然而,在我们急于试图堵住信息流动的同时,我们不要忽视,哪些行为是危险的,哪些行为是对各方都有利的。风险投资使公司有能力去雇佣员工(几乎全部是国内员工),并开发出能给经济创造价值的产品。美国政府正将关于 CFIUS 的改革推得过远,而这可能会给美国这个全球创新中心带来损害。

翻译:维金

The national security implications of Chinese venture capitalists are overbl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