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微软产品经理到硬件创业者:艰辛与感悟

下一篇文章

俄罗斯监管封杀 Telegram 殃及数十家网站

科技从业者经常会看到某家公司完成新一轮融资的报道,以及 Twitter 上面随之而来的庆祝消息,这其实没什么奇怪的。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庆祝的里程碑时刻,庆祝完之后还要照常投入工作。但实际上,在宣布融资消息之前发生在企业身上的故事,往往更具启发意义。一开始你是如何决定迈出那一步的?你如何将产品或服务塑造成可以向外人展示的东西?当你想见的每个人在时间上都有更紧迫的要求时,你如何能让他们助你一臂之力?

这些是许多公司创始人都要面临的问题,包括萨拉·麦克德维特(Sarah McDevitt),这位大学篮球明星后来成了硬件公司创始人,她希望自己的产品能在这个假日季送至消费者手中——即使她敏锐地意识到还有很多关系需要先理顺。

麦克德维特在 5 年前还未预料到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当时她是微软产品经理,拿着丰厚的薪水,工作地点距离她在西雅图长大的地方也很近。但与很多创始人一样,麦克德维特最终还是离开微软,创建了这家已有两年历史的公司——旨在销售冥想体验产品的 Core Wellness。

本周,麦克德维特接受了我们的专访,聊起了创业路上的艰辛与感悟,以及创业之初没有预料到的障碍和今后要努力的方向。

TechCrunch:你是纽约大学女子篮球队的,在那里你还学习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哪个更有趣呢?

麦克德维特:(大笑)上高中时,我经常去一家全天 24 小时开放的体育馆,一直玩到我父母说“你必须回家了”为止,但我一直很喜欢数学和教育。

TechCrunch:大学毕业以后,你回到家乡西雅图,为微软工作了五年。你是怎么想到要创建一家让人更容易冥想的创业公司呢?

麦克德维特:我在微软的社会责任团队度过了自己在那里的最后一年,当时负责全球教育项目,在一次出差中,我去了南非的一所大学,该大学将冥想融入到课程中。我对冥想给大学生们带来的影响非常吃惊,在某些情况下,他们曾经不得不忍受极端贫困和暴力。这确实让我大开眼界。

不久后我发现了斯坦福大学的学习设计课程,那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我知道自己想要研究压力,以及发生在我们身体中的事情,还有冥想和正念如何应对那些问题。我还是很幸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TechCrunch:你是想教一些关于冥想的知识吗?或者说你去斯坦福大学只是思考如何创办一家公司?

麦克德维特:我当时只是想为几个高中学区设计一些东西,解决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问题。考虑到我的硕士论文——必须与设计项目有关——我设计了一种适用于高中学的迷你课程,这种课程是任何一位高中老师可以教的。正因为如此,我才有了创建 Core 的想法。我认为,如果没有积极的生物反馈,青少年可能难以接受冥想这种东西,这恰恰是我们正在创建的产品的基础。我还开始考虑使用物理对象,帮助年龄更小的学生练习冥想。

但是,我做的研究越多,越发现成年人其实在冥想上也存在问题。当你研究压力对大脑和身体的影响时,这很显然是我们应该解决的问题。我想看看我是否可以开发同样适用于成人的东西。

TechCrunch:那第一步是?

麦克德维特:寻找联合创始人。我知道我需要伙伴的帮助。但是,在这方面没有人与我的想法一致,所以这就好像是在没有约会的情况下找一个人结婚。我在斯坦福大学的公告栏发布了一则通告,寻找具有电气工程和早期原型产品应用开发等技能的人才。我想我要找到具有这些技能的人,然后每周和那个人一起工作几个小时,看看事情进展如何。

TechCrunch:你最终找到了那个人,也就是 Core 现在的产品负责人布莱恩·波尔泽(Brian Bolze)。你知道你们俩简直太合适了吧?

麦克德维特:我们边喝咖啡边聊天,的确发现我们的世界观、对冥想的看法以及我想创造的那种品牌都有强烈共鸣。然后我们就开始一起工作,一周工作 5 个小时,然后是 10 个小时,后来又增加至 20 个小时。突然有一天,我们不约而同地想,“还要留在学校里吗?”他最终迈出了那一步,我非常感激。我认为情感上有共鸣,与能力上相辅相成同等重要。

TechCrunch:Core 现在硬件和软件都做。谈谈你们是如何开发第一款硬件产品原型的?

麦克德维特:我们最初使用像 Arduino 这样的工具,在斯坦福大学进行 3D 打印,还利用了一块现已停业的硬件制造商场地。我还通过我的斯坦福大学同学和以前的同事不断扩大人脉。我对他们说:“我正在寻求 PCV 制造方面的帮助”,或是“你认识以前投资过硬件的人吗?能不能帮我们一把?”

我积极寻求获得反馈,以便能与潜在合作伙伴见面,结果我获得了一大堆反馈。接下来,我们开始开发一款产品原型,这款产品原型功能还不错,足以让用户亲自体验并给出反馈。我们的商业模式也是如此。我们积极寻求获得有过投资经历的斯坦福大学教授、熟人以及天使投资人的反馈。

TechCrunch:迄今为止,你们只是获得了很少一点投资,投资方是专注于硬件的风投公司 Bolt 以及扬声器和耳机厂商 Bose。你能谈谈融资过程吗?

麦克德维特:凯特·麦克安德鲁(Kate McAndrew,Bolt 风险投资人)负责安排女性硬件创业者的会面,我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进入硬件社区的。我之前的熟人都是做软件的,所以我去参加了她组织的见面会,了解硬件业务。最终,经过 9 个月的接触,当她认为我们的产品终于可以打动 Bolt 合伙人时,投资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TechCrunch:你们公司位于旧金山。那么,在筹集到一小部分资金之前,你们是如何养活自己的?

麦克德维特:一旦我们启动了原型产品的开发工作,我们就从亲朋好友那里募集资金,这些钱用来支付工业设计费用。在微软工作期间,我也攒下一大笔钱。我当时攒钱并不一定有什么理由,我挣的自然比花的多,因为我知道这样可以让自己有一定的财务自由。上研究生的费用非常高,但我仍然能攒下钱,所以创业前六个月,我都是在花自己的钱,后来则是从亲朋好友处募集的资金。

TechCrunch:你的亲朋好友没意见吗?

麦克德维特:对我个人而言,这确实很具挑战性。用这个几乎没有得到任何验证的创意四处向人筹钱,确实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在这个过程中,我的确了解到有很多人想要帮你,俗话说众人拾柴火焰高。从亲朋好友那里筹的钱,足以支撑到让我们开发出产品原型的程度。

TechCrunch:你们距离向第一位客户卖出产品还有多远?

  麦克德维特:在两个月内,我们将举行独家的产品发布会。我们正在制造几百台冥想训练系统,目标则是找到我们的“核心”部落——那些热爱 Core 的人,一旦喜欢上它,就会爱不释手。如果我们出售了这些设备并获得用户参与数据,我们就会启动种子轮融资。

TechCrunch:这是一款硬件产品和订阅软件。你们将如何收费?它是如何工作的?

麦克德维特:手持式训练设备的价格是 199 美元,这其中还包括每个月订阅个性化内容的费用。我们还将推出虚拟冥想课程,这样你就可以获得教练的实时指导,同时感觉就好像是在与其他人一起冥想。

TechCrunch:你们将如何实现内容的个性化?

麦克德维特:使用数据向用户推荐内容,我们认为这些内容对用户很有效。冥想的第一步是,集中注意力想一件事;我们通过给你这种指导来帮助你做到这一点,同时不断进行呼吸练习。

至于个性化内容推荐,如果你已经使用我们产品一段时间,而我们基于生物传感器数据看到身体扫描方法很有效,那么我们可能就在应用中说,“您好,这个持续四分钟的身体扫描方法在减轻压力方面非常有效,所以今天就试试吧。”

TechCrunch:你希望在种子轮融资中筹集到多少资金?

麦克德维特:我们的目标是 400 万美元,最直接的用途就是给假期产品发布并进入市场提供资金支持。

TechCrunch:你们是否已经错过了那个窗口?

麦克德维特:我认为我们不需要等待另一个窗口。市场对帮助冥想的应用有很大的需求。

TechCrunch:你们是通过自己的网站独家销售呢,还是说会与第三方分销渠道讨论合作?

麦克德维特:我们会与瑜伽馆和健身房联合举行一些活动,让用户亲身体验冥想的乐趣。我们还在湾区开设了快闪店,计划与一些品牌在冥想体验上建立合作。

TechCrunch:硬件开发颇具挑战性,请问在此过程中遭遇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麦克德维特:首先,我会说硬件社区非常乐意助人,而且极具协作性,这不同于企业级软件行业,后者竞争非常激烈,人们更加封闭,不愿意帮助别人。我们得到了其他一些创始人的很多帮助。

尽管如此,你说的也对。举一个例子,我们从中国的一个原型产品车间购买了电极,电极必须使用 304 不锈钢才能导电。当他们将电极发给我们时,电极很不好用,我们做了相关测试,最终确定他们使用了不同的金属合金。当我们告诉他们这件事时,他们仍坚持说“是的。它们就是 304 不锈钢。”这是一个不小的挫折,但现在我们将金属测试这个步骤在整个制造过程中提前了,我们最初可能没想到这是一个必不可少的步骤。你还需要了解预留缓冲时间的重要性,以应对诸如此类的意外状况。

TechCrunch:你们与投资人见面了吗?

麦克德维特:我与投资方进行了接触。我们还没有展开融资,只是进行恰当的交流。通过这种接触,投资者可以知道我们正在做什么,以后会做什么。

翻译:皓岳

The making of a hardware fou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