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unchNetwork观点

公有云的红海,以及阿里和微软们的突围

下一篇文章

识别 ICO 骗局的 6 个信号

公有云正在成为红海。

不仅 BAT 等互联网巨头正在大力发展公有云平台,华为中兴等电信设备厂商,电信移动等运营商,以及苏宁万达这样的传统零售业公司,也都试图在不断扩大的公有云市场占据一席之地。更不用说,这个行业中还有亚马逊 AWS 和微软 Azure 等硅谷领先者,以及数十家跃跃欲试的创业公司。

“千云大战”的说法或许有些夸张,但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已经不言而喻。

在公有云发展的第一阶段,领先的厂商,无论是亚马逊、微软,还是阿里云,一方面专注于锤炼自身技术能力,提供高可用性、高可靠性平台,另一方面也在面向最广泛的客群,尤其是小型开发者去推广服务,提高服务渗透率。许多互联网创业公司被公有云带来的灵活性和高性价比所吸引,无论是美国的 Netflix、Snapchat,还是国内的微博、映客。这样的策略被后来者效仿,但这也造成了公有云当前最严重的问题之一:高度同质化。

那么,公有云市场的出路在何方?除了持续的技术优化之外,与其拼杀抢占开发者市场,更大的机会或许在于 2B 领域,即针对垂直行业需求提供订制化的云计算解决方案。工业云、零售云、政务云,这些垂直市场有着更多尚未被挖掘的潜力,其中工业云很可能是体量最大的一部分。

在国内,早在去年 6 月,阿里云就与徐工集团联合搭建了“徐工工业云”。此外,阿里云还与比亚迪、中石化、12306 和国家电网等一系列工业制造企业和政府机构展开合作。

近期,阿里在工业云领域再度频频发力。11 月,在广州云栖大会上,阿里云宣布将在广东建设工业互联网云平台,并将工业云总部设置在广州。12 月,在国内制造业重镇苏州,阿里云再次以工业云为主题向地方制造业企业广撒英雄帖。

对公有云平台来说,工业云是个逻辑清晰的命题。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松表示,过去多年,工业界积累了大量产业经验,以及生产工艺、自动化设备和上下游供应链。然而,这样的体系是封闭、孤立的。在社会进步倒逼制造业思考如何提升效率的情况下,体系水平化已成为工业界不得不接受的趋势。就技术层面来看,这意味着底层的互联、数据、智能和开放的 IaaS,以及上层的工业级 SaaS。其中的共性是过去 20 多年全球互联网行业积累完成的一套资产,这套资产可以平移至制造业。

站在制造业企业的角度,跳开垂直叠加的思维,与互联网和云计算公司的合作有助于效率的最大化。工业专家和数据、算法专家的紧密合作将推动制造业自动化和智能化的创新。

美国的公有云平台同样看到了这点。10 月底,通用电气 CEO 约翰·弗兰内里和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宣布,通用电气 Predix 工业互联网平台与微软 Azure 公有云展开更深入的整合。Predix 是通用电气的软件平台,将工业设备连接至计算机,预测设备可靠性,降低运营成本。未来,微软 Azure 将提供 Predix 的一系列功能。

当时有业内专家估计,通过将飞机引擎、燃气轮机和机车连接至工业互联网,优化设备性能,未来几年内将给全球 GDP 带来 10 万亿到 15 万亿美元的增量。微软智能云企业发展副总裁凯文·达拉斯指出:“通过将工业产品,无论是飞机引擎还是电梯的数字化,我们将扭转生产力曲线。”

除巨头之外,云计算市场的新进入者也都看到了工业云带来的机会。来自苏南某地市中国电信的消息人士透露,关于如何在公有云市场挑战阿里云,工业云和政务云已成为电信云内部达成共识的突破点。相对于政策性更强、企业政府关系考量更重的政务云,工业云将会是未来短时间内电信云商业开发的重点。

过去一年,国内公有云市场价格战硝烟弥漫,而这背后正是云计算技术的同质化。不同云计算服务之间更多的是弹性、异构管理、高可靠性、高可用性等性能指标上的不同,差异化空间越来越小。这也给许多二三线的公有云平台造成了生存危机。例如近期有消息称,由于业绩压力,万达云正在成批解雇即将结束试用期的新员工,收缩规模。又拍云 CEO 刘亮为则透露,整个行业普遍处于亏损状态,很多公司毛利倒挂。

想要跳出这片红海,公有云自身必须思考如何为客户提供更有价值的技术和服务。在短期内,技术层面的新一轮突破可能性不大,而如何向制造业等垂直行业提供订制化的服务乃至解决方案,很可能将是公有云差异化发展,进入蓝海的通路。

编者按: 维金是科技从业者,在多家网站开设专栏。同时他也是为 TC 中文版长期贡献稿件的译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