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的创业生态,正在被阿里和腾讯瓜分

下一篇文章

ReWalk Robotics 展出软外骨骼,旨在帮助中风患者重新行走

东南亚的创业生态,正在被阿里和腾讯瓜分

两家全球性的科技势力正在把自己的印记——和资金——打入东南亚新兴的创业生态系统,但他们可能不是你预期当中的西方公司。

向东南亚最具潜力初创公司注入大笔资金和丰富商业经验的幕后驱动力并非 Google、Facebook 或微软,而越来越多地是来自中国的双雄:阿里巴巴和腾讯。

这两家在中国剑拔弩张的公司似乎都意识到了该地区的潜力,现在都在采取行动。这意味着战争、戏剧性事件,可能还有更多其他东西,欢迎来到东南亚科技行业的 “权力的游戏”。

潜力市场

长久以来,东南亚一直是邻国开展商业活动的兴趣所在。抛开科技不谈,东南亚拥有逾 6 亿消费者和 6 大主要市场——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马来西亚和菲律宾——该地区以其蒸蒸日上的经济和不断崛起的中产阶级消费者脱颖而出。

在如今的数字时代,智能手机已经成为一剂重要的催化剂。跟印度一样,东南亚的互联网用户主要是在移动端,他们大多略过了个人电脑,直接跳到手机和平板电脑。

去年,一份由 Google 参与撰写、被多方引用的报告显示,东南亚拥有 2.6 亿互联网用户,每月新增用户人数达到 380 万。到 2020 年,该地区的互联网用户将高达 4.8 亿。当然,那还达不到中国的水平——该国拥有 7.31 亿互联网用户,其中一半使用移动设备上网——但这的确意味着,跟印度一样,东南亚是一个拥有巨大科技发展潜力的地区。

这份报告还预测,到 2025 年时,该地区的 “互联网经济”(即所有由网络驱动的业务)产值将达到 2000 亿美元。那要比 2015 年多出 6.5 倍,当时的数字被估测为 310 亿美元。根据该报告,单就电子商务而言,2025 年时的产值预计将从 2015 年时的 550 亿美元增长至 880 亿美元,其中一半将由印尼贡献,该国是全球人口第四大国。

Google 和淡马锡关于东南亚数字经济报告的主要幻灯片

 

从兴趣到投资

在过去一年,情况看起来是,中国公司已经从对东南亚市场进行考察转向积极地跑马圈地。

阿里巴巴迈出了第一步,该公司于 2016 年 4 月向 Lazada 投资 10 亿美元,后者是一家类似于亚马逊的电商公司,在东南亚的 6 个国家提供服务。该交易代表着中国公司在东南亚地区做出的第一笔重大投资。

在这之后,阿里巴巴于今年 6 月再度向 Lazada 投资 10 亿美元,进一步将持股比例提升至 83%。与此同时,在阿里巴巴的指导之下,Lazada 通过收购新加坡公司 Redmart 将触手伸入杂货销售领域,并跟 Netflix 和 Uber 合作推出了一项类似于亚马逊金牌会员的服务。亚马逊预计在今年进入东南亚市场,TechCrunch 从消息人士处获悉,该公司原本计划在第一季度迈出这一步,但被证明步子太大。

上个月,Lazada 首席执行官马克斯·比特纳(Max Bittner)告诉 TechCrunch,他的公司计划把目前仅在新加坡提供的两项服务扩张到不同的市场,可以说,阿里巴巴的资金和经验在这里真的让 Lazada 获益良多。

比特纳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 Lazada 和阿里巴巴的关系:“在掌控(我们业务的)自由和依靠阿里巴巴(这个在我们有需要时愿意提供帮助的老大哥)支持之间,我们已经找到了正确的平衡。”

不过,阿里巴巴并未就此止步。通过旗下的蚂蚁金服,该公司已经在东南亚做出了一系列的金融技术投资。

在其全球投资行动中,蚂蚁金服已经跟美国的 Moneygram 签订了一项价值 12 亿美元的协议,并投资了韩国的 Kakao Pay;而在东南亚市场,该公司跟泰国的 Ascend Money、菲律宾的 Mynt、印尼的 Emtek 以及新加坡的 M-Daq 都达成了合作。

之后,在本月初,阿里巴巴再次出手,参与了在线保险网站 Compare Asia Group 一轮 5000 万美元的融资

与此同时,腾讯跟泰国媒体公司 Sanook 签订了一份长期投资协议,并斥资 1900 万美元跟另一家泰国公司 Ookbee 成立了合资的媒体公司。在产品层面,腾讯积极在东南亚市场推广其免费音乐服务 Joox,跟 Spotify 打起了擂台。最近,该公司还投资了美国的人气卡拉 OK 应用 Smule,后者正计划向亚洲市场扩张。

“通过他们的投资和并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阿里巴巴和腾讯对东南亚很感兴趣。他们跟我们拥有一样的愿景,即认为该地区电商、支付和市场空间的机会已经发展成熟。” 新加坡风险投资公司 Golden Gate Ventures 的创始合伙人温尼·劳里亚(Vinnie Lauria)在发给 TechCrunch 的一份声明中如是说。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已经带领他的公司扩张到印度和东南亚,以寻找增长机会

 

 

选边站队

以上只是一些已经被报道出来或官方公开的交易,还有更多交易要么正在等待媒体公布,要么正处于谈判阶段。

通过采访公司创始人,TechCrunch 了解到,腾讯和阿里巴巴至少跟东南亚电子商务或金融技术领域的十多家初创公司进行过会谈。情况看起来是,这两家中国巨头几乎每一次都是联系同一组公司,要么向他们提出投资要约,要么表达参与这些初创公司新一轮融资的兴趣。

拿一位知名科技投资者的话来说,腾讯和阿里巴巴正在 “瓜分” 东南亚的创业生态系统——这位投资者匿名接受了 TechCrunch 的采访,以免触怒这两家公司。

举例来说,两家公司的缠斗已经蔓延到了汽车共享领域。

有传言说,阿里巴巴跟 Go-Jek 进行了会谈,该公司是 Grab 和 Uber 的竞争对手,被公认为印尼的市场领导者。然而,正如我们在 5 月份时报道的那样,这里出现的转折是,Go-Jek 最终接受了腾讯的投资,这笔交易是该公司一轮尚未宣布的 12 亿美元融资的组成部分,Go-Jek 将从融资中获得 30 亿美元的估值。

在电商领域,腾讯的战略盟友京东(京东获得过腾讯的投资)跟一笔针对印尼公司 Tokopedia 的投资紧密相关,后者之前曾通过软银进行融资。然而,消息人士告诉 TechCrunch,阿里巴巴也在跟该公司进行谈判,以期进行投资。在这种情况下,阿里巴巴跟软银的长期合作关系(包括软银对阿里巴巴的早期投资)可能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

选阿里巴巴还是腾讯,这个决定是艰难的,因为这些公司基本上都被要求选边站队。

这是一种 “权力的游戏” 风格的效忠。在中国,同时拥有腾讯和阿里巴巴作为投资者的公司例子几近于无——滴滴出行是一个例外:在两家公司分别投资的滴滴打车跟快的打车合并之后,他们都成为新公司的股东——所以,对这些公司来说,选哪一边站哪一队的决定对自己未来能够拥有的关系和投资者具有长远影响。

“他们显然是用支票簿在沙子上画线(译注:即宣示自己的主权),我们可以看到这两家巨头的战争在新加坡、印尼和泰国等地爆发。” 劳里亚说道,他的公司投资了 Redmart。

Grab 刚刚拿到了滴滴出行的投资——滴滴出行是阿里腾讯选边站队风潮中的特例

诸多行动者中的先行者

尽管阿里巴巴和腾讯是首批(同时也是最重量级的)行动者之一,但很多人预测,来自中国和其他地区的其他公司也将步其后尘。

“作为东南亚创业生态系统的中心,新加坡继续吸引着来自中国公司和中国风投机构的巨大投资兴趣。” 迈克尔·史密斯(Michal Smith)告诉 TechCrunch,他是早期阶段风投公司 SeedPlus 的运营合伙人。

“显而易见,腾讯和阿里巴巴属于那些在电商、金融技术和物流等领域寻求增长机会的巨头公司,但京东也在该地区进行投资,追逐更多的机会。” 他说道。

史密斯还指出,中国的共享单车公司摩拜和 Ofo 都选择新加坡作为自己进军的第一个海外市场;与此同时,拥有中资背景的财团 Nesta 正在以大约 110 亿美元的价格竞购新加坡的 Global Logistic Properties

史密斯表示:“我们仍然相信,新加坡和诞生在此地的公司不仅将吸引中国公司,而且还会吸引那些寻求在亚洲扩张的欧美公司。”

美国科技公司已经在扩大自己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其中 Google 和 Facebook 在该地区的多个国家设立了办事处,但他们的影响主要集中于产品本地化、销售和市场营销,而不是投资。

Google 收购了一款聊天消息应用,以利用其开发团队充实自己的 “下一个 10 亿用户产品” 团队——他们的任务是为印度、东南亚和非洲这些新兴市场调整现有服务,并创造出新的服务。(最近,Google 在印度也做了类似的人才收购)。

Facebook 和 Twitter 都属于那种会长期开展深入市场研究项目的公司,目的就是要了解前沿市场的用户是怎样使用互联网的。Facebook 甚至在泰国试验了一项社交支付功能,以探索社交媒体商务的潜力。

这些项目的成果已经催生出 Facebook  Lite(这是该社交网络用户增长最快的应用)和 Twitter 新移动网页应用这样的产品,但就目前来说,西方科技巨头向东南亚创业生态系统渗透产生的影响还无法跟中国同侪相提并论,他们才刚刚在那里起步。

图片来源:BRYCE DURBIN / TECHCRUNCH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Alibaba and Tencent are carving up Southeast Asia’s startup eco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