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 中國的一些改變

下一篇文章

深度评测:华为 MateBook

從這個月開始,TC 中國將在採編流程上進行一些改變,帶來的結果就是原創和「新媒介」的信息會和 2013 年以來的「來自主站翻譯」模式並行。

TechCrunch 進入中國以來,除了每年上海北京兩場大型活動,她的中文站也曾引發過討論。在2011年,中國互聯網的前輩 Keso 洪波先生在知乎上 這樣評點 TechCrunch 入華

如果 TechCrunch 真的推出中文版,我关心的是,它报道什么。在我看来,TechCrunch 的美国中心主义倾向非常明显,它所关注的中国互联网,主要是对美国产品的抄袭、政府的言论管制以及美国企业在中国遭受的不公正待遇等等。那么,如果它真的推出中文版,报道什么就成为一个很值得关注的问题。

另外,TechCrunch 得益于硅谷独特的科技创业环境、资本环境和社会关系,那里既有 Google、Facebook 等举世关注的企业,也有大量因人才、资本等因素彼此关联的小创业公司,TechCrunch 成为硅谷大企业、风险投资、小创业公司和斯坦福、伯克利等学校之间的媒体纽带,或者说,TechCrunch 是硅谷自己的媒体。这种环境在世界任何其他地方都不具备,所以世界任何其他地方,都没有出现另一个 TechCrunch,TechCrunch 能自己复制自己吗?我表示怀疑。

如何運營 TechCrunch 中國,實際情況恐怕比 Keso 先生的預想還要複雜,一個是運營成本的考量,一個是如何介入的問題。

究竟需要更多採編團隊以更硅谷的方式進行表達,還是用更多的翻譯把硅谷的事情一五一十報告給中國的讀者,我們在這三年一直選擇後者,當時的考量是:更多的中國讀者需要來自「權威」的意見做判斷。

而隨著 TechCrunch 和動點科技合作的深入,每年前往中國參加 TC 活動的 TC 硅谷記者越來越多,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來到中國,他們通過參加活動,接觸中國公司,對中國的互聯網有了第一手的見解。我們也有了 Jon Russell 和 Catherine Shu 兩位專注報道亞洲科技創業的亞洲在地記者,再加上中國科技企業在硅谷和華爾街的曝光率愈來愈高,不僅僅是 TechCrunch,整個硅谷對中國的態度也發生了微妙的改變。如今,面向「前沿」的硅谷,中國科技的整體姿態是「lean in」的。

從隔岸觀潮到向前一步,回看的一瞬間,改變確實發生了。因此,TC 中國也需要改變。

除了翻譯稿件,我們會很快開始面向使用中文的科技從業者的 Crunch Network 徵集(Crunch Network 是一檔由非 TC 一方撰稿人投稿分享見解的欄目),並以「導讀」的形式為讀者介紹一些優秀的英文 Crunch Network 文章(需要一定的英語閱讀能力);我也會更多地與大家分享、討論一些關於科技的淺見;Tito Hamze 的 Crunch Report 將正式每天更新;還有我主持的 TC China Podcast 播客節目也會走上正軌。

總而言之,希望未來的文章和其他媒介能讓讀者嗅到更多的「人情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