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Android 是破坏开源的罪犯

下一篇文章

甲骨文 CEO:为了击败安卓系统,曾将 Java 低价授权给亚马逊

甲骨文和谷歌再次回到了法庭上。这一争端早在 2010 年就已开始,当时甲骨文率先起诉称,谷歌在 Android 操作系统中使用了 37 个 Java API(应用程序接口)。本案的最初判决有利于谷歌,但在被提交至上诉法院后情况发生了逆转。随后,本案被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而最高法院的态度是不予受理。目前,这起诉讼又回到了最初的美国地区法院,而诉讼可能给甲骨文带来 90 亿美元的收入。

这次,双方的辩论焦点不再集中于,谷歌在 Android 系统中使用 Java API 是否侵犯了甲骨文的版权,而是谷歌的代码是否属于公平使用范畴。尽管甲骨文正在对关于公平使用的 4 项法律规定发起猛烈抨击,但甲骨文的律师和证人也试图将该公司描绘成为自由、开源软件的捍卫者。

然而在本案中,甲骨文很难扭转自身的形象,因为该公司首先对开源发难。多名计算机科学家反对甲骨文的做法,称该公司的态度将会对开源社区造成影响深远的破坏。

不过甲骨文联席 CEO 萨夫拉·卡兹(Safra Catz)本周一和周二作证称,将自己的软件限制在 “带围墙的花园中”,这是谷歌,而不是甲骨文的做法。

谷歌表示,基于 Java 的开源特性,Android 团队才利用了 Java API。不过卡兹表示,为了维持 Java 长期以来的理念,即 “一次开发、随处运行”,唯一的方式是确保这一语言不受谷歌等闯入者的干扰。在甲骨文看来,在 Android 系统中,谷歌将 Java 变成了不具兼容性的形式。

卡兹本周代表甲骨文讲述了自己一方的看法。目前,卡兹与马克·赫德(Mark Hurd)共同担任甲骨文 CEO 的职位。她表示,甲骨文 2009 年收购 Sun 微系统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保护 Java,确保这一语言的公平和开放使用。

卡兹表示,当 00 年代中期 Sun 股价下跌时,她开始担忧 Java 的命运。甲骨文当时利用 Java 去开发软件,而卡兹担心,如果 Sun 出现问题,那么甲骨文使用的编程语言也将出问题。

卡兹表示:“我们担心 Sun 无法给予足够的投资,而 Java 是我们产品的关键。”

因此,为了避免 Java 走向衰落,或是落入竞争对手手中,甲骨文开始尝试收购 Java。根据卡兹的说法,甲骨文最初目标不大,只是希望拿下 Java 和 Sun 的部分软件业务。不过,这一提议遭到了拒绝。随后有消息称,IBM 可能收购 Sun,而协议中也包括该公司的硬件业务。这时甲骨文回到了谈判桌前,拿出了比 IBM 收购出价 70 亿美元更多的 74 亿美元,从而将整个 Sun 公司收入囊中。

在这笔收购时,甲骨文时任 CEO 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表示,Java“是我们有史以来收购的最重要的一项软件资产”。(埃里森目前是甲骨文董事长。)卡兹本周一在法庭上再次传达了这一信息,并表示是她向埃里森建议了这笔收购,并计划在收购 Java 之后在公司内部继续发展 Java。卡兹表示:“我们计划投资 Java,将 Java 社区团结在一起,并在未来开发新版本的 Java。”

卡兹认为,在这笔收购之后,谷歌在 Android 系统中对 Java 的使用就成为了甲骨文内部讨论的话题。她表示,Sun 前 CEO 乔纳桑·施瓦茨(Jonathan Schwartz)告诉甲骨文,他曾与谷歌进行谈判,要求谷歌在使用 Java 时购买授权。(施瓦茨在本案中代表谷歌出庭作证。)

然而卡兹表示,到甲骨文 2010 年初完成对 Sun 的收购之后,Android 对 Java 开放性的影响已经太大,很难逆转。她指出,整个 Java 开发者社区已一分为二,某些开发者转向了 Android 平台,导致了 Java 的开放性受限。卡兹表示,使用 Java,“他们只需一次编程就可以在所有地方运行。但当你在 Android 平台上开发时,在除 Android 以外的其他地方都无法运行。”

Android 是一个免费而开放的平台,因此将 Android 视为开发的限制显得有些奇怪。在对卡兹进行质询时,谷歌的律师做出了反击。他们表示,甲骨文并未充分理解 Java 的开放性。该公司的管理者要么没有准备好管理一个开源平台,要么就是故意限制对 Java 的使用。

谷歌的律师还就甲骨文自行开发智能手机的计划质询了卡兹。在收购 Sun 的不久之后,甲骨文曾考虑过这项计划,但最终没有付诸实施。谷歌的律师展示了甲骨文关于开发手机的一张内部幻灯片,上面显示:“关于做出聪明的决策,甲骨文内部的专业性有限。”

谷歌指出,甲骨文在自主开发智能手机失败之后才决定起诉。埃里森和 Alphabet 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之间的邮件往来显示,在甲骨文提起诉讼的几个月前,他们俩曾有过会面。谷歌还提到了埃里森在 JavaOne 开发者大会上的说法,即他很高兴谷歌正在使用 Java。埃里森表示:“我认为,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 Java 设备,其中某些来自我们谷歌的朋友。”

无论谷歌和甲骨文高管之间有过什么样的友谊,这都已不复存在。卡兹表示,谷歌的总法律顾问肯特·沃克(Kent Walker)曾于 2012 年 3 月联系她,讨论这起诉讼。根据卡兹的说法,沃克表示:“谷歌是一家非常特别的公司,老规则不适用于我们。”

而卡兹回应了一条古老的规则:“你不能行窃。”

卡兹表示,谷歌的侵权导致甲骨文损失了数亿美元。

关于这起诉讼的法庭听证将于本周继续进行,并将于下周初结束。

翻译:维金

In Oracle’s world, Android is a crime against open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