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学院院长谈如何留住人才

下一篇文章

企业微信:不伦不类,暂且尴尬

安德鲁·摩尔(Andrew Moore)是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机器人技术教授,曾在这所知名高校任教 12 年之久,直到 2006 年被谷歌挖走,负责几个与精准广告投放和预防欺诈有关的项目。

2014 年,在卡内基梅隆大学力邀下,摩尔重返校园,担任计算机科学学院院长。由于有了这段经历,摩尔很清楚同事们在面临企业诱惑时的真实想法。他说,将高级人才留在学术岗位的斗争将一年比一年激烈。

今天早些时候,我们与摩尔谈到了 Uber,这家打车应用曾在一年前“突袭”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技术学系, 挖走了 40 名研究人员和科学家 。我们还谈到了摩尔用以激励人才留校任教的策略,以及计算机科学学院(该学院共有 2000 名学生)当前专注开发的最新产品。因篇幅所限,我们对采访内容做了删减。

TechCrunch:抱歉,采访一开始,又要问一个您肯定被问了无数次的问题——在 Uber 挖走了部分教授和研究人员以后,这对计算机科学学院的冲击有多大?

安德鲁·摩尔:这种事情时常发生,特别是在一些快速发展的领域——学术界和企业界一直在推动这些领域的发展。2015 年 1 月份,Uber 挖走了我们 4 名老师以及 35 名技术人员,在匹兹堡成立了先进技术研究中心(Advanced Technologies Center)。根据计算机科学学院的标准,这也是我们教职员工暂时消失在企业界的众多例证之一。我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通常情况下,每年就会有 5 到 15 名教职员工请求休假,而假期最短一两年,最长达四年。有些人离开后就再也不回来了。不过,大多数人会回来。

TechCrunch:尽管如此,外界认为这是一种重要趋势。

安德鲁·摩尔:公众的认识与实际情况还是存在偏差的。事实上,我们有大约 40 名教师,4 人休假一段时间,为 Uber 工作。与此同时,这是一个发展很快的行业,我们在过去一年新聘请了 17 名教师,其中一半教机器人技术,另一半教机器学习。这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情。我们正努力给新来的机器人技术人才创造条件,不想再失去他们。

TechCrunch:计算机科学学院今天与 Uber 的关系如何?

安德鲁·摩尔:我们祝愿 Uber 能取得成功。我们与 Uber 之间没有正式关系,但我们是同一座城市的友邻。这对于匹兹堡市的经济来说大有裨益,没有实用价值的“蓝天研究”正在转变为商用产品。

实际上,它是一个当前席卷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行业的现象。市场对此类人才需求很大,我们学术界的大部分人正在努力确保我们的同行有留下来继续任教的动力。美国的确需要他们来引领这个新前沿的开拓,作为一个为顶尖学术机构工作的人,我的职责有一部分就是培养精英中的精英。为此,我必须确保这些超级明星级别的教授们能启发学生们开发出全新的技术,这些技术甚至对创业公司来说也是新鲜的。

TechCrunch: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您抵制了金钱的诱惑,继续回校任教?

安德鲁·摩尔:最重要的还是理想。用于帮助人类的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算法,确实可以挽救无数人的生命,避免我们遭遇各种风险。我们学校就有一位专家,将游戏理论应用于解决肾移植与患者的匹配问题,每年挽救了数百人的生命。我们学校还有一帮老师,他们致力于让农业生产变得更有效率,这样,到本世纪中叶,当全球人口达到 90 亿,耕地远比现在少的时候,我们仍然能够活下来。

TechCrunch:但问题是,这些公司愿意出高薪挖墙脚。

安德鲁·摩尔:我们教师队伍中的那几位佼佼者,以及大多数步入企业界的同行们现在都很富有,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相反,大学教授们却经常为孩子上大学而发愁。离开大学到企业界发展的确充满了诱惑,正因为如此,我和系里面的领导几年前就开始鼓励他们去创业,或是为大公司工作,过段时间再回校任教。

TechCrunch:也就是说,他们可以获得高薪和股权?

安德鲁·摩尔:是的,有两个原因。我们的老师在人才市场上炙手可热,如果他们做出明智的选择,那么整体财富会连续几年增长。此外,参与创建公司还是一件令人深受鼓舞的事情,在他们重返卡内基梅隆大学校园时,头脑中常常已经有了很好的创意了。

我并不在乎这个问题。如何留住那些面临数千万美元高薪诱惑的人才,的确是一件让我很费脑筋的事情。但令我们感到骄傲的是,由于他们的世界级地位,只要愿意,他们可以去做一些创业的事情。

TechCrunch:Uber 曾想把你彻底挖走?

安德鲁·摩尔:我不会就谁招聘了谁发表评论。

TechCrunch:去年,作为您负责的七个部门之一,机器人技术研究所(Robotics Institute)开发出了有关计算机视觉的新程序。你们还在开发其他的新程序吗?以及原因是什么?

安德鲁·摩尔:在人工智能世界,有一种技术可能在 12 个月以前没人关注,但此后不断得到加强,这种技术就是人类情绪识别。该技术主要来自于我们学校的机器人视觉编程技术以及匹兹堡大学心理学与精神病学学院。我们现在接待了大量企业界和政府部门的人士,他们希望来卡内基梅隆大学深入了解这项技术,而来访者数量十分惊人。

这项技术有许多潜在用途,比如可以通过观察一个人的微小表情,了解他们是否有压力、高不高兴、对某事感不感兴趣,是不是困了;另外,它还可以取得更好的教育成果和医疗效果,还能应用于安全检查领域。成千上万的人一直在从事语言和书面文本方面的工作,但阅读人类表情却具有广阔的应用潜力。

翻译:皓岳

It isn’t just Uber: Carnegie Mellon’s computer science dean on its poaching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