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 Pro 是苹果迄今为止最适合残障人士使用的电脑产品

下一篇文章

我们不是网盘:Box 将允许用户选择第三方云储存

对于像 MacBook 这样的传统笔记本电脑,我总是爱恨交加。MacBook 是第一代铝合金一体成型电脑,我刚好买过一台。

它是我买的第一台 Mac,虽然在当前这个计算机时代已属于古董级产品,但仍然能用。虽然我现在已很少使用 MacBook,但一想起我在 2008 年买的机器可以运行苹果 2016 年推出的 OS X El Capitan 操作系统(虽然不太好用),依旧觉得很有趣。

我的 MacBook 运行速度缓慢,从技术上讲也过时了,但仍然 “能用”。一台电脑用了将近十年时间,这充分说明苹果在硬件制造方面的突出能力——从设计上讲,今天的 MacBook Pro 就是 MacBook 的 “直系后代”——以及 Mac 的价值定位。

虽然 MacBook 产品线发展迅速,但也并不是一帆风顺。根据我自己的经验,我发现就辅助功能而言,MacBook 的设计形态对我来说其实是个挑战。

正如我在去年写的一篇文章中所说,问题恰恰就在于笔记本电脑屏幕总给人一种 “很遥远” 的感觉。作为一个有视觉障碍的人,我需要尽可能靠近屏幕,以便看清上面的东西,但笔记本电脑屏幕让这一切变得十分困难。我只能斜着身子去看,甚至鼻子都碰到屏幕了。它不仅在工效学上感觉很别扭,我在使用时也不太顺手。为此,我不得不调整屏幕的位置,使用一些软件技巧,比如增加鼠标指针大小,但作用仍十分有限。

问题的本质就在于,对我来说笔记本电脑很难用,因为我不能离屏幕太近,否则工作效率不高。这并不是因为我不能使用笔记本电脑,而是因为使用笔记本电脑,总感觉就像是一场我永远无法赢得胜利的艰苦战斗。

iPad,特别是 12.9 英寸 iPad Pro,则带来了截然不同的体验。iPad Pro 的屏幕尺寸与 12 英寸视网膜屏幕版 MacBook 相仿,但平板电脑的设计形态和互动模式,令其成为实现辅助功能的绝佳工具。

正是由于这些原因以及我对 iOS 系统的熟悉度,我才将 iPad 当作自己的主要计算设备。与我那台老款 MacBook 不同的是,必要的情况下,我的脸可以尽量靠近 iPad Pro,只要触碰屏幕,我就可以从事各种任务。

恰恰是因为我对 iPad 的热情,我才坚决不同意 Tech Insider 编辑蒂姆·斯特诺维奇(Tim Stenovec)的观点。斯蒂诺维奇最近曾写道,“iPad Pro 的用途不像传统计算机那么广泛,” 我觉得这种观点根本站不住脚,因为他似乎忽略了一个小众但并非微不足道的群体:辅助功能社区。

我承认,对于身有残疾的人来说,iPad 在许多方面要比笔记本电脑用途更多。计算能力和生产力并不总是与配置、原始能力或 Photoshop 有关。iPad 本身就是就是一款功能成熟的计算机,这一点毋庸置疑。在使用了一段时间的评测机后,我相信 12.9 英寸 iPad Pro 是苹果有史以来开发出来的最易用的计算机。

ipadprowide

iPad Pro的杀手级功能:更大即更好

从辅助功能的角度讲,iPad Pro 的杀手级功能便是它的屏幕。

在谈到为何转而使用 iPhone 6s Plus 时,我是这样评价 iPad Pro 的:

“iPad Pro 的屏幕尺寸达到 12.9 英寸,它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出现在我视野中的最好的东西。它的效果不仅仅体现在像素密度或颜色准确性方面,还体现在纯粹的尺寸上。iPad Pro 的屏幕很大,已经彻底改变了我的工作方式。由于屏幕大,我在 iPad Pro 上面看到的一切东西效果都更好,无论是管理电子邮件、浏览网上内容,还是用虚拟键盘写字。”

iPad Pro 给我带来的一个重要好处是,更大的屏幕对我的视力更好。iPad Pro 的大屏幕就像是一种逐渐展现出来的荣光,因为我的双眼不必像以前那么费劲地睁着就能看清文字,找到按键。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那么的清楚。最令人称道的地方是,12.9 英寸 iPad Pro 与 9.7 英寸版本的体验是一样,只是尺寸更大而已。在使用 iPad Pro 以后,你根本不会遇到学习曲线或调整期。毫不夸张地说,我从 iPad Air 转向 iPad Pro,体验绝对是一种相当大的升级。

尽管我们将 iPad Pro 出色的体验归功于大屏幕,似乎显得过于牵强或是过分单纯化,但从辅助功能来强调这种益处同样说得通。iPad Pro 的确给我带来了很多启发,教会我单纯因为超大屏幕而去拥抱超大 iOS 设备。

值得指出的是,iPad Pro 的屏幕还会给人们对其他设备的认识带来非常大的影响。在一开始使用评测机的几个小时里,感觉我原来的那台 iPad Air 是那么的小。相对于 iPad Pro,iPad Air 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手里拿着 iPad Mini 一样。这当然是一种鲜明的对比,而在使用 12.9 英寸版本 iPad Pro 以后,我觉得自己不会再重新投入 “更小” 的 9.7 英寸 iPad Pro 的怀抱了。

握持并使用 iPad Pro

在 iPad Pro 最早发布时,我担心由于这款平板电脑屏幕太大,坐在沙发上使用 iPad Pro,以及用它来阅读或看视频会不太舒服。事实证明,双手握着 iPad Pro 并不成问题。iPad Pro 比我的 iPad Air 稍重,但它的重量也与尺寸相当。总体上讲,iPad Pro 其实并不重,但与 iPhone 6s Plus 一样,只有在你双手拿着时感觉会更好。iPad Pro 的屏幕胜过你对其物理尺寸的任何担心,这一点同样与 iPhone 6sPlus 一样。

如果不是双手拿着 iPad Pro,我会将它放在膝盖上打字。虽然我的确很喜欢 Smart Keyboard(稍后会详细介绍),但我大部分 “工作时间”(即写作)都是使用虚拟键盘。我特别喜欢虚拟键盘,纵然打字对我来说并不是最轻松的事情。屏幕更大自然意味着键盘也更大,我感觉自己的双手也有了更多的活动空间。我习惯于边看着键盘边用两根手指打字,而更大的屏幕空间意味着我的这种打字习惯更加游刃有余。

ipadprowide2

iOS 9在大屏幕上的体验

正如我之前所写,我对 iPad Pro 上面的 iOS 系统堪称 “自来熟”。不同之处在于,iOS 以前还从未被集成到像 iPad Pro 这样屏幕如此之大、像素如此之高的移动设备上。乍看上去,iOS 系统在更大屏幕设备上的表现极为突出,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是完美的。

我们先来谈一谈有利方面。将 iOS 作为主要操作平台的一个优点是,这套操作系统没有什么令人反感的东西。从概念上讲,OS X 被认为是一款围绕键盘与鼠标输入以及多个窗口打造的桌面操作系统,而 iOS 的设计理念则与 OS X 有着天壤之别,它是为各种各样的触控和手势而生,就在不久以前,iOS 每次只能显示一款应用。正是这种简洁性,才让 iOS 设备受到各年龄段以及各种职业人群的喜爱,也是 iOS 与辅助功能堪称天作之合的原因。正如我在文章开头所写,这种简约是我在工作中选择 iPad Pro 而非 MacBook 的主要原因。

当然,自 2007 年 “iPhone OS 1.0” 问世以来,iOS 系统变得日益成熟和复杂。iOS 9 的一个核心功能就是支持 iPad Pro 的多任务处理。一次能看到两个应用,这极大地提高了我的工作效率,因为我现在可以在文字编辑器旁边打开 Safari 浏览器,这样,我就不用总是在搜索信息和获取链接之间来回切换。感觉真是太棒了。

随着我对 iOS 9 的多任务处理功能越来越熟悉,有一个想法开始浮现在我的脑海中,那就是分屏(Split View)模式究竟能有多便捷。在苹果桌面操作系统上,我在屏幕上管理窗口时遇到过许多问题——调整窗口大小尤其麻烦,因为你很难找到窗口边缘,对合适大小作出判断。

相比之下,苹果在应用应该在屏幕占据多大空间的问题上设定了诸多限制。这减轻了我的认知负荷,毕竟我不再需要在应该将应用放在哪儿的问题上面临挣扎。我只需决定是让应用占据屏幕的四分之一空间,还是占据二分之一空间。

对于辅助功能来说,更为重要的是,你激活分屏或 Slide Over 的机制,绝对比用鼠标指针鼓捣更容易实现。我所要做的就是用手指将分割线拖放到我想要的位置;它还有助于让分割线变得足够的暗,这样,我就能轻松在屏幕上看到它。

对于 iOS 在 iPad Pro 上面的表现,只有一处让我不太满意。苹果有可能会在几个月内推出 iOS 10 的预览版,我希望看到苹果能进一步改善其最新移动操作系统在 iPad Pro 上面的体验。尽管多任务处理功能得到了诸多改善,不过 iOS 是一款专门为智能手机设计的操作系统,虽然它也用在 iPad Pro 上面。我们当然希望苹果能针对 12.9 英寸 iPad Pro 对 iOS 系统作出特别改进,充分利用屏幕空间更大这一优势。例如,按键和其他用户界面元素可以变得更明显,同时又不需要 Display Zoom 模式。同样,插入点、放大镜和剪切/复制/粘贴菜单都急需进行视觉升级。

在像 iPad Pro 这么大的屏幕上,这些元素的小尺寸根本就不适合视觉障碍者。至少,iOS10 应该包括辅助功能设置,让用户可以调整插入点的尺寸,就像是 Mac 电脑上面的鼠标指针选项一样。

尽管有些牢骚,我仍然对 iOS 在 iPad Pro 上面的整体体验感到很满意。我认为,重要的是应该搞清楚,尽管我对 iOS 赞不绝口,但这并不意味着 OS X 不好用,或它是更为糟糕的系统。我特别喜欢 Mac 电脑,不过,使用基于触控设计的操作系统的辅助功能益处过于明显,以致于我觉得将绝大部分时间花在 iOS 上面,完全是明智之举。

ipadkeyboardcloseup2

配件:Smart Keyboard 和 Apple Pencil

首先来谈一谈 Smart Keyboard。我之前曾撰文详细解释过这项功能,Smart Keyboard 的确很不错。虽然最初我并不喜欢使用 Smart Keyboard,但渐渐地,我对它越来越感兴趣。无论是外观还是感觉,都是太棒了,用起来一点儿都不繁琐。以前我也曾用过多个第三方 iPad 键盘,但没有一个像苹果解决方案那么好用。

对于 Smart Keyboard,我最喜欢的特性是什么呢?答案是,点击 Command-Tab,快速切换应用。

如果它能做到两件事,Smart Keyboard 就更好用了。首先,我特别喜欢背光键。从工程学角度讲,我并不知道背光键有多实用,但现在的按键在低光环境下很难看见。我要花几秒钟寻找合适的按键,因为很难分辨我究竟看到了什么,我多半会按到错误的键。这个时候,我就需要额外的光线来帮助我轻松发现适当的按键。其次,Caps Lock 键需要指示灯。以前,苹果无线键盘有一个特别大的优点,那就是它有一个小绿灯,让你知道 Caps Lock 键是开还是关。这种视觉上的线索是一种重要但细微的辅助功能。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都忘了计算自己按了多少次 Caps Lock 键,以搞清楚它是打开还是关闭,原因就在我根本无法分辨它处于哪种状态,所以只好不断按键。这是一件令人感到沮丧的事情。

最后则是一个有关安装键盘的小贴士。苹果向我提供的评测机包括 Smart Keyboard 和 Apple Pencil 两种配件,一开始在连接 Smart Keyboard 和 iPad 时遇到了最大的麻烦。原因有两个,一是大脑性瘫痪引发的灵敏问题,二是我的视力不好。(换言之,需要将键盘折叠起来,看一看 Smart Connector 可以连接到哪里。)经过几次尝试,我仍然掌握不了要领,后来一个朋友通过 iMessage 发来一段入门指南视频,最终我才掌握了合适的技巧。

ipad-pro-9-7-1

至于 Apple Pencil,英语词典中没有一个合适的词汇可以描述这一配件有多好用。事实上,我认为完全可以这样说,那就是 Apple Pencil 本身便是苹果去年推出的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产品。它代表了苹果设计的精髓:硬件和软件的融合堪称天衣无缝,让你不禁惊呼这太神奇了。这样说毫不过分。

在 iPad Pro 上面使用 Apple Pencil,感觉就好像是用钢笔或铅笔在纸上写字一样。无论是用手握持,还是用它来写字,感觉都非常好。同 Smart Keyboard 一样,我以前也在 iPad 上面用过其他手写笔之类的设备,但没有一样体验赶得上 Apple Pencil。它便是蒂姆·库克(Tim Cook)常常吹嘘的那种 “唯有苹果才有的产品”,因为通过全程设计其产品,苹果控制了所有的环节。

对于 Apple Pencil,最令人称道的地方在于,它促使我开始挖掘自己的创作能力。我十分羡慕甚至是嫉妒那些远比我有艺术才华的人,但我也确实很喜欢涂鸦和填色。我从 AppStore 上面给 iPad Pro 下载了多款应用,其中之一就是 Pixite 开发的 “成人填色游戏”《Pigment》,它已成为我最喜欢的应用之一。

同彩色印刷图书一样,你会看到黑白 “图页”,而颜色分为好几个等级。这是一款设计精良的应用;尤其我欣赏的地方是,你可以进行捏动缩放操作,更清楚地看到黑线。这给我带来了很大帮助,让我可以看到更多细节,确保我圆满完成工作。我之所以喜欢《Pigment》,最主要是因为填色有益身心健康。

当我面临压力或是遇到文思枯竭的时候,我会拿起 Apple Pencil,打开《Pigment》游戏,随意涂上几分钟,立刻就有一种满血归来的感觉。整个过程很有趣,虽然我还没有涂完一页。这更多是追求过程而非产品的意义。

对于 Apple Pencil 本身,我没有丝毫的疑虑。唯一的问题是,我总害怕丢失笔帽,它太小了,我担心它掉到地上,滚到某个角落,因为根据我的视力,我可能永远再找不到它了。我多次在推特上发文开玩笑说,苹果应该专门给 iPhone 开发一个 “找 Apple Pencil 笔帽”(Find My Apple Pencil Cap)应用,这样在人们不可避免地将笔帽错放在某个地方时,就可以帮他们找到了。

ipadpro10-applepencil_pr-print (1)

总结

每当我看到科技媒体上有人(比如蒂姆·斯蒂诺维奇)说,iPad 不是真正的计算机时,我总感到忿忿不平。我认为这种看法是很短视的,对 iPad 来说也是一种伤害。我承认,在从事某些任务时,MacBook 比 iPad Pro 更好用,比如播客,但 iPad 的功能越来越强大,它不能做的事情正越来越少。就目前而言,我认为 “笔记本电脑是用于创作,平板电脑是用于消费” 的说法并不准确。

但是,就辅助功能和易用性而言,iPad Pro 显然远胜于笔记本电脑。多年来,我一直在以辅助功能为中心的场景下使用 iPad,因此对这款平板电脑的优点和缺点一清二楚。不过,在 iPad 上面使用 iOS 操作系统的体验可以并应该得到改善,无论当前存在什么样的缺点,都无法掩盖它具有明显且影响深远的益处这一事实。这种状况同样适用于残疾人和正常人群。今天的 iPad Pro 就像是一个 “动力厂”,其未来潜力不可限量。

约翰·格鲁伯(John Gruber)也曾评测过 iPad Pro。他在评测文章的末尾写道,“面向大众市场的便携式计算机设备的未来,与鼠标指针和 x86 处理器都不相干。”

我也对此深信不疑。iPad Pro 可能并不是所有人用于替代笔记本电脑的理想选择,这倒也无可厚非,我也相信这一点。iOS 和 iPad 形态设计的诱惑力是无法抗拒的,两者的结合让计算体验变得触手可及。尽管我永远都会对 12 英寸 MacBook 的纤巧设计念念不忘,但 12.9 英寸 iPad Pro 对我来说绝对是更好的 “笔记本电脑”,可以轻松满足我的各种需要。

编者按史蒂文·阿奎诺(Steven Aquino)是科技媒体自由撰稿人及 iOS 系统辅助功能专家。

翻译:皓岳

The iPad Pro is the most accessible computer Apple has ever bui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