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花了 250 美元,我就把 Twitter 用户名改成了自己的名字

下一篇文章

Facebook 使用 F8 开发者大会收入捐助 Dev Bootcamp  奖学金,帮助科技界弱势群体

你永远也猜不到我是怎么用自己的名字注册成 Twitter 昵称的。我搞定这件事花了六个月时间,包括在互联网上进行了轻微的追踪,在 Twitter 上纠缠不休,花了 250 美元以及去专利局跑了一趟。

我加入 Twitter 已经有 10 年时间了。我是 Twitter 的第 69103 名用户,是目前 Twitter 9.74 亿用户中的前 0.007% 用户。

除了是 Twitter 的早期用户之外,我还是个傻瓜。我没有意识到 Twitter 在接下来 10 年里会壮大到什么程度,以及人们会用 Twitter 来做什么。我在注册 Twitter 时使用了我当时的网名作为昵称,而不是我的名字。考虑到我的名字并不常见,我没有这么做真是傻。

在我决定申请新的 Twitter 账号之前,我已经有一个拥有 5.5 万粉丝的 Twitter 账号了,不过这个账号的主题是摄影,而我同时也在这个账号上发布很多和摄影无关的东西。对于这些和摄影无关的内容,这个账号上的粉丝们变得越来越不耐烦,比如我会时不时地说一下语言学,用机器人曝光 Twitter 上的种族主义行为。

在 2014 年夏天时,我决定做点什么来避免让粉丝们感到讨厌。于是,我重新激活了自己的老账号,看看是否能申请到更加可识别的昵称,比如我的名字。

计划 A:礼貌地询问

我颤抖地在 Twitter 的搜索框中输入了自己的名字,接着心就沉了下去。不过我也不是太惊讶,但多少有点失望地发现有人注册了 @Haje。我失望不是因为他的名字是 “Haje”,而是因为他的全名是 “Ha Je”。聪明。靠。

好消息是,这个账号并没有在使用。它甚至没有上传头像,也没有发过一条推。有趣。对我来说,这意味着这个账号的主人可能对 Twitter 没有多大兴趣,我很可能可以说服他放弃这个账号。

于是我一边祈祷一边给他发了私信,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我追踪到了他的 LinkedIn 账号,给他发了一封站内信。

最后,通过一些搜索,我找到了他的两个电子邮箱地址。看来我马上就能拿到自己想要的昵称了,我给他发了电子邮件,等待了几周都没有收到回复。于是我又发了封电子邮件。依然没有回应。为了以防万一,我仍然发了一封电子邮件。

即便他回复了,我也不大确定自己会和他说什么。我的计划是礼貌地询问,然后说 “嘿,你没有用这个账号,能不能把这个昵称让给我呢?” 但坦白说,我一开始以为自己最后只能给他钱来得到这个用户名。这也让我很烦恼,因为这一行为违反了 Twitter 的规定:“试图出售、购买或以其他支付手段来换取用户名的行为会受到账号永久冻结的处罚”。而且 Twitter 也一直都在打击这种事。

但结果是,我连违反 Twitter 条款的机会都没有:对方没有回复我;在几个月后,我放弃了。

不过我并没有完全放弃,除非我疯了。

在这一期间,我频繁地去伦敦参加创业活动,认识了不少 Twitter 员工。我内心的计划是可以请其中一位朋友帮我解决这一问题。他们只要更改和那个账号关联的电子邮箱地址即可,然后我就能重置密码了。搞定。完美;这应该不会有问题了吧?

计划 B:我在 Twitter 有人

不会有问题?事实证明,有很多问题。

我在 Twitter 私信里问他们:“嘿,你能帮我得到 @Haje 这个昵称吗?它从来都没有使用过,却对我意义重大。” 我都准备好想怎么还这么大一个人情了。

但回复都是:“呵呵。即便我想这么做,我也没办法。很多年以前 Twitter 内部就不允许这么做了。”

靠。我记得在早期时还可以这么做,但随着 Twitter 的壮大,它的规章制度也变得更严格了,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想我应该给 Twitter 安排了这些规定并遵守规定点赞(也要给毫不留情打消我愚蠢想法的朋友点赞),但计划 B 是个死胡同。我又一次失败了,这一次也没能和我心仪的 Twitter 昵称更接近。啊!

应该指出的是,一般人都会在这一步放弃。

而我,很显然不是这种人。

计划 C:注册商标

好吧,该尝试其他方法了。我仔细阅读了 Twitter 在什么情况下会移交用户名的规定,并在和用户名有关的商标政策中发现了线索。

注意,我们不会移交已注册的用户名,除非侵犯了商标。—— Twitter 用户指南

如果你开过一段时间公司,你就会知道商标不可或缺。永远都会有人想要窃取你的工作成果……不过我注册过很多商标,知道该怎么注册;而且,如果没有人对商标注册提出异议的话,注册商标的费用也不会很贵。

在我给这个账号的主人发电子邮件时,我心里就有了一个计划。我愿意花最高 500 美元的价格购买这个昵昵称。的确,这笔钱不小,但不是也有人花这么多钱给自己的汽车上很漂亮的车牌吗?当时我想:“我没有车,所以我值得拥有一个漂亮的昵称。”

是的,我肯定自己值得拥有。

不管怎样,我认定了这个昵称对我很有意义。Twitter 是新闻和娱乐的主要来源,而我正在 Twitter 上建立一个品牌,因此用我的名字来做昵称看起来很合理。

为了让注册商标变得更容易,我用自己的名字注册了一个域名,然后向知识产权局交了 170 欧元(约合 250 美元),以便用我的名字来注册商标。

商标申请:正在处理中。是的,我拍下了这张显示着 PDF 文件的屏幕照片。反正又不花钱。

商标申请:正在处理中。是的,我拍下了这张显示着 PDF 文件的屏幕照片。反正又不花钱。

虽然并不是必不可少,但我还是在我有合法权利的类别中申请了这个商标,这在未来可能会很有用(而不仅仅是用来获得 Twitter 昵称)。事实上,知识产权局才不管这些呢,只要没人反对,我就能注册成功商标。

我在第 41 类下注册了商标,这一类别是 “教育和娱乐服务”。貌似很合适,因为我经常教育人,偶尔还会让人开心。更重要的是,这个类别下没有一个商标和我的名字有半点关系。这一点很重要,如果有人反对我的商标申请,我就需要请律师,到时候花的钱就多了。

几个月后,申请通过了,我成为了第 41 类下注册号为 UK00003077635 的商标的主人。Haje™,好记吧。

不管怎样,有了商标撑腰,我穿上自己最好的西装,梳好头发,吃了两颗口香糖,就联系了 Twitter 的客户支持。当然,由于 Twitter 的支持团队是一个表单,他们没法知道我穿的什么,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我给他们发了一个商标申请通过的链接,事情就步入正轨了。

花了 250 美元和等了六个月后……胜利!

这是我的名片。名片的颜色和 Twitter 的品牌色相同,名片上只有我的 Twitter 用户名。因为,很显然,这个用户就是我。

这是我的名片。名片的颜色和 Twitter 的品牌色相同,名片上只有我的 Twitter 用户名。因为,很显然,这个用户就是我。

大约一周后,我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称我可以创建一个新账号或将这个用户名转移到一个老账号上。真是太棒了!

整个更改用户名的过程就很平淡无奇了;在我参加完一次工作会议后,我发现自己登出了 Twitter。要重新登录,我需要重置密码。登录后,我的名字就成了我的昵称。我不知道自己最开始有什么期望,但即便是在花了这笔钱后,我也没有认为这么做行得通。我以为自己能从这次尝试中得到一个好故事,但真的能成功?这一点我可没有考虑到。

不管怎样,这就是我花了不到 250 美元,将昵称改成自己的名字的故事。

如果你在想:“这个家伙脑子有问题?谁会花 250 美元去注册一个商标来获得一个网站上的用户名?”,我原谅你。我甚至会认同你的观点:这么做真是无聊且蠢。

的确,我这么做显得对 Twitter 太过上心了,我在 Twitter 上的表现也让人觉得愚蠢。但我觉得没啥问题。事实上,我的名片使用了 Twitter 蓝,上面只有我的 Twitter 昵称。正常人不会这么做,我在给别人名片时总是要解释一番。

然而,你能想到更简单的方法,只用五个字母就说明自己的联系方式、生平和言论吗?

顺便说一句,如果你读到了这一段,你不大可能会因为这件事对我有偏见:很显然,你也很喜欢 Twitter。因此,你可以在 Twitter 上关注我。你应该知道了我的联系方式吧。

Buying @Haje: How I got my given name as my Twitter handle for $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