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家正在打破各个行业的传统

下一篇文章

Checkbook:一项能让你向任何人免费汇出数字支票的服务

编者按本文作者伊丽莎白·格瑞(Elizabeth Gore)是 联合国基金会(United Nations Foundation)Delland Advocate 项目的企业家。

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家们重新定义了“依靠自己的努力和极少的资源获得成功”和“打破(传统)”这两个词,开创了各种各样解决重大社会问题的业务。这些解决方案影响了成百上千、成千上万,有时乃至千百万民众,可令人惊异的是,它们往往是用极少的资源和资金创立开发的。在我看来,谈及“依靠自己的努力和极少的资源获得成功”和“打破(传统)”这两个(有时候被过度使用了的)词的时候,我们根本不可能撇开那些正在真正推动全球变化的人。

如今,科学技术的触角几乎已经伸到了每一个领域——银行业、医疗保健、交通运输、教育、农业……每一个领域都在科学技术的影响下改头换面,展现出了全新的面貌。企业家在科学技术的帮助下,将他们的远见卓识化为了现实。大多数时候,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中的企业家们正像玩跳蛙游戏一样,跳过科学技术一代又一代的渐进发展,飞跃向前,迅速赶超其他公司——甚至包括美国公司。

创业精神和科技繁荣发展的速度已经改变了这一生态系统,发展中国家迟早会走上国际竞争舞台。只要有科学技术、决心和一个好的想法,你就能改善一个国家。这里有一些例子可以证明这点。

移动支付

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银行业务正在逐渐成为一个影响当地 GDP 的重要因素,但目前,这里的金融机构力量还很薄弱。而移动支付正是这一地区飞跃式发展的“跳蛙”。相较传统银行业务而言,移动支付更具扩展性,成本也更加低廉。这里 超过三分之二 的居民都拥有智能机,(因而移动支付业务得以蓬勃发展)。 据安永公司(EY)估计 ,电子支付平台可以推动这一地区的 GDP 每年增长半个百分点。想想看吧,PayPal 刚刚问世的时候,没有谁觉得它能掀起什么风浪,但如今,它已经成为了一个超强的支付集团。

早在 2004 年时,移动支付系统 Cellulant 的联合创始人、肯尼亚企业家肯·恩乔罗格(Ken Njoroge)就已经颇有先见之明地预见到,移动支付将会成为拉动国家经济的一大驱动力。正是在那一年,他靠着 3,000 美元的少量资金,成功实现了自己的商业构想。如今,Cellulant 已经成为了非洲消费者、商户、银行和移动运营商之间沟通联结的纽带。它为用户提供了一站式服务,既能向当地商户付款,也能和银行进行交易。而这正是刺激这一地区商业贸易所必需的服务。

特殊字体:我们将会看到,发达国家的企业家向发展中国家依靠自己的努力和极少资源取得成功的企业家借鉴取经。

手机银行安全性的提高能够减少诈骗行为,提高消费者信心。鉴于这点,监管者对手机银行的接受程度已经大大提高了。如今,Cellulant 可在 10 个国家使用,拥有超过 4000 万用户,公司员工人数达 300 人,并且已经在这一地区各个行业建立起了合作伙伴网络。由于触及商业贸易的方方面面,银行业务对非洲经济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交通运输

交通运输在美国可能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儿,但它同样也是一大商机。旧金山湾区(Bay Area)初创公司 Scoop 每天都在拯救旧金山湾区的环境——公司让成千上百辆汽车驶离公路,让人们一起通勤上班,将更多的人才从更大的地理区域输送到迫切需要人才的公司。同样,在非洲人口最稠密的国家尼日利亚(Nigeria),交通堵塞和碳排放量也是两大重要问题。交通堵塞会影响生活质量、国家竞争力以及国家吸引新企业的能力。

经证实,分享经济是一种解决空气污染和瓶颈效应的可行方式。去年创立的拼车平台 GoMyWay 为居民提供了一种更加快捷、更加可靠,也更加便宜的尼日利亚出行方式。在这一移动平台的帮助下,用户可以了解谁正沿着和自己一样的出行路径行驶,而司机只要轻点几下就能为用户提供交通服务。平台会对所有用户进行审查,以此确保用户安全。用户也能公开发表评论,分享他们的经历,促使问责制的进一步完善。

不同于传统出租车服务和 Uber 服务,GoMyWay 创立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给司机提供收入。平台建议根据距离和燃油费用计算车费。不过,搭车者和司机可以就车费金额进行协商。也就是说,GoMyWay 的着重点在于使通勤更加便利和最小化有害气体排放量。GoMyWay 很快就将进入南美、肯尼亚和加纳市场,而这些国家同样也将会很快获得巨大的好处。

医疗保健和社区

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数据显示,拉丁美洲每 1,000 人只能得到少于两名医生的治疗。而且,由于地理位置的偏僻(至少有 25%的拉丁美洲人住在农村地区)和交通工具的缺乏,许多居民根本无法得到医生的诊治。比如我从在玻利维亚的住所到最近的医院就要花上四个小时的时间。

特殊字体:只要有科学技术、决心和一个好的想法,你就能改善一个国家。

美国医疗保健行业的破坏性创新很少,但是南美却有不少情况正在发生改变。自 2005 年起,MEDLIFE 就一直在和其所有的流动诊所一起携手合作,力图为秘鲁首都利马(Lima)以外的城市贫民区以及库斯科(Cuzco)、秘鲁和厄瓜多尔特纳以及里奥班巴(Tena and Riobamba, Ecuador)农村地区的居民提供基础医疗保健服务。全科医生会前往低收入地区,为患者提供牙科、妇产科以及小儿科医疗服务,并为居民进行预防性检验。这些流动诊所本质上其实就是带有快速测试所需工具的实验室。

MEDLIFE 提供全年随访跟进服务以及预防性健康教育。这一令人惊叹的组织已经完成了超过 200 个社区发展 项目 ——组织为这些社区建造了住宅和学校,增进了社区的卫生环境。组织将所有公众捐款和募集得来的资金全都投入了这些项目,没有浪费一分钱在日常管理和行政事务上。

想想看这其中隐含的意义吧:MEDLIFE 利用流动诊所改善了这些国家的健康状况、教育状况和生活质量。通过这一方式,组织让成千上万的家庭过上了更好的生活。

我希望你也喜欢玩跳蛙游戏。因为,我很有自信,在未来的几年里,还将会有更多和上述这些赶超了我们的公司一样的创新企业出现。我们将会看到,发达国家的企业家向发展中国家依靠自己的努力和极少资源取得成功的企业家借鉴取经。让我们举杯向这些打破传统、让我们所有人过上更好生活的创新之举致敬!

图片来自:UTOMI EKPEI / 法新社 /Getty Images

翻译:钱功毅(@钱南瓜

3 industries being disrupted in developingcou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