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法律科技初创公司的新未来

下一篇文章

创业淘金热之后

哪里有摩擦,哪里就有商机。行政机构和银行在办事程序上往往对用户不够友好,为了解决这些机构的文书工作为人们带来的痛苦,一群法国初创公司正在蓬勃发展。这类初创公司包括提供法律文书相关服务的 Guacamol 公司 、提供超级简单的工资单生成服务的 PayFit 公司 ,以及提供便宜、无摩擦会计服务的 Fred De La Compta 公司

众所周知,法国是一个不利于企业家创业的国度。这是因为,这里的法律环境(尤其是税法)相当飘忽不定(或者说,至少外国投资者认为,法国的法律环境比其他许多国家的法律环境都要不稳定)。事实上,过去几年里,法国的公共服务已经简化了很多了,但是许多利益相关者都牵涉其中,他们并未彼此配合,一致行动。

不过,对于这些初创公司而言,身处法国倒是一大优势:如果你能在法国顺利开展业务,你就能在任何地方运营你的公司。对于法国企业家以及身处法国的外国企业家而言,整合各种不同步骤拥有更大的附加价值。这些法律初创公司会让法国变得更具吸引力,推动更多企业更加快速地创立。通过帮助置身于复杂环境下的公司,他们为其他人设立起了更高的标准和门槛。他们正为不同的职业(尤其是律师)树立新的职业标准。

法律科技是一个新的前沿

长期以来,法律市场一直是一个保守的市场。从传统上来说,法律市场更关心的是如何保持自身的不朽长存,而非如何为客户(企业家)解决问题。律师们写了大量关于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博客文章,只要挑几篇读一读,你就会发现法律市场的这一情况。(律师写的这些博客文章很少有关于客户问题的。)

事实上,法律从业者与其客户之间虽然形成了利益联盟,但法律事务所按时计费的盈利模式在结构上却是和这一利益联盟相矛盾的。在这样的盈利模式下,法律事务所怎么会想要创造一个减少客户法律咨询时间的世界呢?

换句话说,律师不可能跳出来打破现状,最终推动繁琐的法律手续简化的只会是企业家。因此,过去六年来,美国和欧洲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许多新兴法律科技初创公司——2014 年底,TechCrunch 还以此为主题写过一篇文章 :“法律科技正在蓬勃发展,不少公司正试图从各个角度打破各个层次法律空间(的现状)。”

大体上来说,这和自动化无关

第一代法律科技初创公司利用科学技术和软件,帮助法律事务所推进某些任务的自动化,比如储存档案文件、记账开发票和会计核算。大体上来说,这些初创公司是在帮助法律事务所提高效率、尽可能增加他们的律师可以提供的法律咨询时间。第一代法律科技初创公司主要着眼于“效率”,比如帮助法律公司降低成本,用更少的投资赚到更多的钱。

企业家讨厌各种官僚主义的繁文缛节,因为这些繁文缛节简直可以说是在和他们公司上下每一寸作对。

第二代法律科技初创公司开始破坏法律执业活动——它们或是为客户提供在线软件的直接使用权,帮助他们跳过律师自动化完成某些任务;或是运作市场,直接匹配律师和顾客(Rocket Lawyer 公司 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从而增进市场透明度和市场竞争,降低法律服务价格。这是件好事儿,当然了……

这和整合与设计有关,这关于情感共鸣和同理心

但是,自动化并不是法律科技初创公司开创破坏性行为的目的。毕竟,人们并不真正关心他们所需要的服务是否是自动化的——只要整个服务过程不会磕磕绊绊,可以顺利无缝地进行,只要服务设计精良并且足够便宜。想要创立自己企业的企业家们希望能尽快把企业建立起来,然后把精力集中在他们的项目上。他们不想浪费时间去了解、处理那些繁文缛节。

企业家讨厌各种官僚主义的繁文缛节,因为这些繁文缛节简直可以说是在和他们公司上下每一寸作对。他们希望法律上的麻烦能够尽可能地轻松解决,不要给他们带来什么影响。他们想要知道(提供法律服务的公司)需要做些什么才能轻松解决事端吗?或许并不。

因此,第三代法律科技初创公司把重点放在了结合法律服务和行政服务上,他们将这两大服务综合成一个单一服务平台,利用这一平台解决客户所有的法律和行政问题。这一平台整合了登记注册、组成公司、雇佣员工、合同、专利、知识产权和薪资计算等所有服务,将有望大有作为。

这其中起作用的因素和促使 Facebook 创造各色程序,在其 Messenger 平台上整合所有服务的内在动因是一样的。一个单一的连接点!法律科技中“科技”的部分终于显露出了激动人心的面貌,因为整合所有这些服务是一大挑战。

Guacamol 公司旨在综合所有这些服务。(“Guacamol”这个名字来源于法语中的双关语:“avocado”就是法语中的“律师”,相当于英语中的“lawyer”。)这家公司从为初创公司提供一体化打包注册服务入手。一位名叫萨宾·齐尔贝尔伯根(Sabine Zylberbogen)的律师和一位名叫弗朗索瓦·福特(François Fort)的工程师创立了这家公司。他们两人有着同样的雄心志向,想要开发出能在所有国家复制再现的综合解决方案。

Guacamol 公司的主要价值定位是提供不同利益相关者和步骤的整合服务,帮助你在一周时间里建立起你的公司。从根本上来说,公司旨在让想要创立企业的企业家轻松开创自己的公司。公司服务的设计完全着眼于他们的观点。

图说:Guacamol公司创始人萨宾·齐尔贝尔伯根和弗朗索瓦·福特

图说:Guacamol 公司创始人萨宾·齐尔贝尔伯根和弗朗索瓦·福特

为什么法国能有机会在法律科技领域有所作为

和英国、美国不同,法国并没有很强大的法律产业,但法律和行政方面的麻烦却不少。法国的公共服务已经变得更加数字化了(注册公司之类的法律程序已经部分数字化了),然而一定数量的步骤走向数字化令企业家们产生了期望——他们希望能比现在的实际状况更加简单地完成种种事务。通常,他们并不清楚创立一家企业涉及到的所有这些复杂的法律步骤。

企业家们没有料到,开设一个银行资金账户转移他们的第一批投资者提供的资金会这么困难。(银行总是令人头痛不已!)他们很少知道,根据规定,一家公司登记注册后必须进行公示,而且这一公示工作相当昂贵。在法国,法律通告的公示工作是一个受到管控的行业。

同样,法国薪资计算也特别复杂。因此,没有精通劳动法的律师的中小企业很难独立完成薪资计算。PayFit 公司提供了一种软件即服务的解决方案,帮助所有中小企业在无需外界帮助的情况下解决薪资计算问题。使用这一解决方案无需任何专业知识。雇主只需要回答一些简单的问题,软件就能自动生成工资单。

员工也可以使用 PayFit 公司的服务,厘清他们工资单上的内容。很快,PayFit 公司也会提供服务,帮助公司处理费用支出报告和付款相关事务。PayFit 公司刚刚从 Kima 公司处 获得了五十万欧元的投资 ——这家萨维埃·尼埃勒(Xavier Niel)所有的风险投资公司看到了 PayFit 公司软件的潜力与价值。

bulletinpaye 最后一个值得一提的公司是 Concord 公司。Concord 公司的前身是 Contract Live 公司 。2013 年,马修·卢梅奥(Mathieu Lhoumeau)和弗洛里安·帕莱恩(Florian Parain)创立了这家公司。这家公司提供了一个平台,让专业人员得以在同一个地方管理他们所有的合同,在最高安全防范下,控制这些合同有效期内的每一个步骤——制作合同、协商合同、签署合同。加密技术由一家叫做 Cryptologue 的公司提供,许多银行都是这家公司的客户。由于法国的规则条例是全球最为严格的,Concord 公司无疑有其发展的空间。

这些初创公司并未试图改变或减少这些步骤,它们也没有试图改变行政机构、银行处理客户需求的方式或者劳动法。它们只是从所有这些(令企业家感到麻烦的事务)中找到了商机,(通过帮助企业家解决这些烦心事儿而)蓬勃发展。事实上,其他人眼中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有毒的”环境,在这些初创公司看来却是商机。换句话说, 行政事务令人头疼的特点就意味着商机

创业正逐渐成为法国的一种生活方式。对简化各种如今仍然有如迷宫般复杂的程序步骤的需求日益增长。这些想要尽快进入国际市场的新公司令法国占据了一个相当有利的地位,也让外资初创公司在法国行事更加容易便捷,让所有公司在欧洲其他法律环境下行事更加容易便捷。

美国法律科技初创公司 Clerky 未必能挑战这些法国初创公司在欧洲的地位,然而法国初创公司却很快就会在美国向这些美国初创公司发起挑战。在法律科技领域,法国确实拥有很好的优势和机会。

图片来自:Evlakhov ValeriyShutterstock

翻译:钱功毅(@钱南瓜

The New Promises Of France’s Legal Tech Startu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