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将近?

下一篇文章

Slack 将很快开始测试语音和视频聊天功能

特鲁斯·昂侯特 (Truls Unholt) 是理论和实践咨询公司 (Theory & Practice) 的创始人。

非营利人工智能研究公司 OpenAI 在 2015 年 12 月 11 日向全世界宣布,其获得了伊隆·马斯克、雷德·霍夫曼 (Reid Hoffman) 和彼得·泰尔等知名投资人的 10 亿美元投资。OpenAI 有一个宏大的研究计划,致力于让人工智能服务人类。

这一研究规划和 OpenAI 的公司目标都是基于一个前提,即未来机器的智能会远超人类,甚至可能会对抗人类。

这一场景在雷·库兹韦尔 (Ray Kurzweil) 的《灵性机器时代》(The Age of Spiritual Machines) 和《奇点已近》(The Singularity Is Near),以及无数论文、文章中都有详尽阐述。雷·库兹韦尔的论点有力地支持奇点假说,认为人类只有一半的生存几率。

知名技术专家和投资家不仅对雷·库兹韦尔的论点信服不已,而且愿意资助管理和控制可能出现的超级智能的研究。同时,一些 20 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如丹尼尔·丹尼特 (Daniel Dennett)、诺姆·乔姆斯基 (Noam Chomsky) 则认为,奇点思想是都市传说乃至科幻。

那么,我们应该相信什么呢?

边缘基金会在 2015 年做的一份简要调研显示,硬核科学家和技术专家对我们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奇点的可能性多少有点支持。而社会科学家、哲学家和学者则持更加怀疑的态度。

尽管人们对奇点的看法不只两种,但技术专家和知识分子对奇点的立场倾向于分成两个截然不同的阵营。可能你也不会太惊讶,大多数技术专家抱有基于科学范式的唯物主义观点,而知识分子们则更喜欢从哲学角度来看待问题。

关键问题似乎在于,人们是否相信人脑是机器。

人工智能科学家和技术专家相当自信地认为,人脑是机器。制造出一个和人脑一样的智能只是时间和研究资金的问题。即便像保罗·艾伦 (Paul Allen) 这样的怀疑论者也认为奇点可能最终会出现。毕竟,“成年人的大脑也是有限事物,其基本工作原理最终将通过持续的人类努力而探明。”

当然,这一看法的假设是,科学家们在未来将能够让了无生机的物质焕发生机。如果这一切都能实现,计算能力的爆炸式增长、智能爆炸以及相应的控制问题肯定会让人类面临严重的生存风险。

另一方面,如果人脑不是机器,而是别的东西,是超出物质之外的东西,可能还拥有灵魂,不管那是什么,那么人类意识就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哲学问题,因此也就不可能能通过科学方法来解决。

从知识分子的观点来看,科学是个语言游戏,而超级智能则是个很大的词。我们几乎对智能一无所知,更不用提超级智能了。很多时候,我们都假设符号能可靠地代表客观现象,但事实并非如此。现实和我们所认为的现实存在也将永远存在差距。

证明科学理论或假说和知道真相并不等同,也肯定不足以用来预测未来。知识分子通常对这种论点很敏感,却经常被基于多少有点不现实的假设的详细数学公式搞糊涂。

也许我们应该少想想奇点,多想想技术进步将怎样逐渐改变人类的境况。也许真正的超级智能不是单个个体,在联网环境下,思维不再是个体活动。也许全球脑包括的不仅仅是所有联网设备,还有所有使用这些联网设备的人类,就像是一个无处不在、拥有数十亿颗跳动的心脏的半机械人一样。

Is Singularity N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