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淘金热之后

下一篇文章

颠覆性创新理论不适用于 Uber?克莱顿·克里斯坦森这次真的错了

过去十年的创业淘金热已经结束。踌躇满志的创业者们仍在涌向旧金山湾区,希望做出他们的最小可行产品,进入 Y Combinator,并把自己的应用打造成下一个重大事物。遗憾的是,他们已经来迟了。这个时代已经过去。虽然这是一个美好的时代,甚至是传奇的时代,但它终究还是结束了。

你认为这是一种危言耸听的说法?也许不然。在过去几个月中,许多有远见的人都在发出警告信号,指出了导致这个时代走向终结的几个因素:

  • The Information 的莱辛(Lessin)夫妇 提出 “创业公司可以轻松击败大型科技企业的时期将要结束,原因很简单:现在的科技巨头不再像以前那样尾大不掉,它们变得更加精简和灵活,而且拥有更高的竞争力,这是因为它们已经与那些曾经作为对手的科技创业公司开展合作”, 因此 “在下一轮根本性的技术革新来临之前,创业公司的机遇将会被限制于竞争对手较少的传统市场。”
  • 埃文·威廉姆斯(Ev Williams)进一步 阐释 了这个观点:“在每个逐步成熟的市场中,价值会随着时间向上聚集。汽车产业也有过遍布创业公司的时期……不过到后来进入市场的难度和成本就变得非常高。以前某些类型的科技公司只需要关注技术,后来它们还需要兼顾设计,现在它们变成了技术、设计、营销和分发全面发展的公司……恐怕我们的世界正在不断向大公司倾斜。”
  • 奥姆·马利克(Om Malik)也有同样的 看法 :“LinkedIn 和 Tableau 们的损失将会远远高于产业巨头,而巨头们将会继续利用自身在地位、资金和运营方面的优势。它们在投资人亏损的情况下仍能屹立不倒……创业公司将会面临最糟糕的情况:更少的资金,更低的估值,根深蒂固的互联网巨头正在统治所有重要的市场。”
  • 在另外一篇《纽约客》文章 中,奥姆提出:“硅谷的大多数竞争领域都在决出一位垄断赢家。”虽然他随后将垄断竞争公司的数量扩大到两到三家,但是不会再多了。
  • 本·汤普森(Ben Thompson)在 Stratechery 最近发表的一篇 文章 上详细探讨了这个赢者通吃的理论:“数字广告领域的竞争格局正在变得相当简单:Facebook、谷歌和其他小公司……我认为最近创业公司的估值和融资之所以会遇冷,有一部分原因是许多独角兽公司都是 Facebook 和谷歌在广告领域的竞争对手:它们已经错过了超越的机会……这可以说是科技产业本身的不平等:中型企业和创业公司的两极分化将会越来越严重。”
  • 我自己想要补充的是,那些所谓的创业精神(“颠覆一切”)已经逐渐成为传统智慧,它们能够起到的作用也越来越低。当我们一致认为“创业公司将决定未来”的时候,这句话就不可能实现了。创新几乎不会诞生于主流的思想模式;如果所有人都在尝试创新,那么你也很难用同样的方式实现创新。十年前,成立或加入一家小型技术创业公司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做法,甚至是不被鼓励的。现在对于某些人来说,创业反而成为了一条必经之路。
  • 另外,过去十年出现的许多优秀创业公司已经推动了智能手机在全球范围内的普及,并开拓了多个之前不曾存在的新市场。Uber、Whatsapp、Instagram 和 Snapchat 等就是其中的代表。(更不必说无比强大的苹果了。)但是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已经结束。现在这些市场的竞争对手实在太多了,其中只有极少数能够最终胜出。
  • 同时,大多数的风险投资人其实只是“羊群”,而且他们已经被上面提到的种种因素所惊扰;因为他们(大多数)都只是羊群,所以他们会集体逃离到“安全”的投资——现在的创业公司显然已经不再安全。这样一来,那些真正具有颠覆性的创新将会更难得到资金和支持。

所以创业公司现在都应该关门大吉了吗?当然不是,这种想法就过于极端了。我们正处于一个技术发展最为迅猛的时代:我们有 全新的窃取数据方式 ;我们做出了可以 双足行走的机器人 。我们正通过 T 细胞的基因编辑来对抗癌症 。大家可以看一下《MITTechnology Review》总结的 2016 年十大突破性技术

(诚然,摩尔定律已经开始失效 ,但是呈指数增长的计算能力还是需要时间才能被逐步应用到其他领域;通常这需要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才会在一些难以预测的新兴事物上实现。即使摩尔定律最终被终结,它也不会影响到未来几年的整体技术发展速度。)

这里并不是说所有的创业公司都注定要失败。不同公司受影响的程度也不一样,所以这点不能一概而论。随着大型企业开始重新掌握主动权,它们将会比过去十年占据明显更多的创新,以及更大的创新市场份额。我们已经在深度学习(Facebook、谷歌)和自动驾驶汽车(Alphabet、Tesla)等领域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了。

创业公司仍然会拥有自己的优势:它们有清晰而专注的目标,即时的决策,以及灵活变通的能力。我相信少数创业公司还是能够占据一些小众领域。但是在可预见的未来之内,随着竞争愈发激烈,这种情况将会越来越罕见。

我们也亲眼目睹过这种情况。Y Combinator 在 2011 年成功孵化的项目包括 AirBNB、Dropbox 和 Stripe。你能从过去 5 年孵化的 Y Combinator 公司中找到能与上述几家公司旗鼓相当的吗?Instacart 也许能算上一个,如果他们的单位经济到位的话,但是别无他选了。

正如马利克和莱辛夫妇的观点,科技界的“恐龙霸主”肯定不会默默无闻地灭亡,而是进化出了针对小型创业“哺乳动物”的防御机制——而且它们也有自己的优势:无限的资源、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以及规模经济。

另外,软件蚕食世界所带来的一个副作用是,整个行业的回报会不成比例地聚集在掌握最优秀软件的公司手上。这点就会导致幂次定律的出现:极少数的大赢家和绝大多数的输家。

那么,如果我们正在步入金矿枯竭的的创业寒冬,创业公司应该如何应对呢?

  • 转向还没有经历这种转变的新领域。科技巨头(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已经适应了来自创业公司的威胁,但是其他的一些领域(比如医疗)还在努力吸收过去十年的新技术。它们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能继续作为创业的热土。
  • 同样的,创业公司也可以进入那些相对年轻,尚未固化的领域。比特币、区块链和去中心化系统都属于没有得到太多关注的新兴领域。虽然大家都认为 AR 和 VR 是大势所趋,但是与之相匹配的电影叙事手段——以及实现这些叙事所需的工具——还没有被确定下来。
  • 如果你所做的是智能手机应用,在线服务,或者是一些新型的社交网络,请接受你的产品可能不会出现在全世界数以亿计的用户的手机主屏或书签上。这些领域已经被现有的巨头牢牢把控了。创业公司要获得爆发性用户增长的可能性本来就已经很低,而现在这种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了。你可以尝试为某些尚未得到良好服务的产业和群体开发专门的应用,只是这些机会已经越来越少了。
  • 或者你也可以无视我的说法,继续遵循“我不相信几率!”的信条。如果你正在做一些真正非同凡响的事情,那么请坚持下去。我只是为大家总结了现在的普遍情况,并不是绝对适用于所有人。但是请不要自欺欺人,要认识到现在已经不是最适合创业的时候,创业淘金热已经结束。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After The Gold Ru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