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efits:走在 Paypal 的老路上?

下一篇文章

YouTube 现在允许你给自己的视频随意打码

编者按埃里克·杰克逊 (Eric M. Jackson) 现为 Caplinked 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曾任 Paypal 美国区市场营销负责人。克里斯·格雷 (Chris Grey) 现任 Caplinked 首席运营官兼联合创始人。

上周,Zenefits 的一条消息震惊了整个科技界。这家曾被称为“有史以来增速最快的软件即服务独角兽公司”宣布,其创始首席执行官帕克·康拉德 (Parker Conrad) 将离职,同时公司也正在接受加利福尼亚州政府的调查。该公司表示,做出这一决定的部分原因是监管合规问题。

前 Yammer 创始首席执行官、前 Paypal 首任首席运营官大卫·萨克斯 (David Sacks) 将接任帕克·康拉德的职务。在此之前,大卫·萨克斯已经担任 Zenefits 首席运营官一年多时间。Zenefits 也重组了公司董事会。帕克·康拉德退出董事会,Valor Equity Partners 的安东尼奥·格拉西亚斯 (Antonio Gracias)、TPG 增长基金的比尔·麦克拉沙恩 (Bill McGlashan ) 以及 Paypal 联合创始人彼得·泰尔 (Peter Thiel) 加入董事会。

(利益相关:大卫·萨克斯和彼得·泰尔均为 CapLinked 的投资人,我们也使用 Zenefits 的软件。)

这一消息重重地打了一些媒体的脸。《福布斯》曾称 Zenefits 要比 Uber 和 Airbnb 更吸引人,而《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 网站则说该公司是一家值得托付职业生涯的公司。和之前的光明前景相比,现在 Zenefits 的前景晦暗,充满风险。

往事重现

与监管抗争,管理层大变动,一家展翅高飞的初创公司掉头直坠而下。剧情是不是很熟悉,埃里克·杰克逊写的《Paypal 战争》(PayPal Wars) 中的情节和这差不多。

跟 Paypal 15 年前碰到的问题相比,Zenefits 面临的挑战的相似之处不仅仅在于大卫·萨克斯和彼得·泰尔的介入。Zenefits 突然碰到的许多问题和早期 Paypal 团队不得不应对的问题差不多,当时埃里克·杰克逊正担任 Paypal 美国区的市场营销负责人。

监管之觞

在去年 11 月时,有消息称 Zenefits 在美国一些州正面临调查,原因是 Zenefits 在没有合适牌照的情况下销售保险。

大卫·萨克斯在致员工的公开信中直言不讳地承认,Zenefits 发展的太快,放松了监管合规方面的要求。他说道:“我们在一个高度监管的行业中销售保险……事实是,我们许多与合规有关的内部流程、控制以及行动都不足,一些决策根本就错了。”

类似地,早期的 Paypal 在一些州也遭受了监管机构的调查。当时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哪一个监管机构知道该给 Paypal 打上什么标签。

Paypay 不想被看作是银行,因为这意味着要遵守无数晦涩的规则和条款。最终, 联邦存款保险公司 (FDIC) 裁定 Paypal 为转账服务,只需要符合所在州的监管即可。也就是说,Paypal 需要一个州一个州地获得牌照。

管理层大变动

更换首席执行官无疑会让 Zenefits 的股东们担心,更别说公司的员工和客户了。但并不只有 Zenefits 经历过这种事。Paypal 在早期也经历过相同的事件,在被 eBay 收购前,有数位知名领导人做过 Paypal  的首席执行官,比如伊隆·马斯克 (Elon Musk)、前财捷集团首席执行官比尔·哈里斯 (Bill Harris) 和彼得·泰尔。

Paypal 能从如此频繁地更换首席执行官中走出来,部分原因是 Paypal 拥有强大的文化和资深管理团队(如大卫·萨克斯、马克斯·列夫琴<Max Levchin>、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罗洛夫·博沙<Roelof Botha>)。

糟糕的市场环境

如今的市场环境对科技公司的估值不是很有利。去年 11 月,富达投资 (Fidelity Investments) 将其持有的 Zenefits 股份价值减计了 48%,让人不禁对 Zenefits 45 亿美元的估值产生怀疑。同时,有报道称 Zenefits 的营收增长令人失望。由于 Zenefits 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小企业,经济放缓无疑会影响 Zenefits 的营收。

尽管这听起来很糟糕,但当年 Paypal 面临的经济环境更差。2000 年至 2002 年的股市崩溃毁灭了 5 万亿美元的市值。这可不是不利,而是灾难。

就在那个时候,风险融资开始萎缩,而 Paypal 一个月的开销是 1000 万美元。不过,在商业模式大改后,Paypal 仍然继续成功融资,并最终盈利,成为 911 事件以来第一家上市的网络公司。

舆论风向急速变向

直到最近,舆论对 Zenefits 的关注焦点还是增长和颠覆。然而在帕克·康拉德辞职的消息传出后,舆论出现了大调转。

和前面的情况一样,Paypal 也有过类似经历。舆论对 Paypal 的看法在一开始非常积极。但随着 Paypal 碰到法律和监管方面的问题以及管理层的变动,媒体很快掉转枪口,对 Paypal 冷嘲热讽起来。在 Paypal 即将上市的前几个月里(当时 Paypal 必须保持缄默),此前对 Paypal 友好的媒体纷纷批判起 Paypal 来。有一位专栏作家甚至宣称,Paypal 是为“毒贩和美国国内恐怖分子”准备的,并称 Paypal 缺乏“大人管教”。囧。

希望仍在

对于 Zenefits 来说,好消息是 Paypal 不仅活了下来,而且创造了新的产品类别。这个过程不容易,但得益于优秀团队、强大文化和高效执行,Paypal 一路走了过来。

这应该能鼓励到 Zenefits 的人。尽管他们要面临重重挑战,但 Paypal 的历史证明,一个上下一心、执行良好的公司能克服所有这些问题。

历史永远不会简单地重复,但在硅谷 昨日 偶尔会重现。

Zenefits Stumbles Into PayPal’s Old Dr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