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在攀上全球最高的创新巅峰

下一篇文章

决定户外广告成败的四大因素

编者按维克拉姆·简德亚拉(Vikram Jandhyala)是华盛顿大学的创新副主管。

现在有一个非常受人关注的统计数字:71。这是“创新”一词在最近发表的中国“十三五”规划建议中出现的次数。

中国之所以如此强调创新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麦肯锡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为了维持经济稳定增长,这个拥有 13 亿人口的大国必须通过创新产生 2%到 3%的国民生产总值年增长。

这些投资所带来回报也是巨大的。到了 2025 年,这些创新机遇可能会为中国贡献 1 万亿至 2.2 万亿美元的经济总量。

在与中国各界的创新者(包括企业家、公司、教育机构和政府官员)进行了数周的接触以后,我相信这些远大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这是因为中国发起了全国的力量进行万众创新,目前世界上没有其他地区或者国家能够比得上或者复制中国的创新规模,即使是美国也不能做到这点。

作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国家,拥有 1.5 亿工厂工人的中国的供应商网络规模是日本的五倍。这点让中国公司具备了开展大规模持续创新的信心和能力。

其中一个很好的例子是高速列车。高速列车是全球运输领域的发展重点,在过去七年当中,中国的私营企业一直在政府的帮助之下全力研发下一代的高速列车技术。他们做出了怎样的成果?自从 2008 年以来,中国生产的领先产品已经占据了全球 90%的高速列车增长。

这种重大的创新突破很好地反驳了西方国家长期以来形成的刻板印象——中国只是一块创新海绵,它只会不断吸收和转化来自美国和欧洲的发明和想法。

但是这种日渐过时的传统思想掩盖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中国正在利用自身的巨大力量加速争夺全球创新的领导地位。

需要明确的是,现在中国随处都可以看到重大的创新项目正在进行,而这些项目都需要在技术产品研发、融资、生产、营销和物流等领域的最新技术。

如果没有这些开创性的系统,连年达到 10 倍增长的目标也不可能实现——这已经是许多中国企业习以为常的目标。另外,跟许多通过线上拓展业务的硅谷科技企业不一样的是,大批来自中国的先行者正在线下的真实世界不断发展。

我在这里不是要贬低硅谷的优秀创新,但我只是想如实地看待中国的重大进步。我们在创新的时候会先构思出一个想法,然后实现“从 0 到 1”的跨越(引用风险投资人彼得·蒂尔的说法)。

人们普遍认为中国出现的发展并不是来自真正的创新,而是对技术的大规模应用,按照上述的定义,这只能算是“从 1 到 n”。但是我从个人的观察当中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中国确实在发展真正的创新,而且要如此大规模的运用众多新技术,这里面肯定存在“从 0 到 1”的因素。

这种看待创新的方式跟我们完全不一样——这是我们需要承认和学习的一点。换句话说,如果我们要在这个世界与中国进行竞争,尤其是在印度、非洲和中国本身等前景巨大的市场(它们是当今发展商机最大的三个市场),我们也需要开始大规模的创新。

但是开展如此大规模的创新不会是一件易事,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做过,而且中国拥有一批踌躇满志和经验丰富的创业者,他们渴望自己的创新和业务可以遍及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这些走向世界的创业者可以无限制地进行尝试,而且他们还勇于适应变化和承受失败。

举个例子,百度这家位于北京的科技巨头曾经被认为是中国版的谷歌,但是它已经将业务扩展到了自然语言处理和图像识别等硬件和软件研究领域。它在去年聘请了吴恩达(Andrew Ng)作为它的新任首席科学家。生于英国的吴恩达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他还是谷歌人工智能项目的发起人和知名在线教育公司 Coursera 的联合创始人。

来自中国深圳的大疆创新科技(DJI)已经占据了 70%消费者无人机市场份额。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年仅 34 岁的汪滔是另外一位志向远大的新晋中国企业家,他决心要让自己的产品席卷全世界。

大疆在九年前刚起步的时候还只是一个隐藏于在香港民居当中的小作坊,如今它已经成长为一家跨国公司,它今年的预计销售额将达 10 亿美元。不过更重要的是,这家公司已经统领了全球的消费者航拍市场,而且它最近还开放了一个创新飞行平台,让第三方软件开发者可以为它的无人机增加各种新功能,比如热扫描。

除了汪滔以外,另外一位利用大规模创新占领市场的中国企业家当属马化腾,他是腾讯控股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这家公司旗下的微信是一款拥有 6 亿活跃中国用户(接近中国一半的人口)的移动通信服务。

不过微信的用途可不仅限于通信,它灵活地糅合了 Twitter、Facebook、LinkedIn、Skype 和 PayPal 的功能,所以它更像是一个功能齐全的操作系统。这个一站式平台的存在使得知名的外国公司也难以真正渗透到中国这个巨大且利润丰厚的市场。

亚马逊可能是另一家在中国的大规模创新之下折戟的外国公司。尽管这家来自美国西雅图的公司似乎已经在北美和欧洲的电商市场大获全胜,而且它在印度销售额也在节节攀升。但中国是一个更难拿下的市场,因为这里是阿里巴巴的大本营所在地——这家全球最大的电商公司就盘踞在全球增长最快的电商市场之上。

阿里巴巴的创始人是中国知名企业家马云,它在去年的交易总额达到接近 2500 亿美元,超过了亚马逊和 eBay 加起来的销售总额。仅仅在今年的双十一活动中,阿里巴巴就创造了 140 亿美元的销售额,高于所有美国人在感恩节后一周的线上线下购物销售总额。

Uber 也可能会在中国遇到同样来自创新规模的阻碍。不过它的对手是中国两大专车应用合并而成的庞然大物,后者现在已经成为了价值万亿美元的中国拼车与专车服务市场上一座难以撼动的大山。由快的打车(阿里巴巴投资)和嘀嘀打车(腾讯投资)合并而成的滴滴快的目前每天会在中国处理 300 万次出行,相比之下,Uber 用户的每日乘车次数只有 100 万。

除了营运数字以外,我们还可以看到滴滴快的在总裁柳青(曾供职于高盛 12 年的时间)的带领之下正在推出一系列新的产品和服务,希望进一步拉开自己与来势汹汹的国外竞争对手的领先优势。

中国汽车厂商比亚迪也在进行全球规模的创新,希望在竞争当中压倒特斯拉汽车,生产出全世界质量最好、产量最大的电动车。在得到了沃伦·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投资以后,比亚迪的电动车产量在四年之内获得了三倍的增长。

比亚迪将大多数最先进的生产线都设在了中国,不过它也在巴西新设立了一家大型工厂,同时还会在美国——特斯拉的大本营扩大生产规模。比亚迪在南加州拥有专门生产电动大型客车的厂房,另外它还在不断加大对先进技术的投资。

除了将自己研发的新产品和服务推向世界各地以外,中国也在创造一些全新的商业模式,它们有可能会彻底改变全世界的商业现状。由阿里巴巴带领的线上到线下(O2O)模式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可以将线上的顾客引导至线下的实体商店进行消费。

现在有大量中国公司都在默默地采用这些打破传统的新策略。这些高度重视创新的企业能够灵活地追求不同的解决方法,同时将许多看似互不相关的要素组合在一起,并借此走向全球竞争的最前列。正因为它们克服了所有的困难,并采用了有力的扩张手段,所以它们才能登上全世界最高的一些商业顶峰。

在未来几年之内,许多快速成长的美国公司都会走向跟中国公司一样的商业发展道路。无论是采用合作还是竞争的策略,学习如何进行快速和大规模的创新是它们攀上巅峰的的最佳方式。

题图来自:TRACY BEN/SHUTTERSTOCK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China: Scaling The World’s Highest Innovation Pea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