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鱼” 操作系统开发商 Jolla 完成 C 轮融资:暂时度过财务难关

下一篇文章

微软收购大数据创业公司 Metanautix

芬兰移动操作系统开发商 Jolla 已完成了一再推迟的 C 轮融资,最终从 “死亡谷” 中走了出来。Jolla 开发的 “旗鱼”(Sailfish)平台是当前少数几个正在挑战安卓与 iOS 双头垄断地位的操作系统之一。

Jolla 董事长安迪·萨尼奥(Antii Saarnio)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他向 TechCrunch 网站证实,Jolla 已经拿到了 C 轮融资的 “第一笔资金”——他说此轮融资将使得公司的财务状况趋于稳定。

“很少有公司能在那种极为困难的条件下走向复苏,但我们做到了,” 他说。

今年 11 月底,Jolla 宣布由于未能按规定时间完成 1000 万欧元(约合 1060 万美元)的 C 轮融资,该公司不得不暂时裁员一半,同时申请债务重组。

Jolla 并未对外披露 C 轮融资的总体规模,毕竟,它目前只是收到此轮融资的一小部分资金。另外,Jolla 也没有透露投资方是谁——虽然萨尼奥说 “投资方有多家公司”,其中就包括现有投资方,而上个月他透露当时只有一家公司愿意投资 Jolla。

萨尼奥说:“遗憾的是,我们目前还不便透露总的融资额,因为这只是规模更大的融资的一部分。下一笔资金将确保我们的业务增长,让我们可以对操作系统做进一步投资。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不想披露此次融资的规模,毕竟这会引发有关这笔资金能用多长时间及诸如此类的猜测。”

“这是一笔大规模投资,我们还在与其他机构进行谈判,以获取更多的资金。但就目前而言,我们已经收到足够多的资金了,可继续开展业务,稳定公司财务状况。”

尽管 Jolla 已经摆脱了创业公司常见的 “死亡螺旋”,但当前状况依旧不容乐观。Jolla 的员工总数只有上个月时的一半——11 月份,由于资金耗尽,该公司被迫进行临时裁员。

萨尼奥证实,Jolla 将会取消这些裁员计划,但他也补充说,除了裁员,“还有许多人主动辞职”,所以 Jolla 究竟能将多少员工劝回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目前 Jolla 正就部分员工的回归进行协商,在融资陷入困境之前,Jolla 共有大约 100 名员工。据萨尼奥估计,他们只能让员工总数恢复到相当于以前一半的水平。所以说,Jolla 在人力资本上将节省一大笔开支。

萨尼奥说:“情况正开始好转。我不是说这艘船目前正处于完美的状态——我们还需要进行大量维修工作,不过我们仍然在运营,可以继续推进之前敲定的议程。”

众筹的 Jolla 平板电脑也受到了公司资金紧张的影响,出货时间已经多次推迟,大多数用户仍然没收到这款平板产品。萨尼奥说,Jolla 正考虑在这个问题上作出多种选择,其中包括取消 Jolla 平板电脑,将钱退还给用户,毕竟它已经完成新一轮融资。

他告诉 TechCrunch 网站:“这是一种颇具挑战性的情况,因为给平板电脑项目带来的伤害是很大的。如果你已推迟几个月或不再与硬件合作伙伴合作,那么这基本上意味着你很难重启这个项目。”

“所以,我们现在正考虑不同的方案。其中一个就是继续生产这款平板电脑。另一个是向预订了平板电脑的用户退款。我们正在积极寻找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继续服务于我们的用户。”

至于 Jolla 今后的移动操作系统战略,它将继续采用当前的授权模式,在让客户定制操作系统上更具灵活性,同时侧重于与具有紧迫的安全和隐私需要的企业和政府进行合作,而不是试图向普通消费者出售其产品。

萨尼奥说,“我们正专注于向行业客户授权使用 ‘旗鱼’ 操作系统,我们可能要做更多的准备,面向不同的客户提供为他们量身定制的操作系统,因为很显然他们希望可以获得定制式操作系统,尤其是大公司。”

萨尼奥还补充说:“当然,我认为这种事情也正发生在安卓平台身上。事实上,CyanogenMod 和其他平台也是同一种商业模式的例证。”

Jolla 试图用 “旗鱼” 操作系统来争夺企业客户和政府机构,这样一来,该公司便与 SilentCircle 的 Blackphone 设备和商业服务形成竞争关系。不过,萨尼奥认为 “旗鱼” 是当前市场上唯一一家能提供 “可授权、安全和私密的操作系统” 的公司。(Blackphone 设备运行安全加强版安卓系统。)

萨尼奥相信 Jolla 明年此时还会继续存在吗?他说:“这基本上是我们第三个债务难关,我认为也是最后一个。我的确看到一些合作伙伴和其他公司对旗鱼操作系统很感兴趣,愿意在一些能让他们充分利用这套系统的项目上花钱。”

萨尼奥表示,“企业和政府方面对我们的产品都有需要,至于消费者将如何看待对替代操作系统的需要,以及他们是否正期待这种事情,还有待进一步观察。我们所有人都看到消费者正开始明白隐私的重要性,开始明白当前系统并不能提供任何隐私。但这是否会衍生为对操作系统的大量需求,这对我来说同样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过去五年,操作系统的确可以让人拿用户的隐私信息来赚钱,在这种情况下,你真的很难看懂这个行业。我认为你也很难明白这个行业是如何运作的——当每个人的钱都在移动、信用和个人信息上的时候,你所有的商业信息都是公开的。所以,我相信这样的一个行业很有价值,但消费者的需求仍然有待观察。而且很难预测,” 他最后表示。

翻译:皓岳

Sailfish OS Lives To Fight Android Another Day As Jolla Secures Series C Fu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