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中本聪

下一篇文章

初创企业如何应用行为经济学?

寻找中本聪

中本聪并不存在。这个名字背后不只有一个人。他甚至不是由一个单一实体控制的。

而且,虽然我认为他发表的论文是由某个人撰写、一个委员会编辑的,但对于比特币来说,他不存在很重要。他的这种非常真实的不存在将帮助 比特币 活过这十年,然后演变为它即将成为的样子。中本聪是谁没有关系。但这不会阻止我们不断尝试揭开他/她的真面目。

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这场热闹的猜谜游戏。

两天前,WiredGizmodo 都对程序员克雷格·史蒂芬·怀特(Craig Steven Wright)和戴夫·克莱曼(Dave Kleiman)进行了报道,称这两人可能就是中本聪。但他们真的是那么说的吗?从新闻报道的角度看,并不是这样。比如,Gizmodo 的报道写道:

根据 Gizmodo 得到的多份经采访证实的私藏文件,居住在悉尼的澳大利亚商人克雷格·史蒂芬·怀特以及 2013 年去世的美国计算机取证专家戴夫·克莱曼参与了比特币的开发。

Wired 则是这么写的,同样模棱两可:

种种迹象表明,克雷格·史蒂芬·怀特,这个从未上过任何公开的中本聪候选人名单的人,几乎与中本聪资料的每一个细节相符。但是,尽管有大量证据,我们仍然不能完全确定已经解开了这个谜团。不过,以下两件事的可能性是最高的:要么怀特就是中本聪,要么他是一个极其高明的骗子,非常想让我们相信他就是中本聪。

这两段话一上来就用各种好听的词描述发现真相的可能性来迷惑读者,同时掩盖了可能的信息缺乏。但我并不是在指责两家媒体写出了这样的报道。没有哪条新闻写了“克雷格·怀特可能参与了比特币的开发,或者至少发了几封相关的邮件”这样的话。

这些报道真正的价值——真正的乐趣——在于发掘“真相”,并把它们公布到网上。一篇报道的背后需要不少调查做支撑,这会为科技记者的生活暂时增添不少乐趣。在无边无际的内容之流中,一篇写得很好的“嘿,这是中本聪吗?”的报道会让一周的生活都充满乐趣。

但克雷格·怀特不是中本聪。虽然我不拥有另一名知名的揭穿真面目者,康奈尔大学教授艾明·古恩·萨若(Emin Gün Sirer)的 深厚功力 ,但我知道报道中的一切都是站不住脚的。与其分析反驳的理由(其中的多数集中在 PGP 密钥上),我更想说的是,这些都不重要。

 “总之,中本聪真实身份的问题是有缺陷的,而且只不过是人们茶余饭后的一个话题而已。负责任的新闻媒体应该为公众的利益,而不是为点击率服务,”萨若写道。我同意他的看法。

还不相信怀特不是我们在寻找的中本聪?那就想想消息的来源吧。两家网站都收到了“黑客窃取到的”有关怀特参与比特币开发的详细信息,这些信息还一口咬定怀特就是中本聪。为什么两家网站会收到邮件?因为一名心存不满的员工怨恨怀特,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是个烂人。

让我们看看这封发给作家利亚·古德曼(Leah Goodman)的邮件,她曾披露,现实中的中本聪不收集比特币,却爱收集火车模型:

“他让我们当牛做马,如果我们不累得像狗一样,他就炒了我们,”这样的消息显然不打算给人以启示。连写了关于比特币的最好的书的纳撒尼尔·波普尔(Nathaniel Popper)也收到了相同的消息:

而维基解密似乎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

为什么会有人要“陷害”怀特?也许是想让全世界都去入侵他的电脑。一名拥有价值 2300 万美元的比特币的比特币用户是一个庞大的目标。此举也会为怀特冠上一个对他没什么帮助的恶名。他将身陷比特币世界的骂战,与中本聪成千上万的追随者为敌。名叫中本聪的那个人头上的王冠可是很沉重的。

即使怀特“参与了比特币的开发”,也绝非独自一人完成了比特币的开发工作。萨若认为他知道独自撰写了多篇中本聪发表的论文的人是谁,但他拒绝透露此人的身份。不过,我也怀疑有一小群一起工作的人决定不向外界透露此人是谁。

计算机发展到今天,作者的价值已被快速变化的重要性淹没。虽然有些人可能还记得协助建立 TCP/IP 协议的温特·瑟夫(Vint Cerf)和鲍勃·卡恩(Bob Kahn),以及发明了万维网的蒂姆·伯纳斯·李爵士(Tim Berners Lee),但那些狡猾的煽动匿名的人基本都是匿名的。为什么?因为保持匿名使他们的行动更有效也更可怕。我认为中本聪得到了同样的好处。

Linux 出现之后,林纳斯·托瓦兹(Linus Torvalds)就成了编写软件的新方法的名义领袖。他绝对不是第一个使用开源模式的人,但市场需要一个名义领袖,一个关于起源的故事,来打造一种有凝聚力的叙事。Linux 的叙事就是:“对,这个叫 Linux 的东西是免费的,但它是一个很酷的芬兰人在探索、创造精神的指引下做出来的。所以你应该用装着它的商品 PC 机运行你的网站,而不是花 1 万美元买好几台 Sun 服务器来运行。”这一宣传成功了,结果现在的网站都是用 Linux 运行的。

比特币正在解决类似的问题。与 Linux 将我们与可能会卖给我们狗粮的强大服务器连接起来的方式相同,比特币把我们与能绕过与现代银行业那些令人讨厌的繁琐手续的强大服务器连接起来。

也许,当前形态的比特币会失败。但如果比特币能有一个支柱,有一个“人”来掌控局面,我认为情况会很不一样。 我们会放心地把建立一个很好的网络服务器的任务托付给一个我们不认识但真实的人。不过,我们不会如此轻易地把我们的钱包交给这样一个人。 但是,如果这个人的产品有严密的审核机制,而且这个人只是一个影子,情况就大不相同。

我理解揭开这个人的真面目的动力所在。但没有必要这么做。其实, 比特币需要成为没有所有者的产品,成为一段有神奇的功能、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代码 。它就是没有林纳斯的 Linux,没有瑟夫和卡恩的 TCP/IP。

萨若说的很对:

重要的是中本聪的实际遗产。我们的银行基础设施已经过时了,自千年虫爆发重写代码以来就再未更新过。金融体系的透明度和可审计性极低。零售银行业自 1959 年以来鲜有创新,直到几年前才有所改观。即使在今天,银行依然为我们的钱提供残旧、难用的接口。我不会宣称比特币那样的虚拟货币是最终的解决方案,或者甚至是目前可靠的解决方案之一。即使有最近规划的改进,比特币也不能扩展到世界各地,而且它在安全上面临着很大的困难。但它确实带来了一些新的技术思路,可以丰富我们的国际社会;这些思路中的一部分是中本聪发现的,另一部分是中本聪的前人发现的。负责任的媒体需要放下毫无意义的寻人工作,把精力集中在比特币这种技术和它带来的启示上。这才是真正该做出的行动。

现在越来越清晰的是,每找到一个中本聪,就会出现一个更令人信服的观点证明他不是中本聪。这种打地鼠游戏将在未来的几年里继续迷惑记者,直到它完全停止。也许有一天我们终会知道中本聪是谁,但在这件事变得非常重要很久之后那一天才会到来。

历史书要想理清谁是真的中本聪,会遇到一些麻烦,不过我想指出的是,关于比特币的最好的书,纳撒尼尔·波普尔的《数字黄金》,根本就没打算给比特币的幕后黑手起名字。相反,这本书把重点放在了那些萌生了这一想法并付诸实践的怪人们。有的人成功了,有的人偃旗息鼓了,有的人生了病,不能继续做下去。

但贯穿所有故事的主线只有一个:比特币是一种人人都能使用、无处不在的工具。它不属于某一个人。若非如此,比特币就会如我们所知的那样变成一种会反抗它太人性的创造者的东西。连中本聪都说过,我们都是中本聪。我认为,通常草率的情感很罕见地正确了一次。

screen-shot-2015-12-10-at-12-42-12-pm

Satoshi Gul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