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的员工多元化将何去何从?

下一篇文章

一个网络调试工具的五周生命

Twitter 前任工程经理莱斯利·麦利(Leslie Miley)日前发表了一篇博文,其中讲到了他离职的原因是 Twitter 处理员工多元化与包容的方式不当。我在读完这篇文章之后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Twitter 接下来要怎么办呢?《USA Today》在今天较早前报道,杰西·杰克森(Jesse Jackson)也在敦促 Twitter 公布最近的大规模裁员的种族比例。

了解更多相关数据当然是没错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明确了:Twitter 在员工多元化和包容方面出现了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尤其体现在公司的领导层面。

去年 8 月,Twitter 公开宣布它将致力于成为一家 “更为多元化” 的企业,“如果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家值得我们引以为傲的公司——一家更为兼收并蓄的公司,我们需要为新老员工提供良好的工作与成长环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将全公司的新目标转向提升女性和少数族裔的整体比例。”

注意 Twitter 是将重点放在了提升少数族裔的数量上面,但是它没有考虑到这个目标实现以后,公司会变成怎样的情况。虽然 Twitter 确实拥有多个职工协会, 但它们全部都是由员工自发组织的。

“杰克回归以后,他确实将员工多元化提上了日程,我也很想在这方面出一份力。” 麦利向 TechCrunch 表示,“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共识——多元化必须自上而下推进,我认为杰克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而且我也希望公司上下都能贯彻这个共识。但事实上团队的其他人没有做到这点。”

因此,即使 Twitter 最终达到了提升少数族裔比例的目的——在美国国内占据 11% 的整体岗位、9% 的技术岗位、6% 的管理岗位,但是如果不认真对待员工留存问题的话,Twitter 的人才将会入不敷出。这才是问题的所在。Thrust 的创始人摩根·布罗梅尔(MorgenBromell)最近在一篇文章中谈论了技术圈黑人和酷儿群体的现状,他向 TechCrunch 表示,要评价一家公司的包容性,关键在于公司现有的有色人种和边缘化群体的看法。

“有人主张通过建立新的多元化措施来吸引新员工(当然他们也会参与那些关于招聘渠道的讨论,但是这些策略大多数都是不切实际的),但是他们没有指出那些排斥多元化工作环境和重复灌输这种理念的当权者,我认为这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做法。” 布罗梅尔说道,“他们已经是受到最大伤害的人,所以建立更加多元、热情和进步的企业文化的重担不应落在他们肩上。”

麦利非常热衷于员工多元化的问题,但是他在 Twitter 内部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支持。当他意识到自己无法为 Twitter 的多元化做贡献的时候,他知道自己需要另寻出路了。

现在麦利已经有了清晰的目标和计划。麦利告诉我,他不准备专注于科技领域的多元化,而是建立一个以多元化为核心的工程师组织。

虽然 Twitter 现在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不过麦利说这并非他的本意。他现在仍然认为 Twitter 是他最喜欢的一份工作,因为他可以在这里做他所热爱的事情。而且他相信自己会一如既往地保持对 Twitter 的看法。

“这点对于整个产业来说都是很重要的。” 麦利说道,“我在加入 Twitter 之前已经是一个黑人——而且我在离开 Twitter 之后也会继续维持这个身份。我在 Twitter 的经历只是我漫长的技术职业生涯的一部分。我所做的事情是为了以后加入的所有人,为了那些已经在职的人,为了那些想要追随我的步伐的人。”

“人们会跟我说,‘你应该向 Twitter 提意见。’ 我不能建议 Twitter 做任何事情。现在 Twitter 必须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我在这里只是想讲述一段不算太坏,也不算太好的经历,这只是我自己的经历。当然,我所说的话肯定会冒犯到一些人,我先为此道歉。不过当这些人感到不快的时候,他们也应该将心比心地想到,如果自己对有色人种说出了这样的话,他们会怎么想。”

我现在已经联系了 Twitter 的公关团队,如果 Twitter 对相关内容作出了回应,我会更新这篇文章。

题图来自: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What’s Next For Diversity At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