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需经济进化论:快者生存

下一篇文章

扎克伯格将给自己放两个月陪产假

编者按西蒙·李(Simon Lee)是 PromisePay 的首席执行官。

每当提到进化的时候,人们总会把注意力放在那些幸存下来的物种之上,并把它们称为 “最适者”。但是那些无法适应环境,最终在进化道路上被淘汰的物种呢?在创业领域当中,我们对于失败有一种良性的执着,我们认为失败可以促进快速迭代,从而提高生存的可能性,最终甚至可能实现巨大的成功。

2015 年,按需产业成为了人们的焦点所在,很多人都已经断言了这个产业的死亡他们说,在过快的迭代周期之下,竞争已经变得毫无意义,因为总会有更新、更强大的后来者把现存者吃掉。他们说,这个产业面临着非常巨大的挑战,从平台稳定性到员工性质再到纳税问题

因此,之前投入的风险资本正在枯竭,而且人们正在默默的注视着 Homejoy 死去的尸体。

但是 Facebook 和 Friendster 之间的差别在哪里呢?现在的亚马逊模仿者和 Amazon.com 在线书店又有什么不一样呢?答案很简单,就是它们应对未来挑战的方式。无论是在大环境下的竞争,监管难题还是其他问题,能够生存下来并发展壮大的都是决策果断的企业。

我们在世界各地的市场都运营过,尤其是在美国和亚太地区,我们发现先行者总能快速应对按需领域出现的挑战,任何市场经营者都可以从中吸取一些宝贵的经验。

供应方的不满

按需产业的平台正在努力改善供求双方对自己的信任。Uber 一直以来都饱受指责——有司机称自己遭到了剥削、操纵和收入克扣,然后在评分下降之后惨遭平台的抛弃,但是 Uber 也有向司机提供了个人医疗保险、奖金和折扣等福利,使得双方的信任得以重建。

另一方面,Lyft 也为供应方推出了一种全新的体验——司机可以选择在完成车程之后即时兑现车费。这个支付系统不仅为司机提供了选择的权利,而且在薪水和一次性付费之间划定了一条清晰的界线,这点也能作为 “员工性质” 问题的一条论据。

顾客流失问题

尽管有人认为 Homejoy 是由于员工性质的问题而关闭的,但是最近有分析指出它倒闭的原因只是无法留住顾客,很多人在经过初次介绍之后都会直接联系清洁工。这种流失对于按需平台来说是致命的损害。现在的按需企业不再是介绍工作的中间人,它们正在供求双方的关系中增加一层新的价值,同时围绕自己的平台构建出一个生态系统。

例如,Airbnb 目前正在测试一项新的预订服务 Journeys,它的目标是帮助旅客预定行程当中的所有活动。这种做法能够增进用户的粘性,一旦他们开始使用这个平台,脱离的成本就会高于离开的成本。各个按需市场都在提升业务的价值,比如旅程或交付跟踪、发票开具、保险、欺诈保护以及与其他平台的整合。

合同工问题

包括 Uber 和 Handy 在内的按需平台已经遭到了大量的起诉,有人说这个按需经济正处于 “岌岌可危” 的状态。员工性质可能要在多年以后才能得到明确的定义,在此之前,主动性更高的公司将会得到更大的控制权。

其中一种方式是直接将供应方看成是正式员工,Instacart 和 Luxe 就是采取这种方式的代表。

其他公司会在特定的工作流程上面下功夫,以明确工作人员的职责,从而保障和提升整体的服务体验。很多时候,这种方式都会体现在金钱交易的过程中,顾客的付款会更明确地被定义为服务费,而不是薪水。

从上面的讨论可以总结得出,果断的决策和明确的职责能够提升供应方满意度,整体服务体验和平台粘性。

监管的制约

现在全美国有数百万的工人正通过按需经济中获取合法收入,而领先的按需平台正在努力履行它们的义务。即使是面对合同工,平台方也有责任为他们负担纳税义务——例如,当合同工的年收入达到 20000 美元,或者交易超过 200 次的时候,他们就需要在 1099-K 表格上申报纳税。现在的按需平台正在推出一些能够实时自动追踪这个过程的系统,并为各方提供纳税建议。

最终能够生存下来的平台,都是可以在竞争日渐激烈的领域中建立价值和可持续性的平台。无法跟进新潮流出现的公司总会被大潮淹没。有人肯定会被淘汰,但是幸存下来的就是大赢家,它们将会为美国人创造出全新的工作方式。

题图来自:WiktoriaPawlak/Shutterstock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On-Demand Darwinism: Survival Of The Fas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