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串流服务将拯救音乐产业

下一篇文章

最新版的 Google Photos 也加入了拯救 16GB 者联盟

虽然互联网传输内容的方式现在已经有太多,但是流媒体和可下载内容的创作者所得到的回报却更少了。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中,唱片公司、广告公司、电影公司和电视网络都不得不转变它们原有的商业思维。

没有广告和免费获取内容这两大优势使得非法下载成为了一个极具吸引力的选择。为此,内容提供方已经采取过各种各样的应对方法,包括严厉的反盗版措施,免费流播(有广告),以及付费订阅享受无限免广告的流播服务——但是这些措施似乎还没有得到显著的成果。

按播放次数分成

音乐流播服务主要根据音乐的播放次数向音乐人支付报酬。也就是说,一首歌每得到一次播放都会向相关歌手支付一定金额的费用。但是这种模式的问题在于,这个 “一定” 的金额是一定会非常低的——远远不到一美分。

其中 Spotify 就经常受到音乐人的指责,称其提供的流播分成过低。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在去年年底就从这项服务撤下了自己的所有音乐,高调地抗议它的支付比例。Spotify 为此在官网上列出了一条用于计算艺人报酬的公式

spotify

这看起来非常美好,当然这是在代入真正的数字之前。

对于唱片厂牌旗下的签约歌手来说,他们的歌曲每次得到播放可获得 0.001 美元的收入(未签约歌手可获得 0.007 美元)。

数据记者大卫·麦坎德利斯(David McCandless)制作了一则题为 “2015 年艺人网络收入分析” 的信息图,其中表明艺人需要 11 万次的歌曲播放量才能赚到美国的法定最低工资——1260 美元。

一位艺人竟然需要如此高的歌曲播放才能得到最低工资,其他音乐流播服务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麦坎德利斯分析过的服务当中,Google Play 提供给艺人的报酬是最高的,达到每次播放 0.007 美元,但是艺人仍然需要获得 172206 次播放量才能达到最低工资。另一方面,YouTube 提供的 0.0003 播放单价则需要 420 万次播放量才能达到最低工资。

Jay-Z 参与创办的流播服务 TIDAL 承诺要向入驻的艺人提供更高的回报。TIDAL 声称它会为每次播放支付 0.026 美元,不过这个数字似乎尚存争议。

这样的话,艺人只需要 48000 次播放就可以达到最低工资的收入。TIDAL 是第一家由艺人创办的流播服务,而且它没有提供免费收听的选项,这是它可以向艺人支付更高分成的原因,但是这种模式并不能吸引大批用户。尽管它能提供更高的分成比例,但是更少的用户意味着艺人得到的收入也更少。

许多艺人都有其他的赚钱方式,所以他们不太在乎这个问题,但是现在有越来越多人对这种模式感到失望。有人认为这并不能起到遏制网络盗版现象的作用,反而助长了盗版的行为。无论如何,音乐流播服务带来的收入都难以弥补唱片行业从 1999 年至 2013 年的所损失的 76 亿美元销售额。

不过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我们从来没有在电影和电视节目流播服务上听到类似的指责。为什么媒体网络没有从 Netflix 和 Hulu 撤下它们的内容呢?

更好的模式:授权租赁与合作经营

对于电影和电视产业来说,流播服务的回报似乎不像音乐产业那么惨淡。现在规模最大的两家视频流播服务 Netflix 和 Hulu 都向内容创作方提供了足够高的回报。这是因为视频流播的服务方和创作方之间拥有更为紧密的关系。

Netflix 不是按照播放次数向创作方支付分成的,它也没有什么复杂的报酬计算公式,更不是向所有创作方支付统一的分成。那么它是如何为创作方带来收入的?

Netflix 是通过一个租赁系统来获取影片播放的授权的。这就是我们有时会看到某些电影和剧集会从 Netflix 下架的原因。

Netflix 会从版权方租赁内容在一定时间内的播放许可。它会向每位发行商单独讨论特定影片的租赁价格和上架时间。它们会预测影片的播放次数,并制定出一个合理的租赁价格。

由于每个内容代理商都可以参与决定 Netflix 流播内容的成本,所以它们之间就形成了一种良性的合作关系。这点为 Netflix 带来了一项音乐流播服务所不具备的优势,因此他们可以赚取足够的利润来制作自己的独家内容。

Netflix 的原创剧集阵容包括《纸牌屋》(House of Cards)、《女子监狱》(Orange is the New Black)和《马男波杰克》(Bojack Horseman)。他们还购买了最新一季的《Arrested Development》和《Trailer Park Boys》的独家制作权。

另一方面,Hulu 采取了与电视和电影工作室合作经营的模式,它现在的股份几乎被福克斯、NBC 和迪斯尼这三家公司平分了。由于这几家媒体集团都拥有 Hulu 的一部分,所以它们不仅可以控制上面可以播放的内容,还可以制定流播服务收费和广告费用。

Hulu 也像 Spotify 一样采用了两种收费模式。“免费” 用户观看的内容是由广告主支付的,而付费高级用户可以收看无广告内容。当然,Hulu 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这些收入会直接流向内容创作方。另一方面,Hulu 也进入了独家内容制作的领域,它旗下的作品包括《难处之人》(Difficult People)、《The Awesomes》和《Deadbeat》。

那么这些做法能否起到反盗版的作用呢?我们不妨来看一下现在盗版问题最严重的电视节目。根据 Variety 的报道,2014 年 BT 下载量最大的电视节目分别来自 HBO、NBC、AMC、CBS、CW、USA 和 ABC,Netflix 或 Hulu 制作的独家内容并没有出现在这份榜单之上。

串流的未来

Netflix 详细阐述了它们对电视内容未来长期发展的看法,以及它们对网站未来发展的打算。他们预测线性电视观看,也就是传统电视将会被按需流播服务完全取代,其主要原因是观众不希望受控于电视节目表的安排。

Netflix 的无广告模式也会继续吸引更多的订阅用户。由于 Netflix 采用了独特的内容租赁系统,因此更多的订阅用户也意味着内容创作者或所有者将会得到更多的收入,而 Netflix 本身也会有更充裕的资金用于制作新节目。

虽然 Netflix 和 Hulu 目前仍然在电视和电影产业耕耘,但是很多音乐产业的从业者都开始感到担忧,因为他们认为音乐流播服务对艺人和唱片公司都造成了极大的损害。但他们对流播服务的看法也许是不恰当的。它可能是一个被错过的机会,但是现在我们还来得及重新抓住它。如果可以出现一项 “音乐领域的 Netflix 或 Hulu”,这个产业也许就会得到拯救。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How Video Streaming Services Could Save The Music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