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家伟大的初创公司将出现在墨西哥

下一篇文章

也许我们根本不需要苹果手表版应用

编者按: 费德里科•安东尼(Federico Antoni) 现任墨西哥早期风险投资机构 ALLVP 的主理合伙人。他还是斯坦福商学院的管理学讲师。

在去年于旧金山召开的墨西哥风投日上,一位墨西哥创始人在饭桌上对我说道:“只要有一家硅谷顶级风投机构在墨西哥设立办公室,你的生意就得关张。”当时我没有回应,因为我的实际想法是,如果它们不来墨西哥,我们关门的风险反而要更高一些。而且,我们也不认为它们会在不远的将来在墨西哥设立办公室。

去年 6 月,硅谷银行(SVB)、拉丁美洲风险投资协会(LAVCA)以及 Endeavor 组织了一次墨西哥城之旅,让“硅谷的顶级风险投资基金和投资人”能发现墨西哥的投资潜力。

Endeavor 本以为会有来自红杉资本、Andreessen Horowitz 和 Accel 等顶级风险投资基金的合伙人前往,以分享墨西哥快速增长、活力十足的投资蛋糕。遗憾的是,没有任何一位来自这些顶级风险投资机构的合伙人参加,反映出他们对墨西哥活跃的风险投资环境的漠视。

但是硅谷银行在 7 年前组织的中国之旅却结出了丰硕果实,一些人甚至宣称,这次中国之旅促成了一波成功的投资。

为什么这些风险投资家会对墨西哥兴趣缺缺呢?在墨西哥投资的风险太高了吗?还是增长速度不让人动心?缺乏创新?现在的市场规模还很小?中国和以色列比墨西哥更不稳定、风险更高,但硅谷基金会投资这些地区。他们也参与欧洲和日本等零增长地区的投资。在中国和印度,由风投支持的最热门初创公司里有很多都是抄袭者。最后,对于一个着眼于未来的行业来说,现在的市场规模什么时候是个问题呢?

很多人肯定有很好的答案来回答上述所有问题。虽然我无法理解这些风险投资家对墨西哥投资市场的漠视,但我可以写出他们所忽视的地方。

人才

“我们投资硅谷的原因是,这里有大量人才。人才在哪,我们去哪。”——真知灼见

墨西哥的创始人都很优秀。和以色列以及印度的创业者们一样,墨西哥的创业者们绝不缺乏勇气,尽管墨西哥的商业环境充斥着腐败、危险和垄断的不确定性,他们还是愿意创业,去抓住那无法衡量的胜率。

一次又一次,墨西哥跻身全世界十大工作最辛苦国家的行列,墨西哥创业者们也从不避讳长时间、长期和常年工作的事实,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墨西哥生活过。

在创办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之前,墨西哥的创始人们在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学习过,也在 Paypal、Groupon 和 Uber 等公司工作过。这些创始人获得了 Endeavor 知名导师、Angel Venture Mexico 经验丰富的天使投资者以及一群天才的风险投资家们的支持。

当法国独角兽公司 BlaBlaCar 决定在拉丁美洲开展业务时,巴西似乎是最明显的选择。但他们选择了收购墨西哥初创公司 Aventones,以便与能力出众的克里斯蒂娜·帕拉西奥斯(Cristina Palacios)、阿尔贝托·帕迪拉(Alberto Padilla)和伊格纳西奥·科尔德罗(Ignacio Cordero)合作。

最近,墨西哥创业者奥斯卡·萨拉查(Oscar Salazar)的医疗技术初创公司 Pager 融资 1400 万美元,阿德福·巴巴茨(Adofo Babatz)的金融技术公司 PayClip 融资 500 万美元,以扩大这两家前景广阔的墨西哥公司。奥斯卡·萨拉查是 Uber 第一任首席技术官,而阿德福·巴巴茨则是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生、前 PayPal 高管。墨西哥创始人们正在寻找成功的途径,但墨西哥庞大的人才池还没有得到充分开发。

生态系统

“(在初创公司的世界里)墨西哥拥有成为强国的巨大潜力。墨西哥可以转变为创新型经济,也能成为一个庞大的经济体。”——Startup Mexico 创始人马库斯·丹图斯(Marcus Dantus)

墨西哥的创业生态系统终于开始有了足够的积累和活力,在联合办公空间、加速器和天使投资者的协助下,引领着拉丁美洲的早期投资活动。墨西哥政府的公共政策框架 INADEM 也吸引了 500 Startups 和 Techstars 等加速器。

在连续三年向这一生态系统注入大量补贴后,墨西哥已经成了全球西班牙语国家中最具前景的初创公司眼中最热门的市场。

行业趋势

“产品很好,增长轨迹让人印象深刻,我们很希望能和你合作,但市场规模还不足以吸引我们。”——硅谷投资者 X 对墨西哥潜力初创公司 X 所说的话。

作为帮助创始人在硅谷筹集后续几轮融资的投资者,我们总是能在有关电子商务和金融技术投资的过程中听到上述言论。从现在的数字来看,这些行业的规模的确很小。

墨西哥内部庞大的市场潜力无可否认,除非墨西哥人不用智能手机购物或使用金融服务了。如果现在不是投资这些行业的好时机,那么也是投资正在经历系统性变革的更大行业的好时机。

这些没有得到充分挖掘的机会价值 1000 亿美元,分布于医疗、电信和能源领域,且会随着技术变革和监管改革得到进一步强化。下一个“独角兽”产品也许不会是应用,而可能是面向医院的软件即服务初创公司或电力交易平台。

如果你是一名附加值型的投资者,你就知道,为了评估投资机会,你必须考虑自己对公司取得成功的影响。在评估墨西哥的投资机会时,我认为硅谷的风险投资基金们也需要计算自己在墨西哥投资所产生的影响。

当戴夫·麦克卢尔(Dave McClure)与塞萨尔·萨拉查(Cesar Salazar)、圣地亚哥·萨瓦拉(Santiago Zavala)联手推出 500 Mexico City 时,他们也许就考虑了这些。他们可以利用当地未经开发的人才库,抓住这些绝妙的机会。遗憾的是,尽管他们很优秀,他们也需要和硅谷的后续联合投资者们合作,才能让这一模式变得可行。

硅谷风险投资基金投资墨西哥将让墨西哥创业生态系统获得巨大好处;与这些基金合作也会让我们成为更好的风险投资家。到最后,墨西哥的创始人们将能享受两个世界的好处:硅谷的技术和资本,以及本地支持和本土经验。

因此,除非硅谷顶级投资机构开始思考未来的墨西哥并投资,否则我们都会错过机会。

翻译:1thinc0

The Next Great Startup Will Be A ‘Unicorn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