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业未来及“老大哥”美联储的作用

下一篇文章

诺基亚以 30.7 亿美元向欧洲汽车厂商联盟出售 HERE 地图业务

编者按乌什·索哈姆·克劳兹(Ushi Shoham Krausz)从事未来经济学研究,目前在 以色列萨丕尔大学(Sapir College)传媒学院 任教。

时间:2040 年;地点:曼哈顿——爱丽丝(Alice)想找地方开一家古玩店。切尔西(Chelsea)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她必须找到一块面积为 150 平米的地方,来放置这些年来她收集的古董,她还得去趟东欧的跳蚤市场——这也是她熟悉的地方。不过,爱丽丝需要为进口古董进行融资。问题是,她没有足够的钱开店。

爱丽丝打开一款移动应用,进入美联储的界面,选择“为个人与经济增长印钞”(print money for personal and economic growth)选项。接着,她回答了一系列出现在屏幕上的问题,定义她的业务部门,提出成本预算,并创建业务计划草案。

在这里,美联储将根据她的个人情况和财务细节进行一系列计算(她拥有一个小公寓,财务状况稳定)。对爱丽丝财务历史的统计分析结果表明,她为人可靠,做事谨慎。美联储会将与爱丽丝业务创意相关的风险数据,与经济需要及其潜在增长领域方面的数据进行整合,同时还会结合其他银行信息。

如果投资计划被批准,银行会给爱丽丝的个人账户打上美元符号。只要在手机屏幕上刷几下,用个人打印机打印出支票或票据,她就能转移资金了。

届时,商业银行将不复存在。它们只是可有可无的“协调员”。将由美联储来确定是否有必要发放贷款,并把资金转移到客户账户上。事实上,所有的投资和信贷的管理会都将由美联储负责。美联储控制整个经济的命脉。它看到一切,而且无所不知。它会计算出爱丽丝创业成功的几率,并有效地低风险分配信贷。

你不再需要银行经理的关系或帮助了。如果你的贷款请求遭到拒绝,银行很可能会给出合适的理由。银行的精密计算结果表明,你的经营理念不会马上让你赚到钱。爱丽丝会在一场令人沮丧和绝望的战斗中浪费时间。但事实上,银行的确帮了爱丽丝大忙。

一切都是透明的,获批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我们的故事分为三个阶段:爱丽丝提交她的贷款申请书,银行计算她创业成功的几率,银行直接将资金划到爱丽丝的账户。

我们在这里所拥有的是全新的数字现实(大数据的收集)与有争议的货币理论的结合。这个理论是货币的内生理论(endogenous theory)。

让我们先从大数据说起吧。三年前,IBM 的研究实验室进行了一项有趣的实验。在将 Facebook 上面有关流感的数据与现有数据结合起来以后,他们创建了一个统计模型,预测流感在某些季节的蔓延。当他们将自己的研究结果与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进行比较时,科研人员发现它们之间有着惊人的联系。

在我们的故事中,美联储会用一些与旅游消费、趋势和时尚有关的数据来做同样的事情,并且将爱丽丝的个人资料添加到这种数据中。大型算法将计算所有这一切数据,用以判断爱丽丝创业成功几率。如果中央计算机得出的结论是,向客户贷款是值得的冒险,那么它就会批准申请。

货币当作“社会路标”

根据货币的内生概念,银行会以“无中生有”(ex nihilo)的人工方式来生成货币,用以使经济得到增长。按照这种理解,在客户提出贷款请求之后,资金并不存在。资金是根据用户需求创建出来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中央银行无法控制。

罗森(L.P. Rochon)是加拿大萨伯德里大学的教授,同像他一样的经济学家们所说的那样,经济增长是由货币生成来实现的。中央银行从哪儿获得这笔资金呢?它借钱给自己,意味着中央银行只是在它的账户中将资金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

例如,中央银行在自己的账户中划拨 100 万美元资金,将这笔资金转到商业银行的电脑上。接下来,商业银行将它们转移给客户,客户就可以用于买设备、支付工资、销售产品、赚钱,最后再将挣到的钱还给商业银行。

当商业银行将资金归还中央银行时,它会自行删掉“从自己借取”的贷款。据罗森介绍,货币首先是社会组织的工具。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每个人为什么不使用这个工具呢?

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如果在未来社会中,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可以根据我们在社交媒体的足迹、根据身边朋友以及现在和过去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预测到,而且这一切都能在我们还未决定采取什么行动之前就能预测到,那么我们就不要妄谈自由了。

纵然我仍然可以选择作为独立的个体,纵然我仍然拥有行动的自由,但一切事情注定会遭到监视。如果没有真正的自由,一个像爱丽丝那样的自由市场概念又有何意义呢?很显然,意义已经不大了。

爱丽丝生活在一个不同于我们所知道的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制度下的经济体系中。一方面,它是一个受到完全控制的市场。所有商业活动都要经过中央机构的协调、审查和计算。但与前苏联市场(长期遭受信贷资源配置不当的困扰)不同的是,计算机将基于几乎所有经济信息的最理想状况做出决定。

然而,在一个诸如此类的系统中,中央管理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另外,不同于前苏联市场的是,这种系统不存在被压迫的工人或管理者,因此仍然有空间和需要进行创业和创造。

另一方面,根据西方对自由市场定义的理解,像这样的市场并不是一个自由的市场。在这种制度下,中央银行将可以严格规划和管理每一个公民的举措,几乎可以控制整个经济的方方面面。每一个信贷申请都将基于中央银行设定的参数,由计算机进行审核。

尽管如此,届时私营项目的发展空间仍然会比今天大。此外,与前苏联计划经济不同的是,私营经济不会遭到任何人为干扰。决策不会因个人喜好做出,不存在裙带关系或徇私枉法,创造不会受到任何限制。但中央计算机很清楚,经济需要创造和创新。

与我们现在的银行不同的是,计算机算法会知道在一个具有风险的系统下——在这种系统中,会发生一些新的、甚至奇怪的事情——是否还有信贷分配的空间。即便连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家和诗人也可以申请贷款。中央银行知道,没有艺术,也就没有了人类社会。

隐私呢?个人隐私已经消失很长一段时间了?难道你还没注意到?

题图来源: 拉塞尔·沃格斯(RUSSELL WERGES)

翻译:皓岳

Your Banking Future And The Big Brother F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