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圈的暗语,你会用吗(第二集)

下一篇文章

Facebook 造出了一架用于传输互联网数据的无人机

考虑到目前有大量资金涌入硅谷,TechCrunch 网站决定再次发扬助人为乐的精神,让每个人都能理解有些人说的话背后所隐含的意思,不再让他们对硅谷的行话摸不着头脑。

去年我们已经谈到了这个话题中文版),此次则是续篇——毕竟,我们在这儿就是帮助大家的。如果你不认同我们的某个定义,请做如下的事情:将耳机摘下来,一个人悄悄离开办公室,找一块洼地,把手机扔到里面,然后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我们也爱你*。言归正传:

“我们在做一些不成规模的事情”——我们在许多城市都有许多盛大的“启动派对”,这样,我们就有机会与我们的一些朋友加深了解,他们因为不是太优秀而没有在硅谷找到工作,但我们可以将他们推荐给我们的天使投资人。我们还读过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一些最受欢迎的文章。

——互联网。

一大帮(A Brunch)——大帮完成 A 轮融资的创业公司的员工。

4 美元的烤吐司(译注:典故来自 VentureBeat 的一篇文章 ,指责硅谷科技公司抬高了旧金山物价 ——现在 5 美元了。

“黑客屋”(Hacker House)——针对无家可归的书呆子的避难所。

B 轮 ——你不会募集到的东西。

“我们正在快速迭代”——“我们正在我们的产品上做出连续性决定,该产品的开发周期会越来越短,直到…”

“我们正处于转折点”——“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肯定不知道我们正在做什么,但如果我们不得不将还没有用完的资金还给投资者,那可就糟糕透了。早撞南墙早回头,对吧?”

Twitter 的用户增长 ——[无法定义]

“我们准备在 10 月份推出测试版”——新年的时候再看一看。

资产结构表(Cap Table)——CEO 看不懂,但他承诺当前状况良好。

投资协议 :可能将你与 OPM 金主 绑在一起的几张纸。『请参看:OPM,即“别人的钱”』

YC 伙伴计划 ——证明首次体验 OPM 是免费的。

创业公司 :你与几个朋友近来在做的一个项目,你主要将它当作一种渠道,实现你成为扎克伯格式亿万富豪的梦想。(剧透警告:这些梦想是可以实现的,就像你的公司创意是可行的一样。)

独角兽 ——硅谷的比喻还能再幼稚些吗?

Uber——你将来不会成为像它那样的公司。

“我们是 Uber for X”——我们公司还在烧钱,但我们以此为傲。

“我们拥有大量非结构化大数据”——我们拥有一大堆没有用的东西。

萨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这是一个你想要结识的人,一个你宣称自己认识的人,一个你其实并不认识的人,而且你身边朋友也知道你并不认识这个人。他们只是不愿拆穿你的谎言而已。

CES 大会 ——记者不得不参加高通产品发布会的时候。

“我们办公室有个酒桶”(译注:指为建设公司文化设置的小东西)——我们的首席执行官是个大酒鬼,为了能喝上一口会找各种理由。请参看:早晨的康普茶(Morning kombucha)。

办公室宠物 ——这就是今天工作没做完的原因。

TechCrunch——经历了很多跌宕,居然还活着的东西。

公关公司 ——另一种安利。

马洛汉堡(Marlowe)(译注:旧金山著名的高级汉堡餐厅)——认为马洛汉堡很酷的人会说服认为马洛汉堡不酷的人。但无论如何,你依然会吃他家的汉堡,因为它和鸡肉三明治一样美味。而且店员很不错(冒着上黑名单的风险说一句:炸薯条还是要卖的)。

*所有这些有趣的东西都出自 杰森 之手。

题图来源: 布莱斯·德尔宾(Bryce Durbin)

翻译:皓岳

How To Speak Startup, Part De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