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后即焚与聊天记录:时间线以外的思考

下一篇文章

风险投资当中的买入、持有或卖出

编者按Dave Vronay 是社交分享应用 Heard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如果你有长期关注信息交流系统之间的竞争的话,你也许会产生这样的认识:这其实是长期保存聊天记录的系统(比如 Twitter 和 Facebook)与所谓的“阅后即焚”系统(比如 Snapchat)之间的单方面竞争。

每个新推出的通讯应用的时间线长度都处于零到无限之间的某一位置。现在的聊天系统都在争相加入阅后即焚功能,而且企业的电子邮件系统也增加了更多与邮件保存期限和“信息留存周期管理”相关的功能。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信息的保留时间是否我们真正需要强调的东西。

阅后即焚消息的大部分设想用途充其量也只是打色情内容的擦边球。Snapchat 之所以会如此受欢迎,是因为它可以吸引年轻人毫无顾忌的在上面分享不雅照片。另外一个为人熟知的例子是马克·库班(Mark Cuban)投资的 CyberDust,在此之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出于内幕交易的嫌疑对马克·库班的社交媒体记录进行了全面的调查。

到现在为止,这些阅后即焚产品都不能证明自己可以为社会带来什么好处。正如曾经一度火爆,现在已经夭折的 Secret,它的创始人们已经认识到如果一个产品缺乏社会益处,那么它将无法得到主流用户的接受。

另外,那些认为阅后即焚通讯可以保护自己从事非法活动的人,或者担心这些产品将会主张非法活动的人,他们都没有理解问题的所在。 想想看世界上存在时间最短的通讯方式:电话。

电话信息的产生和消费都是实时进行的。任何在线沟通手段都会存在同样的限制,只要你的设备在传输信息,其他人总有办法窃听其中的内容。无论英国国会持有怎样的观点,世界上的恐怖分子都是通过信使通信的,而不是 Snapchat。

抛开色情和违法内容不谈,阅后即焚通讯对大多数用户的正面吸引力是不同语境的对话可以被轻松地整合在一起。但是这种形式也会带来一些问题,比如在一个支持同性恋权益的个人消息版上面,有可能会出现来自一位天主教会学校教师的评论,一旦该学校发现了这条评论的来源,这位教师就会被辞退。问题的解决方法不是让这些消息消失,而是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储存过多的用户身份信息。

人们使用这些应用的欲望来自现在在线社交的反常状态。在现实生活中,所有交流都会在某个语境中发生,而这个语境中的人们只会拥有一个特定有限的身份。

当在给自己的学生上课的时候,我会使用教师的身份。当我在评价一家餐馆的时候,我想让其他人知道我是一个经常外出就餐的人。当我在谈论政治的时候,其他人需要知道我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主流社交网络所缺乏的功能是让用户在在线交流中只使用特定相关的一个子身份。

除了名人和品牌以外,在每次交流中都全面公开自己的身份其实是没有什么好处的。如果我在分享一些科技圈的八卦新闻,我的听众只需要知道我是高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而不是我的真实姓名和所有社交记录。

当我在查看自己最近在亚马逊购买商品的发货记录时,我的专业背景就变得无关紧要了。个人身份信息保留问题其实很容易解决——在一开始的时候不要收集这些信息就好了。

如果统一身份的做法是没有用的话,那为什么所有社交网络都如此强调这点呢?这是因为这些网络的业务都不是为了实现有效的沟通,它们的真正的业务是收集用户的个人信息,然后把它们卖给出价最高的人。它们的客户是广告主,而不是使用这些产品的人。

幸好现在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新型的社交平台,它们证明了自己不需要从用户的好友或关注者列表中收集多种身份才能获取有效的信息。对于用户来说,利用小部分已经被证明的事实会比完全掌握他们的身份带来更多好处。

题图来自:JOHNSON76/SHUTTERSTOCK(图片经过调整)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Ephemeral Vs. Perpetual Messaging: Thinking Outside The Time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