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算法天使”

下一篇文章

关于精益创业,彼得·泰尔的认识是错的

编者按文章作者 Jarno M. Koponen 是一位设计师,人类学家,和媒体探索公司 Random 的联合创始人。他的目标是探索和创建以人为中心的数字体验。

算法构筑了进入互联网的很多东西,这已经被不止一次地论述过。但是,还没有一些非常确凿的证据,可以支持当初创造更加以人为中心的算法解决方案的办法。比如,我们是否需要站在人类这一边——而非与人作对——的算法?

当我们算法化后,我们就迷失在其中

数字产品原先在我们的口袋里,现在正逐渐搬迁到我们的皮肤上,最终会进入我们的身体之内。今日,算法影响了我们在网上看到的东西,明天,他们会在家里,或者在车上,或者在野外环境中调整我们的物理现实。

通过个性化的过程,我们变成了算法系统的一部分,而这部分并不受我们控制 。实际上,这里存在一个非常明显的悖论,事关个性化的最核心。比起这个建议概念所推荐的东西,我们实际上没有办法以自我的意志来控制个性化过程。我们无法控制算法本身。关于这一点,有很多种原因来解释。

个性化算法对于个人来说是不可接触的 。个性化过程既不是透明的,也不可理解。你不能看见是什么在相互影响,算法如何工作,或者你的数据被怎样使用。你的活动和对你运作的算法本身,都变成了你接触不到的数据。

个性化算法是用来影响和指导你的行为的 。个性化过程的发生,是因为有其他人想知道你的所作所想,因为其他人希望比你自己更清楚你可能需要什么,或者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个性化算法既不是中性的,也不是被动的 。个性化过程需要首先服务于算法创造者的利益,你个人的利益被排在了第二位。这通常在你和付费使用算法的第三方中间产生了一个利益的鸿沟。他们想要优先对你采取一些措施,这可以导致利益冲突,以及并非一定对你有帮助的个性化过程。

个性化算法并不会捕捉,或者理解你作为一个复杂个体的存在,你在被算法化后,是被打散到不同的数字环境,服务于不同的利益(就像是购物网站和交友网站的不同)。因此,他们会捕捉到你使用偏好的不同方面。算法是大而化之和简化过的,它们持续的过滤一些事物,把它们觉得不相关或者是没有用处的事物都排除在外。在很多种情况下,算法使用其他人的数据来填补所漏过的缺口。你算法化后的自己,是一个碎片组成的数字怪人,在多个地方同时以不同的形态展现。

今天,经过算法虚拟的我们自己,已经超越了我们个人的控制。我们对于数字环境的掌控正在消失,这让我们变得非常脆弱。这一切可以得到改变吗?

“算法天使”

通晓个性化算法工作的过程,真的对我们有帮助吗?或者说,直接通过强力去干涉这个过程会更重要?

也许一种更实际的举动,是确保算法在我们这一边,在我们自己的掌控之下——个人专属算法,或者说“算法天使”,如果你找不出更好的词语来形容。这应该是一种援助、保卫和协助的混合体,帮助我们在各种多样化的数字和物理环境当中游刃有余。

“算法天使”并不是九十年代笨拙的大眼夹(微软 Office 早期的动画助手),一脑袋浆糊的 Siri,怪异的华生医生(Windows 下的系统自检程序),或者是恶毒的哈尔(《2001 太空漫游》中的角色)。应该是不一样的。应该是更多于此的。应该是某种跟我们共同存在,并且从我们的过程当中得到学习的东西。这是一种能够平衡我们算法化存在的反作用力。我们整理出来一些例子,展现了“算法天使”可以怎样为你服务。

你的智能数字卫士,从算法对于个人自由的限制和侵犯当中把你保护起来 。一个算法化的指导意见,可以帮助你指出或者消减那些具有侵犯性的个性化过程的效果。它揭露并且挑战着那些效忠于其他人利益,并因此对于你的隐私大肆侵犯的算法。

算法援助可以向你展现各种多样化的其他选择,让你的世界观更加多元 。我们是隐身和存在社会偏见的物种,面对算法对自己的误导,是非常脆弱和没有抵抗力的。你的算法天使可以确保你不会因为多次重复的个性算法,变成在同一个系统认为你喜欢的领域来回打转。它会创造一种可以接受的信息界面,这是新鲜且与你个人经验相关,而且不那么具有侵犯性的。

算法守护者可以帮你从入侵性的监控当中解救出来 。当面临选择的时候,你的算法天使可以让你选择保持自己的身份公开,或者是以匿名方式参与。算法守护者可以监控你的兴趣喜好,但这一切都是根据你个人的意愿进行,绝不存在强迫。所以,你可以针对不同的服务,选择不同的个人偏好和身份认证方式。

算法天使可以让你掌控自己的个人数据,并且改进你在网上的安全状态 。你的守卫者可以确保你掌控自己的个人数据,帮助你决定谁可以访问你的数字生活轨迹。你经过算法过滤后的,被打散和碎片化的自己,是在你需要的时候都在你的掌控之中。你的数字守卫者可以保障你个人资料的安全,并且确保你的备份数据和密码都是安全的。你可以决定该记住和该忘记的东西都是什么。

除此之外,算法天使可以确保不同的环境和设备都在你的掌控之下 。你未来的家居环境将会以你喜欢的方式工作,不会成为一种多媒体营销平台。天使们将会是你连接或断开各种数字设备和可穿戴设备过程的守卫者,同样也可以帮助你保证,你的数字生活都在常规检查中过关,所以你可以在实体和数字的身份当中找寻到一种平衡。

最后,当然你也可以关闭掉算法天使功能。你可以看一看关闭之后你身边的世界如何改变。

我们的数字天使并不一定需要像我们本身一样智能,也不需要像我们人类同样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问题。它需要对于所身处的环境相关的问题保持智慧——对于其他的可能接触的算法保持足够智能就可以了。这将会是另外一种不同的人工智能。我们像人类一样思考评估和选择,而它该做的是机器该做的事情。

随着你变得越来越依赖经过算法化后的自己,对自己的算法数据掌控的能力就显得越来越重要。可以说,保持一个拥有自我意识和行动能力的个体,确定是否应该需要一个算法天使给自己做管家,应该是个人的一项基本权利。如果没有这样的守护者,你就必须向个性化的算法跪地求饶,它们不经过你的直接控制,把你的个人事务大包大揽。

那么,到底是谁会为我们提供这样的算法天使呢?

翻译:dio

We Need Algorithmic Ang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