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Messenger Platform 平台化看 Facebook 近年来的成长

下一篇文章

苹果发布 iOS 8.4 Beta 3:继续优化音乐服务

编者按本·席泊思(Ben Schippers)是 HappyFunCorp 的联合创始人,公司旨在为更广泛的移动互联生态系统研发具有影响力的软件。

最近举行的 F8 大会 上听闻马克·扎克伯格宣布 Facebook Messenger 将 作为另一个开发平台对外开放 ,我的思绪不禁回到了 2007 年 Facebook 类似的举动。那时的 Facebook 与现在截然不同。用户可以邀请大量好友玩游戏,通过平台可以开发一系列应用。2007 年开放的 Facebook Platform 更像是未开发的西部,那时候,探索社交图谱与开发应用别有一番乐趣。

那是第一次一家如此重量级别的大公司成功开放 API 接口,提供了一种分发、多人游戏并分享的全新模式。对于我们这些早期参与开放平台的人来说,通过新建的 MessengerPlatform 重现当年的盛景是着实令人兴奋的。

但今时不同往日,变化之巨令人目不暇接,有些变化是可喜的。2007 年的 Facebook 发展速度异常迅猛。Facebook Platform 发布之时拥有的资源可能需要 Messenger Platform 几次更迭才能与之匹配。2015 年的 Facebook 更趋成熟,并且已是一家上市公司,因此对于平台的发布也更为谨慎,尽管对于饥渴的开发者而言稍有遗憾,但也在情理之中,不必苛责。

毫无疑问, Facebook Platform开放之初,系统过于开放。开发者们能够利用户数据植入欺骗性信息、搭建不恰当的应用,往往给用户带来的是朋友间非人性化的体验。

尽管邀请成千上百的“朋友”来自己的农场玩耍让人乐在其中,但从整体上来看,此类游戏体验的本质只是简单的向朋友推送尽可能多的资讯,而非加深线上朋友间更深层次的联系。

通过以上体验可知,显而易见,Messenger Platform 的使命与 Facebook Platform 并不相同:前者要求开发者以朋友关系为导向研发更伟大的产品以及更好的用户体验。Messenger 系统文件指出的建立专注、明确以及结构合理的用户体验并未在 2007 年的文件中体现。

Facebook 自 FacebookPlatform 开放以来日趋成熟,开发者的开发水平亦是如此。MessengerPlatform 大刀阔斧的与 Parse,Facebook Connect 以及自身强大的深度链接能力融合,使其成为众多创造性应用选择的新平台。

最近一份收入报告中扎克伯格称 Messenger 活跃用户达 6 亿,占 网络电话用户的 10%Messenger 已成为战略性布局的重要选择,与 2007 年 Facebook Platform 的地位不相上下。

迭代后的 MessengerPlatform 已成功晋升为回合类游戏以及媒体定制的分发地,Gipphy、HappyAlchemy 以及 Apptly 等优秀第三方应用纷纷登场,这正是其他一些平台苦苦挣扎的领域。从很多方面来看,MessengerPlatform 迫使开发者思维更简单,从而促使他们开发出垃圾信息更少、与单一或多个朋友交互更亲密的用户体验。

随着继续深度整合不断发展的开发者工具以及深化跨平台战略性融合,Facebook 将会成为开发者心目中不败的王者。

更为专注与易控的 Messenger 只是一个开始。2007 年 FacebookPlatform 的发布容量虽然更大,但新开发方式的诞生不久将会展示出其强大的冲击力与影响力。

翻译:Mockingbird85

Facebook Development Through The Y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