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新应用 Riff 支持朋友间视频协作

下一篇文章

域名注册公司 GoDaddy 上市首日股价大涨近 31%

现在 Facebook 的用户可以用 该公司新推出的应用 Riff 掀起另一股类似哈林摇的集体视频制作热潮,这款应用在今天以 15 种语言在 安卓iOS 上发布。

用户可以先用 Riff 拍摄一段长达 20 秒的视频,然后给它一个标题,比如“做一个鬼脸”或“给约翰尼的生日祝福”又或是“香蕉先生历险记”,这样其他人就知道应该给它添加什么样的视频片段。用户的朋友会在 Riff 上看到这段视频,并且会有一个通知消息邀请他们参与其中,每个视频片段都会叠加在原来的视频里。然后这些视频贡献者的朋友也会被邀请加入视频制作。

Riff 的产品经理 乔什·米勒(Josh Miller)说:“潜在的创意合作人数可以在这里成倍增长,所以一个简短的视频可以成为朋友圈里的创意项目,你可以将它分享到 Facebook 或是互联网上的任何地方。”

下面就来看看 使用 Riff 会是什么样子:

balancing-act-with-titles-2-2

Riff 是 Facebook 创新实验室 的最新项目,在此之前还有一些试验性应用设计,比如 Paper、Slingshot、Mentions、Rooms 和 Groups。就跟这些应用一样,即使 Riff 没能引起大家的注意,它也可以让 Facebook 了解到人们想要的是什么样的视频。而如果 Riff 争到了市场份额获得了增长,那么它可以促进 Facebook 上的视频创作,只是就要与 JumpCamVycloneMixBit 这样的协同视频应用以及 Snapchat 上的 Our Stories 功能展开竞争。

你在这里可以看到一个 Riff 的视频例子 ,视频展示的是百老汇歌舞剧《花都艳舞》(An American In Paris)的演员在后台对粉丝说的话。

新的迷因制造者

Riff 是从人们往头上倾倒冰水开始的。当初米勒连同他的初创企业 Branch 一道被收入 Facebook 旗下打 造另一款应用 Rooms。米勒说 Riff 的灵感来自于 ALS 冰桶挑战。在这场挑战中,成千上万的 Facebook 用户发布了自己为慈善而用冷水浇头的录像。米勒表示,这有一种协作的感觉,因为你必须被点名并且点名其他人来接受是捐钱给 ALS 研究还是淋个湿透的挑战。

2009 年的斯坦福大学网络社会学的硕士学位论文 正是关于这种类型的迷因,像是 哈林摇 和冰桶挑战。如果迷因使用的是一种很显而易见的模板,人们知道如何通过替换自己的内容对原有的东西进行改变,那么人们就会蜂拥而至创建和共享他们自己的版本。在你的朋友们发了疯似地跳舞的时候把他们换下来,否则你对原本的迷因就会失去兴趣,要让这种活力保持得更长久。

冰桶挑战 帮助 Facebook 的视频浏览量从 2014 年 5 月到 2014 年 7 月增长了 50%,创下每天 10 亿点击量。如果 Facebook 可以创建一款工具来促进和承载这些病毒视频的爆发,那它就可以吸引到大量的人参与视频制作,这样就可以插入利润丰厚的视频广告。因此 Facebook 伦敦办公室的几个人,其中就有米勒,开始在下班后一边喝啤酒一边开发 Riff。

watch-and-add

留住 Riff,扔掉垃圾

以下是使用 Riff 的一些规则:

用户只能用 Riff 拍摄视频,不能上传视频。用户会看到一个 3-2-1 倒计时,并且能在发布前对视频剪辑进行审核,但是 Riff 没有那些在 Instagram 上和 Vine 等其他应用中已经成为标配的多重拍摄或编辑功能。

Riff 上没有点赞也没有评论。米勒说他们的目的是让人们贡献视频,而不是点赞和评论,所以 Riff 被设计用来拍摄未加修饰的、自发的视频,这种“感觉具有吸引力”。

对于无聊的片段,观众可以点按快进,这一点和 Snapchat Stories 非常类似。

只有视频的创建者或是协作者的朋友才可以贡献视频,这一特性使得 Riff 的视频是通过社交图谱进行病毒式传播,而不是一下子就四处蔓延。

不过,因为 Riff 将在其主页上主推一些用户的视频来激励其他用户,因此用户制作的视频可能会被大众看到。观看数量将有助于激发人们对成名的渴望。

当用户将 Riff 视频发布到 Facebook 上时,所有参与视频贡献的人将被自动标记出来。

原创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修改视频,他们可以用“三个点”按钮来删除不想要的视频剪辑。Riff 的用户可以在 Riff 上举报任何带有攻击性的特定视频片段,而 Facebook 的用户则可以举报包含不宜内容的整个视频。

虽然今天 Riff 在全球发布了 iOS 和安卓版,但发布之初该应用只支持 15 种语言,包括英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法语、意大利语、泰语、越南语、日语和波兰语。

Facebook 现在还没有计划将 Riff 商业化,但更多的视频上传至 Facebook,这也让它更容易投放赚钱的视频广告。

现在的问题是 Riff 是否会有吸引力。Facebook 以前的创新实验室项目所做的消费产品基本上都以失败告终。Riff 当然不是全新的产品。它基本上是 JumpCam 的简单克隆,跟 Everlapse 对照片的处理一样,并且提供的是 Snapchat 上由编辑挑选的 Our Stories 的用户自制版本。

“核心机制…… 它与 JumpCam 极其地相似,”JumpCam 首席执行官大卫·斯图尔特(David Stewart)说。不过,他也告诫了关于用户生成视频的挑战,这最终让他去开发另一个新的应用 Fade。 “我们没有弄明白如何促使足够多的人来创建视频并且让这些视频看起来很有趣。让多人一起合作制作某个东西还要保证所有内容的质量,这是很难的。”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协同视频专用产品之一会变得无比庞大,那么就让我们会看看 Facebook 是否能够打破在这两个应用和 Slingshot 等创新实验室项目上的魔咒。

appannie-slingshot

不过米勒表示大规模的增长并不是 Riff 获得成功的唯一途径。米勒对于期望是这样表述的:“我们希望可以学到一些有关视频的经验教训——人们想要的分享方式,什么样的视频体验可以很容易地分享,人们如何选择使用视频让其他人参与进来,他们是不是还想要更多的工具等等。”

现在这一点已经有了起色。Facebook 一贯会先对其独立应用的功能进行测试,然后再将这些应用功能放到它的主要应用上。Facebook 利用这一点在 Facebook Camera 上开发出滤镜功能,在 Messenger 上则是贴纸,在 Paper 上是动画移动设计,以及 Slingshot 的绘图功能。

正如我去年所写,这就是“ 为什么独立的应用程序都会失败 ”。像 Facebook 这样的巨头拥有许多资源,可以不断地试错。即使只有一款应用坚持到了最后,母公司也能从中受益。这样的损失也很小。

米勒总结道:“总的来说这是团队的一个实验性项目,结果却发现是真的很好玩。”

翻译: 曹木

Facebook’s Newest App Riff Lets Friends Add Clips To Collaborative Videos